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史册:奥斯曼军队败于俄军,为何却遏制住了俄军前进的步伐

来源:纳岚娱乐 2018-10-13 14:10:28

中东,古往今来一向是政人学者研究的课题。但是,一直以来,对这一课题的研究仍有未尽之处,因此还有深入探讨的必要。今天小编就和大家聊聊关于战时中东的帝国与民族史。中东(该名称自身反映了帝国权力的重新集中)是帝国冲突的一处场所,其中充满了悲惨与血腥。土耳其人试图避免参战,但他们与德意志的联盟还是将其拖入了战争。德国向奥斯曼帝国军队提供军官与装备以提升其实力。奥斯曼军队在东安纳托利亚败于俄军,但遏制住了俄军前进的步伐。一些德国人希望,他们与土耳其人的联盟能发展成对英国的一场“圣战”,而英国统治着埃及、阿富汗、部分印度以及中东其他地区的穆斯林。某些英国领导人则认为,他们可以使阿拉伯人对抗叙利亚-巴勒斯坦地区的土耳其人并进而威胁德国的盟友。

奥斯曼帝国领土与苏伊士运河的邻近,以及控制经由达达尼尔海峡通往黑海的出口对于英、俄及其盟国的重要性,使得该地区发生帝国间战争的时机成熟了。但结果并非如同那些依据奥斯曼帝国的衰落之类的比喻所预测的。当英军(调用来自澳大利亚、印度以及帝国其他部分的军队)试图在加里波利突入达达尼尔海峡时,他们却受阻于若干战略制高点出人意料的顽强固守,而拥有德式装备的奥斯曼军队控制着这些制高点。向奥斯曼帝国领土发起的第二波攻击,是由一支穿过美索不达米亚来进攻的以印度士兵为主却由英国人领导的军队进行的,其遭遇了最初的灾难,并当战争在法国节节获胜时才实现其目标,而这一结果发生在一出典型的帝国大戏之后,在其中,来自英属印度和奥斯曼帝国安纳托利亚的成千上万的农民,代表伦敦和伊斯坦布尔进行相互射杀。

英国用以挑动反对土耳其的所谓“阿拉伯民族大起义”的种种阴谋起了重要作用,但要比该神话所宣扬的作用要小,这主要是通过劳伦斯对于麦加的沙里夫,即侯赛因·伊本·阿里和其宗族,以及被认为怨恨奥斯曼统治的其他阿拉伯群体的培植。虽然该故事经常被说成是初露头角的阿拉伯民族主义对抗衰落的奥斯曼帝国主义,其实际上依循的是一种典型的帝国脚本:在敌手的阵营中寻觅代理人和中间人。与穆罕默德来自同一麦加部落的哈希姆家族的侯赛因,最初协助土耳其人维持秩序。他的血亲关系和地区支持网络为他自己谋求帝国权力奠定了基石。英国人将他的雄心视为一种撬动阿拉伯中间人脱离伊斯坦布尔的手段。

英国官员们幻想在麦加设立一位新哈里发,设想使侯赛因这个“纯正的阿拉伯人”成为某种意义上的精神领袖;侯赛因则想象自己将会是一个新帝国的首脑。“阿拉伯起义”这一概念假定有一种共性,该共性在战前曾受到某些泛阿拉伯知识分子的倡导,但该地区的大多数各种阿拉伯上层人士却找到了一种使地方当局与奥斯曼帝国权威和解的方法。侯赛因及其支持者遵循的是部族政治的模式,以及要比所称的阿拉伯民族主义好些的帝国庇护主义奥斯曼帝国在巴勒斯坦及其周边地区的势力对英国人来说足够脆弱,以至于在侯赛因追随者的某些帮助下,英国从奥斯曼军队手中夺取了耶路撒冷。

当英国人抵达叙利亚时,战争就走向了终结;英国保护者和阿拉伯被保护者继续不择手段地谋求在圣地的权力。后面我们还会再讨论该地区的命运。这场战争给了某些人比起他们早先来可以更为强硬地大打民族主义牌的一个机遇。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日益失望于苏丹以及奥斯曼帝国的家产制结构对自由化改革的阻滞,“青年奥斯曼党人”已经使他们自己成为了“青年土耳其党人”,他们的目光更多关注于他们自己所掌控的集权化,而不是一个想象出的操土耳其语的共同体。

巴尔干地区诸多奥斯曼帝国省份的丧失,以及在这些地区1912-1913年期间大量穆斯林的被屠杀和逃亡,已经将更多愤愤不平于“基督教”势力的种种行径的民众,推入一块可以被视为土耳其人地盘的区域。但出于将剩下的若干阿拉伯省份仍保留在该体系之内的需要,限制了政府的同化倾向。战争,特别是对法国和英国打算瓜分安纳托利亚自身的担忧,正中了最具民族主义的“统一与进步委员会”的领袖们的下怀,他们正号召土耳其人团结起来打击敌人与叛徒。然而,作为维系帝国体系的一种尝试的与德国的联盟,以及对达达尼尔海峡的成功防御与大部分叙利亚的仍然效忠,表明这个多元帝国依然一息尚存。

1917年俄国退出战争时,土耳其人收复了自己在东方的失地,还推进至俄国的石油重镇巴库。打造土耳其人的团结以对抗危险“他者”的做法被推进到了俄奥前线周边这样的极致,正位于两大帝国曾经追求、蹂躏、对立并迁移民众达一个世纪之久的若干地区。奥斯曼军方声称,原本一直为奥斯曼帝国经济与社会的活跃参与者的亚美尼亚人正与敌人策划着阴谋,于是在极其残暴的情况下将亚美尼亚人大规模驱逐出交战地区。士兵、准军事组织以及某些“统一与进步委员会”的高官,则将这一强制离境演变为对普通民众的屠杀远比19世纪90年代在东安纳托利亚对亚美尼亚人的屠杀更加系统化的这次杀戮,反映出对于帝国完整性造成威胁的种族化倾向。

这些屠杀并未以生活在伊斯坦布尔或者西安纳托利亚的全体亚美尼亚人为目标,但据估计死亡人数超过了数十万。个别奥斯曼的德国顾问向柏林多次发出令人惊骇的讯息,但德国的决策者们并未采取行动因为“军事需要”的信条占据着上风。奥斯曼帝国并未因其帝国体系的衰竭而灭亡,也不是因为其领袖与臣民的帝国设想彼此失去了关联而走上末路。当各帝国试图组织中间人或者离间竞争对手的中间人时,奥斯曼统治者、阿拉伯上层人士以及英、德政府都是在已经发展了许多年的一个关于种种预期的框架内行动。英国领导人与其穆斯林盟友认为,17世纪的哈里发制度为20世纪的政治斗争提供了一种参照系。奥斯曼人希望以俄国人的损失为代价,来恢复广大地域内的诸多操同语族语言民族之间的各种联系。但奥斯曼帝国却站在了一场帝国之间战争的战败者一方。好了,关于中东帝国的历史我们就聊到这,大家对此有什么想法或者补充都可以留言评论哦!

以上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侵权立删!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