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人没有“明天”——东林佛七感悟记

来源:囧囧看天下 2018-10-13 21:10:18

---我突然理解了佛的慈悲,因为知道缘由,因为完整地知道,才会慈悲。而众生仍在迷中,看不到缘由,只看到不同业力感召下的结果,于是也不懂得慈悲,后果就是错上加错。学佛,真的要时时观照自己的心,外面没有别人,只有自己。

从上海到东林寺:对于要不要去东林寺打佛七,直到9月29日,我还在心里纠结,因为这次佛七来回加上路上的时间要将近10天,10天我能背多少单词、做多少题啊!正如从没想到会去东林寺打佛七,我也从没想过自己会学佛。在我之前的印象中,进寺院那是迷信的人才做的事,而我怎么说也受过高等教育,怎么能做此等愚昧无知的事呢?一年多之前接触佛法,也是从哲学角度开始的,因为我实在有太多的人生问题找不到答案,很多事情我不明白为什么,很多选择对我来说都是两难,所以天天在纠结中度日。对于人生的缘由和真相,佛经比我看过的一切哲学书都解释得更圆满更究竟,让我不得不心服口服。

就算如此,修行路上我还是一点没有精进。我觉得我根本不算是修行人或学佛人,因为我从没有定课,念佛只是没事时念几声,但大多时间都觉得自己有事。经文读了几次就束之高阁,家里供了一尊佛像,说是供,但没有香花,只有一小供杯常常忘记换,导致好多次差点水都干涸……为什么如此呢?是因为信愿不足。我是有怀疑的,佛菩萨真存在吗?极乐世界真有吗?虽然我从书上和现实中听说过很多不可思议和无法解释的现象,可我对来说,佛菩萨除了画像或雕像,真身我是看不见也摸不着的,于是就一直在纠结中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说不太信吧,但心里还有一个小小的声音说,如果不相信的话,万一等到死的时候,发现真有六道、真有极乐世界,那我岂不亏大了!于是就拼命说服自己还是信吧。所以,信、愿、行三大基石,我是信中带着疑,人又懈怠,找各种借口偷懒,所以基本没啥行。即使有愿,那也是因为贪心,实在是佛经上面描绘的极乐世界太美好了,谁不想去啊!

落荒而逃的义工经历:到了东林寺,还没来得及到处逛逛,就和其他两位师兄一起以义工的身份来到了厨房。一进厨房,我真的傻眼了,一个大锅台,两口大锅,一堆待洗的厨具。天啊,我居然要当围着锅台转的人,做这种事情,我以前光想想都觉得可怕。但没办法,来都来了,系上围裙,没有手套,开始洗刷刷。厨房的活太沉太累了,腰要一直弯着,使劲地伸长胳膊洗那些大大的蒸饭铁屉,洗好后,还要传送给下一家。这铁屉太沉,几次下来,胳膊就有了沉重的感觉。除了铁屉,还有木桶,饭粒偏偏要躲在你看不见的木板缝隙中,好几次都没洗干净,被火眼金睛的老居士发现,她们还得返工重洗。

老居士们手脚麻利,动作迅速,一气呵成,我在呆愣中惭愧,在惭愧中纠结。大概最多洗了两个小时,好不容易都洗完了。负责厨房的师父让我们明天再来,但我最终在纠结中有了逃跑的打算,探了探另两位师兄的口风,原来她们也有此意,终于找到安慰了,于是我们一拍即合,集体逃遁,彻底从厨房销声匿迹了。心里是惭愧的。后面的几天,每次坐在斋堂用斋,看到那些义工居士统一指挥般训练有素,简直媲美五星级酒店管理公司培训出来的,怀抱着一大摞摇晃着仿佛随时要坍塌的碗塔,快马加鞭地冲锋陷阵,我都替他们捏把汗。就觉得他们能坚持下来,真的不容易,再想想自己的丢盔弃甲,真的非常惭愧。后面又更多地了解了义工的辛苦,也知道了做义工对自己修行的帮助。我打算一定还要再去至少完整地做一回义工,不能再和这次一样,以致每当别的师兄听到我们这次义工经历,说出随喜赞叹时,我都替自己脸红,恨不得地上有个缝能钻进去。

