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最共鸣的故事,居然是他们拍的

来源:K社编辑部 2018-10-14 04:00:03

也就不久前,我们对印度电影的认知还都是梦魇般的一言不合就唱唱跳跳。

谁能想到短短几年,印度片进步神速。

从《三傻大闹宝莱坞》的一鸣惊人,到后来越来越成熟的制作模式,作品密集且发挥稳定,甚至已经变成国内最看好的引进片之一。

《摔跤吧!爸爸》《神秘巨星》《小萝莉的猴神大叔》《我的个神啊》《厕所英雄》……

不难发现,这些作品都有爆米花电影的娱乐外衣以及社会讽刺的深刻内核,而且趣味性与现实性结合的恰当好处。

也就难怪每次都让我在影院又笑又泪目——

嗝嗝老师

说实话,印度片的译名向来都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就连我一开始都是拒绝这部电影的。

不过看完后却发现,这次还真是点题满分。

好吧……原谅这个囧囧的片名了……

故事的主人公奈娜(拉妮·穆赫吉 饰)是个笑容开朗的漂亮女人,高学历、性格好,举止端庄得体,唯一的梦想就是成为名教师。

可是5年内应聘十几间学校,全都被拒之门外。

原因只有一个,奈娜患有图雷特综合症(另有翻译为妥瑞氏综合征)。

图雷特综合症是一种遗传性疾病,简单来说,就像神经系统突然电流短路,患者会不受控制的打嗝、发出声音、抽搐,情绪激动时,抽动会更频繁和明显。

所以其实片名中的“嗝嗝”,就是打嗝的拟声词。

事实上,图雷特综合症患者只是在普通生活中就总是遭受着异样的眼光,更何况站在讲台上教学。

多年来,从来没有人相信奈娜能够成为一名老师。

然而某天,奈娜的母校突然打来电话。

尽管校长表示是被奈娜契而不舍的精神打动(应聘15次),但同时也坦言聘请奈娜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缺老师”。

按道理,奈娜的母校作为一所贵族私立学校,绝对不该师资紧张。

可是这年,因为“教育平权草案”,学校多出了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全员出身贫民窟的9F班

班上仅有14个人,却个个都是问题学生,短短几个月折腾走了8位老师。

校长提醒奈娜再考虑考虑。

可奈娜却笑着说,他们还只是孩子,能有多坏呢?

就这样,一位患有图雷特综合症的老师与一群别人眼中无药可救的差生,开始了斗智斗勇斗耐心的成长之旅。

很多人都说影片看起来就像《叫我第一名》+《放牛班的春天》,但其实它还像《垫底辣妹》《麻辣教师》《死亡诗社》《极道鲜师》《龙樱》等等。

可这,并不妨碍我在影院里泪目了好几次。

因为对于生活在同样处于发展中阶段人口大国的我们来说,《嗝嗝老师》所带来的共鸣简直不要太多。

同样的应试教育,同样的分班制度,同样明确划分的优等生与劣等生。

所谓的有教无类、因材施教、寓教于乐,几乎很少能和我们扯上关系。

我们习以为常的被分在“好/坏班”,面对着老师对“差生”的爱搭不理和冷言冷语。

我们被迫去接受书本大纲上的知识,却很少有机会反思为什么。

优等生和老师之间对待彼此像是冰冷又漠然的工具。

差生和老师之间好似相看两生厌的进水别犯河水。

然而这样的师生关系,真的不畸形吗?

都说,优秀的老师教学生做人。

可自古以来,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言传身教”明明一直是在放在教授学生知识与技能前面的,不是吗?

尽管这类题材的影片总是以“差生”为主角.

但我相信无论观众学生时代是坐在尖子班还是吊车尾班,都会对影片产生共鸣。

因为我们一直以来最想要的都是这样的“师生关系”。

被期待、被相信、被认可,教导我们用反思构建三观和思维模式,而不是套着条条框框一棒子打死学生的所有可能性。

好像9F班的学生反问奈娜,大学生也有挨家挨户推销清洁剂的,为什么我明明赚的比他多却不能靠赌博谋生?

奈娜笑着回答,因为既然要赌就不要小打小闹,你要到更大更高的平台,你可以去股市,可以去做银行投资家,但现在,你必须用学习来累积资本(大概的意思)。

其实影片开始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想为什么要在奈娜身上多层图雷特综合症患者的设定?

为了煽情?为了催泪?

直到奈娜教9F班的学生把心目中最恐惧的事情写下来,折成飞机,扔向远方。

那一刻,我终于懂了。

其实每个学生最害怕的都是“相信老师”。

因为害怕被背叛被抛弃,所以有人选择拒绝与老师交流,有人选择不断挑战老师的忍耐力(但其实每个放弃向学生敞开心扉的老师也都最害怕“相信学生”)。

可是,将软肋转化成优势,将恐惧变成动力,才是每个自暴自弃或者怨天尤人的人做出改变的第一步。

雅斯贝尔斯曾经说,教育就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

刚发病的奈娜也因为图雷特综合症变得胆小内向,幸运的是她在年少时,遇见了在她内心种下“平等和尊重”的校长,被当成“异类”的软肋,变成了更懂得如何理解学生的优势。

曾经她遇到了最好的老师,后来她成了最好的老师。

尽管故事以身患图雷特综合症的奈娜入手,但非常赞同一位网友所说:电影从一个看起来像励志传记片的开头起手,却并未将篇幅集中在对特殊残疾的猎奇刻画上。

而是始终聚焦在师生关系,甚至是聚焦在人与人的相处上。

影片最有意思的设定,是吊车尾的9F班全员来自贫民窟,贫富差距、阶级对立,让所有人一开始就戴着有色眼镜看待9F班的每个人。

社会带来的刻板印象,在9F班的每位学生身上烙上了一层层的标签,如同被打上图雷特综合症标签的奈娜。

贫民窟的孩子=差生,图雷特综合症=当不成老师。

人与人因为偏见而陷入恶性循环,“差生”越来越差,图雷特综合症患者越来越不敢出门。

可奈娜遇见了不戴有色眼镜的校长,9F班遇见了不戴有色眼镜的奈娜,从此,图雷特综合症患者成了好老师,贫民窟出身的差生考了全校第一。

而我们到最后终于明白,原来《嗝嗝老师》的设定还意味着更重要的一点——

从老师到学生(电影里最可怕的不是穷也不是被看不起,最可怕的是因为害怕导致不敢期望,也就没了希望。

因为一旦连希望都没了,也就意味着失去了亲手撕掉被强按在身上的标签的机会,以及亲口告诉每个人由刻板印象带来的偏见有多可笑的那一天。

然而……

虽然说了这样漂亮的话,却还是忍不住问一句:什么时候我们才会真正明白由刻板影响带来的偏见和有色眼镜才是教育以及生活最大的阻碍?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