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万卡和鲍威尔已澄清“接棒”传闻,剩下这三个人将最有可能接替黑莉出任美驻联合国大使

来源:文汇报 2018-10-13 23:00:06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上周宣布辞职。连日来,华盛顿上下有关谁将成为黑利接棒人的讨论越演越烈。随着“第一女儿”伊万卡和前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迪娜·鲍威尔这两位最热门人选先后澄清无意接任,这种猜测还将持续。

最热门人选伊万卡和迪娜·鲍威尔均已表示“谢绝”提名

10月9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特朗普与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共同会见媒体,宣布后者将于年底离职。| 新华社

10月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与黑莉共同接见记者宣布后者离职一事时,曾表示黑莉的接任人选有至少5位,并且亲口提到迪娜·鲍威尔的名字——“迪娜当然是我将考虑的人选”。这显示鲍威尔是最热门人选之一。但CNBC11日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称,迪娜·鲍威尔已经亲自致电特朗普总统,感谢后者的好意,同时表示将继续留在高盛集团,不会接受白宫的提名。

从很多角度看来,鲍威尔是接替黑莉的完美人选。鲍威尔是埃及裔美国人,现年45岁。她曾在小布什总统时期供职国务院,之后进入高盛。在特朗普就职第一年,她加盟白宫,出任分管战略事务的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在特朗普团队中,鲍威尔是少数几位得到朝野认可的白宫高官。今年初,鲍威尔从白宫离职,重新加入高盛担任高管。尽管如此,鲍威尔仍与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及其夫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保持密切联系,是特朗普家族的“侧近人士”。

被认为是接替黑莉的完美人选、曾担任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的迪娜·鲍威尔。| 视觉中国

消息人士称,鲍威尔之所以倾向于留在高盛而不是再度出山,担任美常驻联合国代表,原因很多。首先,鲍威尔有两个孩子在读书,而驻联合国代表的职责必须要求她经常赴海外出差,这让鲍威尔很为难。其次,作为相对温和的建制派人物,鲍威尔对白宫现在充斥着像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这样的强硬派人物感到警惕,担心自己入阁后无法与后者共事。再次,鲍威尔在华尔街的背景使其可能面临国会民主党人的批评,使其提名不易通过,毕竟驻联合国代表属内阁级官员,不像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属于白宫职务,无需通过国会。

由于伊万卡和鲍威尔这两位最热门人选已经在第一时间澄清立场,美国媒体近日开始打探这一重要职务究竟会花落谁家。

热门人选之一:曾经的民主党人、参议员乔·利伯曼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报道称,曾经的参议员乔·利伯曼将是人选之一。这位民主党2000年副总统候选人曾经先后以民主党和无党派身份当选康乃迪克州联邦参议员。

利伯曼虽然是以民主党人身份与戈尔搭档参加过总统大选,但在一些道德议题和具体政策上支持共和党观点,并且与特朗普有交情。去年5月,美媒曾传出特朗普考虑的联邦调查局局长一职人选中就有利伯曼。

分析称,选择利伯曼将有两个好处,一是利伯曼较为强烈的“挺以色列”色彩将得到共和党基层选民支持,并与特朗普政府立场一致;二是利伯曼在中立选民和部分民主党人中有一定影响,可以提升特朗普和共和党在中期选举甚至2020年总统大选中的选情,同时也可以让本届政府看起来更为平衡。此外,利伯曼将更容易得到参议院内民主党人支持,有望轻松闯过提名关。

美媒提到的其他候选人还包括即将退休的现任参议院外委会主席鲍勃·科克、美驻德国大使和前国务卿蒂勒森的重臣、美伊朗问题特别代表布莱恩·霍克等。

表面上看,科克与特朗普关系很僵。去年10月,科克曾公开批评“白宫成了成人托儿所,这太丢人了”,后者则发推文表示科克曾央求其支持,并在未能如愿后决定放弃寻求连任。不过另一方面,特朗普今年以来在外交政策上与参议院合作还算顺利,与科克的关系也有修复。今年5月,有消息传出,特朗普考虑提名科克任驻澳大利亚大使,后者则婉拒,称准备退休。驻澳大使与驻联合国大使相比,重要性不在一个量级上,因此科克如获提名,必然会有不同的考量。

热门人选之三:前国务卿蒂勒森的重臣、美伊朗问题特别代表布莱恩·霍克

霍克则是蒂勒森时代备受重视的国务院资深官员。霍克曾在小布什政府内受到重用,担任国务院负责国际组织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蒂勒森去年担任国务卿后,霍克出任政策法规司司长,是特朗普政府新外交战略的幕后策划者之一。

目前,霍克是伊朗事务特别代表,负责与美中东盟友及伊核事务相关国家协调立场。霍克曾经担任美驻联合国代表资深顾问,因此担任驻联合国代表顺理成章。此外,特朗普视伊核问题是美向联合国施压的重要领域,因此霍克若上任,可以无缝执行白宫立场。

政治分析家们认为,无论黑利基于什么原因辞职,其在中期选举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离任,都已经对特朗普及共和党产生了一定冲击。为此,白宫将充分利用提名机会,推出在政治上对共和党及特朗普本人最有利的提名人选,在11月6日选举日到来之前“推波助澜”一把。

不过无论谁出任这一职务,特朗普政府任内,美国与联合国关系只会更糟,不会更好。美国与各方频繁交锋,增加了黑利在外交舞台的曝光率。但分析人士指出,美国政府同联合国矛盾深重,这也意味着无论谁将接替黑莉职位,美国对联合国的态度都不会发生大的改变,分歧将一如既往。

美国现政府的外交政策重双边轻多边,华盛顿才是美国外交的主秀场。未来不论是继续加强对伊朗、俄罗斯的制裁,亦或就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保持与朝方沟通,这些都将在白宫、国安会与国务院的主导下进行,纽约联合国总部无疑被边缘化。

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政府如果继续推行“美国优先”政策,与联合国的裂痕势必愈演愈烈。正如国际危机组织联合国问题高级分析师阿希什·普拉丹所言,如果黑利的继任者选择采取更为强硬的单边主义态势,无疑会令美国在联合国舞台上处于更加孤立的境地。

作者:文汇报驻华盛顿记者张松

责任编辑:宋琤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