老实念佛不是说说而已:之前总觉得南无阿弥陀佛这句洪名有点枯燥,有点单调,感觉不玄也不妙,只有六个字,念啊念的,最大的变化也就变成四个字,还是要不停地念。我一天念佛的行程如下:早上在昏沉中期盼着早餐,上午在混沌里巴望着午餐,中午睡了一觉,因为受了八关斋戒,没得晚饭想了。下午就清醒着妄想纷飞,晚上在腿酸脚酸中思念着那张硬邦邦的木板床。就我这样,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来念佛的,锻炼身体还差不多。这种状态直到10月4日三皈五戒那天,大殿里大家刚开始念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时,我的肚子突然开始剧痛,出了一身冷汗,整个人根本站不住,几位老居士教我掐虎口也缓解不了疼痛,我只能缩在跪垫上。一位老居士对我说,你这是业障现前,我就拼命念阿弥陀佛。

神奇的是,过了一会,肚子真的就不那么疼了,虽然是缩着,但我能听清楚大安法师的话,就这样受完了三皈五戒。很奇怪,三皈五戒受完的第二天早上,我居然没那么困了,起床也没那么痛苦了,对于我这个睡神级人物,这是非常罕有的事情。当然,念佛时,我还是在潮来潮去的妄想中思绪纷飞。节拍不同的四句佛号里,其中有一句让我有一种特别悲伤难过的感觉,非常非常地想哭。那句佛号仿佛是自久远的旷古中传来的声音,又仿佛是音声海里的深情呼唤,是你唯一的救赎和希望所在。仿佛没了这句佛号,你就会掉下万丈深渊,然后万劫不复,这种感觉,是我从来没有过的,而且我描述不明白这种感觉,真的只能意会,不可言传。

外面没有别人,只有自己:有一天早斋,排队的规则突然有了小变化,前几天都是师父先进,然后左右两边排队的人依次进入,但那天变成了师父进去后,搭缦衣的先进去,然后才是穿海青的。那个早上只隔了两个人,我就没轮上第一堂,只好在斋堂外面等待。明知道这样的规则是正确的,但心里还是有一点恼怒,只是因为自己这样傻站着等待。正在这时,对面的队伍里突然起了争执之声,原来是一位老居士没有戴胸牌,义工提醒她,结果老居士恼怒了,气冲冲地走了,没几分钟又气冲冲地挂着胸牌回来了,开始大声指责义工刁难她,任凭义工们怎么道歉和劝说都无效,老居士不依不饶,她的声音越来越大,在安静的早上显得异常尖锐和清晰。老居士的怒火一时难以平息,队伍里开始有人念起了阿弥陀佛,于是大家一起念起来,声音终于盖过了老居士的声音。那一刻,我看着那位委屈、恼怒的老居士,就像看到了自己,我看到了我常常升起的无名之火和瞋恨心。

我不够宽容,心中也没有多少慈悲,一直以来都是独善其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对人没有足够的耐心,大凡看不惯的事,我习惯表面沉默,心里鄙视,以自己的想法妄加评论。心中的分别是如此根深蒂固,那不易察觉的优越感和傲慢早已渗入我的内心。我从没想过,其实所有的外在现象,都是我内心的投射。我想起了前一天我在罗汉殿数罗汉而得到的那首偈子:“人生第一要糊涂,鸡毛蒜皮休锱铢。省得一份闲心在,如云在天任卷舒。”一直以来的我,都喜欢凡事算得清楚,理个对错分明,对人要求苛刻,对事要求完美,可这完美又哪能追求到?这个世间,本来就没有好坏,没有对错,甚至没有善恶之分,有的只是因果。我突然理解了佛的慈悲,因为知道缘由,因为完整地知道,才会慈悲。而众生仍在迷中,看不到缘由,只看到不同业力感召下的结果,于是也不懂得慈悲,后果就是错上加错。学佛,真的要时时观照自己的心,外面没有别人,只有自己。

