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恩:上半年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交易大幅减少 中国企业如何该调整规划

来源:经济观察报 2018-10-13 16:12:15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郑淯心 实习生 可杨10月11日, 全球管理咨询公司贝恩公司发布了《中国企业境外并购报告——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浪潮中,严格的并购规则预示着更好的结果》(下面简称《报告》),报告显示,2015 -2017年,中国企业境外并购交易总额占亚太地区比例连续三年超过40%,但这一比例在2018年上半年却大幅下降。尽管如此,现阶段下,中国企业凭借并购手段在巴西等国的公用事业、建筑及互联网业务领域仍在不断取得市场份额。

随后记者采访了报告撰写人,贝恩全球合伙人、亚太区兼并收购业务主席梁霭中和贝恩全球合伙人、大中华区兼并收购业务主席周浩,谈到这一环境下中国企业如何该调整规划。

外部环境对海外并购有所限制

《报告》显示,过去十年亚太区海外并购的金额保持在1000到2000亿美金之间,但2016年除外,并购金额超过了3000亿美元。其中中国海外并购特别热烈,也推高了亚太区海外并购的金额,行业内称之为不平常的一年。

中国企业在亚太区海外并购的占比大概是40%左右,是亚太区海外并购的引领者。但今年中国占比降至14%。虽然这是基于日本加强海外并购力度,但今年上半年中国境外交易总额为220亿美元,为十年内的最低水平,较2017年同期的567亿美元和2016年上半年的1187亿美元大幅下降。

此外,贝恩认为,并购交易的减少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包括货币贬值、以及企业对于中美贸易摩擦可能会对国内企业盈利及其在美国市场发展机会产生不利影响的担忧。同时,对美国、德国、澳大利亚和其他市场的投资限制以及中国政府对境外投资的严加管控,均对并购交易产生了不利影响。

贝恩公司全球合伙人、大中华区兼并购业务主席周浩表示,外部环境的确对海外并购交易环境有所限制,国外的政府,特别是发达国家,对数据、信息安全、国家安全有关的行业是有限制。短期内,许多政策不明朗,客户多在观望和等待政策变得清晰。

周浩强调,今年下半年的情况会更加复杂,一方面国内发债愈加困难,成本变高。另一方面,今早股票大跌,很多资产价格再次降低。他表示,多方考量下,更加具有不确定性,所以今年下半年相信不会有断崖性的减少,但是还是有稳定的下降,但从交易量的角度来说,交易金额会更大,因为大宗交易会影响整个每半年,或者每个季度的交易市场的情况。

贝恩公司全球合伙人蔡晴则表示,兼并收购不是一两年的事情,而一个比较长期的计划。很多公司都是有投资的清单,可能某一些国家,某一些领域的标的先暂时停一下,不动,因为基于经济环境,政治环境,有一些标的如果现在去推动不是太理想。

严格的并购规则预示着更好的结果

贝恩公司在《报告》中给出了一些企业的失败案例,例如:中海油在收购上游自然资源方面投入过多,低估了油价波动带来的风险,最终以151亿美元的高价收购加拿大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尼克森。

中国移动在2007年以4.6亿美元收购巴基斯坦第五大电信运营商Paktel时,由于缺少明确的投资主题等多种原因,导致收购的效果不甚理想,且中国移动后续认识到潜在协同效应十分有限。此外,收购方还高估了Paktel的估值,并且未能发现基础设施建设成本昂贵等当地市场独有的特征。

中国企业如何能够在海外交易中成功?贝恩公司认为,首先,寻求一定的交易频率和规模。贝恩对2013-2017年期间开展过并购交易的700多家中国企业进行了绩效分析,分析表明,这些公司的平均股东总回报率(根据股价变化和现金股息计算得出)为11.6%。其中,并购交易频率更高、规模更大的企业,表现更为出色,平均股东总回报率达到18.6%。

其次,建立可复制的境外并购模式和成熟的能力。山东如意集团建立了一套可复制的境外并购模式标准。如意原本是一家地区性的毛纺、棉纺和服装生厂商。从2010年起,如意利用自建的专业并购团队收购了10多家公司,围绕纺织和服装产业链进行整合。

这个可复制模式的主要特点在于保留了被收购公司原本的运营模式,且留住了核心员工。这一模式的效果十分明显:凭借频繁并购的战略,如意的股价在过去五年内翻了一倍。

第三,提升兼并购能力以在进入全球市场时能够应对复杂的环境。在面对不同类型交易所带来的复杂要求时,领军企业在提升兼并购能力方面的表现尤为突出。

报告指出,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认识到如何通过应用更严格的收购规则来避免错误。例如, 在上海复星医药隶属的集团公司于2015年收购美国生物制药公司Ambrx后不久,复星为Ambrx任命了新的首席执行官和首席科学官,两人均具有丰富的美国和中国市场经验,并且能够灵活应对处理大多数境外交易中常见的跨国文化问题。战略性地利用此次交易增强两家公司的新产品研发能力是此次交易中的重要考量因素之一。

贝恩认为,目前中国企业的境外并购正处于第三阶段。在第一阶段,绝大多数境外并购交易为获得自然资源储备,第二阶段主要是引进品牌、技术以及其他能力,中国企业能借此提升自身在国内市场的业务地位。如今进入第三阶段后,中国企业在着手展开境外并购时,通常旨在帮助自身实现制胜国内和输出海外市场的双重目标,在支持自身提升国内竞争地位的同时,为全球扩张做好准备,特别是在其他发展中市场。

中国企业在进行境外并购交易时致力于实现“赢在国内’和‘输出海外’的双重目标,期望通过并购在增强国内竞争力的同时为全球扩张做好准备,尤其在一些发展中市场。”贝恩公司全球合伙人、亚太区兼并购业务主席梁霭中说道。

贝恩公司总结到:这需要两个闭环,第一个闭环是在整个做并购的价值链上,从一开始需要有一个并购的战略,到具体的标的里去做尽职调查和估值,到整个并购整合做计划,一直到并购买回来以后进行执行,整个价值链上需要建立自己可成功的模式。

第二个闭环是有针对性的去做并购的计划。同样是从战略开始的,要清楚到底是想在发达国家去买,还是想在发展中国家去进行扩张。知道战略以后,要清楚到底是买技术和品牌,还是为了去进入一个新兴市场,还是为了探索发达国家,到发达国家去拿更好的份额。

最后是并购能力的提升,以协同机遇作为重点,能够留住关键人才,保持住运营的效率。

“中国境外并购市场能否持续繁荣,取决于中国企业是否继续渴望通过并购获取新能力以强化他们在国内市场上的地位并在海外市场取得增长,从而确保在行业内的领先地位和竞争优势。”周浩认为,“在建立可复制模式的同时,中国企业还需着眼未来。无论在中国,还是其他地方,企业想要实现成功的境外并购,必须紧跟不断变化的全球市场环境及时调整、改变自身的兼并购战略。”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