世界通简史:俄国圣彼得堡,工人革命的兴起,无产阶级的革命

来源:桂芝娱乐 2018-10-13 14:19:38

今天小编来跟大家一起了解一下1905年革命。在1905年1月9日俄国圣彼得堡爆发了一场大游行,大约有两万人聚集在沙皇的冬宫外。在一个教士的带领下,穿着星期日最好服装的工人们来到了这里。他们带着一家老小,唱着圣歌,举着沙皇的肖像。他们来到这里,是想呼吁自己的“小父亲”回应他们的委屈。一群身穿黑色制服的人站在冬宫前的雪地上突然,一队哥萨克骑兵冲了过来,挥刀砍向男人、女人和孩子。接着,当受惊的人们穿过周围的街区飞跑时,卫兵们射出了一排排轰响的子弹。大约有超过1000人当场 被杀:这就是流血的星期日。第二天,圣彼得堡12.5万工人举行罢工抗议大屠。

1905年俄国革命就这样开始从那时起,一场规模庞大的群众运动起起落落,其中既有工人罢工和示威游行,也包括农民暴动和军人叛乱。当年秋天,随着俄国在远东遭到灾难性的大溃败,革命达到高潮。在那里,沙皇政府为了控制朝鲜和满洲,与日本进行了一场帝国主义战争。从10月中旬到12月初的50天里,这座俄国的首都,事实上已经被圣彼得堡的工人代表苏维埃,一个代表20万工人的民主大会所控制。这个警察国家连续受到了几次狠狠敲打:10月和11月在圣彼得堡发生的大规模罢工,12月初在莫斯科发生的武装叛乱。但这些运动并没有重大突破,工人们最终精疲力竭地退缩。当权者进行反扑:在一场由秘密警察组织、由政府支持的被称为“黑帮分子”的准军事部队执行的反闪米特人行动中,3500人被杀。圣彼得堡苏维埃被镇压,领导人被逮捕,莫斯科郊区的工人组织被炮击,囚犯们被无情地处决。从此以后,经过大量减少和广泛分散,被驱逐的革命者小团体讨论出了什么问题。

有一个人理解得最好,此人比其他人更能具体表现其生命精神:这就是25岁的犹太知识分子利昂·托洛茨基,这个短命的圣彼得堡苏维埃的实际领导人。托洛茨基的“永久革命理论”随后被1917年事件证明是正确的一解决了俄国历史的世纪之谜:为了取得胜利,革命必须采取什么形式?在整个19世纪,俄国激进的知识分子几乎完全孤立地对抗沙皇这个中世纪独裁者的专政。他们无休无止地讨论自己的困境,永远在寻求影响群众的方法,但总是不能发现。知识分子自命为“人民的声音”,但大多数革命者民粹派的憧憬,是期盼一场农民革命去推翻沙他们的声音依旧只是一个空洞的回响。沙皇、地主以及教士,并在革命后建立一个基于乡村、自由农夫和本地生产的乌托邦。

一些民粹派“深入民间”,在乡下旅行,并在村庄中鼓动革命另一些人相信“行动宣传”,希望用备受瞩目的暗杀一类的恐怖行动跳过革命。简而言之,民粹派试图用一份宣言和一枚炸弹打倒沙皇。他们取得的全部成就,只是一个毁灭他们的警察国家。他们希望唤醒的农民大众,依旧待在政治梦乡里农业成规和社会隔离塑造了农民生活。一个农民的最大抱负,是解除自己土地的负担,成为一个富裕的独立农夫。

像马克思曾经描述的法国农民一样,俄国农民是“一袋马铃薯”:不是一个集体的自身,而是大量的个体,作为一个阶级,被现状或者期望中的小所有权绑在了一起。农民革命是一场成功革命的必要条件。没有它,农村义务兵占压倒多。多数的军队,将继续忠于沙皇并镇压革命者但它不是一个充分条件,因为农民阶层,一个分散的小所有者的混合体,不能创建他们自己的革命政党和领导集体。他们必须接受来自外部的领导城市。但哪一类城市阶级能够提供领导层?知识分子缺少社会力量,必须是资产阶级或者无产阶级。

几乎所有的社会民主党(当时在俄国被称为“社会主义者”)相信,俄国的落后意味着,唯有资产阶级革命才是可能的。他们排斥民粹派将现有农民村庄转变成农业公社的主张,并认为这是乌托邦式空想。孟什维克(既“少数派”,由于俄国社会民主党1903年在伦敦的一次会议上分裂后,他们一直这样)主张自由派资产阶级将是斗争的先锋队,因此社民党的工作就是支持他们,同时避免任何可能分裂联盟的“过度”或者“极端”行为。布尔什维克(“多数派”)坚持,俄国资产阶级过小和过弱,过于依赖沙皇和外国资本,而且,作为一个所有者阶级,过于害怕革命巨变的前景,不能提供必要的领导力量。

因此,革命虽然就其直接历史结果来讲,必然是“资产阶级”的,但必须接受无产阶级与农民联盟的领导。布尔什维克领袖列宁对资产阶级软弱性的描述,被证明是正确的。 1905年,在首次开火的枪声中,自由派逃向掩蔽处,留下工人孤独地被射击。但托洛茨基在1905年事件中看得更深:只有无产阶级有潜力领导这场革命;只有城市中的大规模罢工和武装示威才能引爆农民革命;而且只有这样,军队才会兵变,国家才会解体。但接着,为了完成和巩固民主的胜利,防止反动势力重新部署以镇压革命,无产阶级必须建立一个工人的国家。而任何这种国家,都以阶级为基础,只能是一个体现无产阶级利益的组织支持工人控制工厂,农民夺取土地,以及剥夺富人。

托洛茨基指出,任何的缺失,都将危害胜利,将财产和权力交到阶级敌人手中,而使革命所依赖的工人和农民丧失信心。这样,不同于列宁的通过一场“资产阶级革命”来实现的“无产阶级和农民的民主独裁”规划,托洛茨基提出了与之对立的“无产阶级独裁”和一次“永久革命”,其中俄国的民主化将为世界社会主义革命发动一场斗争。托洛茨基的规划是一种非凡的幻想。俄国是主要欧洲国家中最落后的一个。在极为广阔的俄国陆地上,城镇很少,交通条件恶劣。1.5亿人口中大部分是农民,其中大部分又因贫瘠的土壤、恶劣的气候以及原始的技术而穷困。大约2500万人是工资劳动者及其家人,但大部分居住于农村。

真正的城市无产阶级,由大约350万受雇于工厂和矿山的工人组成。其中只有大约200万,受雇于规模足够大、能符合政府检查的工厂。但这样小规模的无产阶级,却高度集中并战略性地分布于沙皇俄国经济和政治的心脏地带。在一代人的时间里,政府主导的快速工业化锻造出了这个阶级。在一个铁路、榴弹炮和机枪的时代,俄国如果想保持一个强国的地位,就需要煤矿、钢铁厂以及机械工厂去生产它们。这种地缘政治的需要,触发了创建近代工业的国家行为。在高额税收和外国贷款资助下,以及保护性减税的庇护下,政府投资维持了一个创纪录的8%的年增长率。而新的工业都属于最先进的种类。 1000人及以上的巨型企业,在美国只雇佣了18%的工人,但在俄国却高达41%。而且,三分之二的俄国无产阶级,正好集中在三个地区:圣彼得堡、莫斯科和乌克兰。沙皇已经创造了自己的掘墓人。1905年,工人们未能埋葬这头野兽,但1917年将会不同。

今天这篇文章到个里就结束了大家有什么想法欢迎来评论区留言。

(以上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侵权立删!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