谁的心里都藏有一段悲伤:这次佛七之行的另一个收获,就是有缘结识了很多师兄,她们或可爱,或幽默,或爽朗,或文雅,但共同的是都有一颗赤子之心。我相信,所有最初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段自己的往事,富贵学道难,又有几个人能幸运地在快乐无忧中走上学佛之路的呢?每个人学佛的理由可以简单到四个字概括:因缘到了。也可以长到是一篇说不完道不尽的故事,我们都是像落水的人紧紧地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走上学佛之路的。弘春师兄的妈妈念佛非常精进,她对我们说,她已经七十五岁了,不知道还能来打几次佛七,不像我们年轻人还有很多机会再来。听了这句话,不知为什么,我觉得非常难过,即使此刻的我还年轻,但转眼会到暮年,她的今天就是我的明天,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

我还记得第一次读《地藏经》看到那句话时的泪如雨下:“父子至亲,歧路各别,纵然相逢,无肯代受。”还有《无量寿经》上所说:“生死常道,转相嗣立。或父哭子,或子哭父。兄弟夫妇,更相哭泣。颠倒上下,无常根本,皆当过去,不可常保。”那一刻,我感觉到身为人的悲哀和无力感,黄泉路上无老少,即使再难舍的人,都会生死一别两茫茫,即使再相见也是相逢不相识了。我们一路都在这喧闹嘈杂的红尘中摸爬滚打,挣扎过,疑问过,笑过,也狠狠地哭过,然后跌跌撞撞地走到今天,浑然不知下一刻走向何处。是的,你看不见命运手里的牌,无从得知下一张轮到自己的是好是坏。这个拥挤的人世间,来去最多不过百年,有些人还要中途掉队,而你又根本不知道掉队的人中有没有你自己。在生死面前,其他一切事都不过尔尔。我们每个人都是生死路上的难兄难弟,有着相同的孤单,也有着不同的功课。

一切都是梦一场:到了要离开东林寺的时刻,我却发现自己还有许多遗憾,念佛没有念好,没有拜过舍利塔,甚至没有请香到大雄宝殿礼拜,可人生就是这样,再美的相遇,终归别离。生命的无常与悲哀,时时上演,满目所见,尽是离散与残酷,别人的遭遇让你唏嘘不已,那轮到你时,又当如何?看着自己最亲最爱的人离开,你该怎么办?你会怎么办?很多人在痛苦挣扎中总是安慰自己,不管怎样,生活还是要继续,时间会抚平一切伤痛,痛苦会过去的,日子终归会好转的!这真的是勇敢吗?即便这是这个社会教会我们的勇敢法则,可这只是愚勇啊,我们在轮回里打滚惯了,遭遇同样的痛苦却从不醒悟,从不去想为什么会这样,于是生生世世上演着同样的生老病死和不变的悲欢离合。如同我们在睡梦中经历着喜怒哀乐,然后在醒来的一刻或怅然若失,或心有余悸,这时才发现那些如此真实的感受原来不过都是梦一场。而人生又何尝不是大梦一场呢?只是对我们而言,时间相对比较长,还没有到醒的时刻,让我们忘记了自己其实在梦中,总以为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于是在怨憎恨、爱别离中辗转反侧,那么,等从人生这场梦境醒来的那刻,我们又将如何呢?

是哭天喊地中为业力的牵引奔赴下一场梦境,还是平静从容地永远离开这一场场无休止的轮回之梦,也许答案就在当下,就在当下的每一分每一秒。现在的我开始明白,修行人没有明天,生命就只有一天,那就是用来念佛。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善缘也好,逆缘也罢,时时不要离开弥陀名号,顺境逆境都要死死守住这一句万德洪名。净土法门的微妙与殊胜,“南无阿弥陀佛”这六字洪名的慈悲和功德,恐怕这世间所有华丽的语言和优美的文字都不能完全讲述明白,就算天下所有的树叶都变成舌头,也说不尽这种快乐。唯有自己亲自去修持,才能深刻地体会和感悟,才可慢慢地从偏见我执、管中窥豹走到另一番广阔无垠的天地中,“朝闻道,夕死可”都不足以形容这种感受。学佛真的不是迷信,也不是消极无奈的避世之举,而是积极地面对人生问题,正视自己的缺陷和不足。每一个闻到净土的人,都是幸运中的大幸。愿所有修行路上的师兄,尤其是和我一样生死心不切的年轻人,今生千万别与净土擦肩而过。念佛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净土》慧研)本文转自:学佛导航。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