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见钟情,可他去世的女友却亘在我们中间

来源:爱熊猫娅娅 2018-10-14 07:54:07

雨中祈祷

在震耳的雷声过后,一阵大大的凉凉的雨砸在我的身上、头上。

我拽着长长的扫地裙,在马路上疾跑,那样子一定很狼狈。到了香水湾雨更大了,看到湾中迷迷蒙蒙的翠女亭,我撞了进去。放下裙子,抹了抹长发上留下的雨水,然后低下头扯紧贴在身上的丝质衣料。糟糕,那原本文文静静优优雅雅的淑女裙子上沾了一些泥巴。

悻悻地刚想朝石凳上坐去,“哎,别动。”一男性声音急急的说,我吓了一跳,惊诧得四处打量,这才发现在粗粗的柱子后面有一个青年正弯腰打量着我。我看见他膝边的石凳上放着一个大大的画夹,不用问,知道他在画像。

我有点愤怒,刚想化作,却与他的目光对上了。那是一双虔诚的眼睛,那幽幽的眼神带着一股歉然和令我无法抗拒的东西。“他是一个很不错的青年”,忽然有这么一种感觉,也许顷刻之间,我便埋葬在他深深的眸子里,而且注定永远也不会再出来。他那一副高仓健的形象不说,单是那张略带野性的真正具有难行阳刚之前的面庞,足以将一个毫无戒备心理的少女征服。我深深地注视着他,木然的站在那儿,一点也没感觉到累,直到他画完。

真不知当时我怎么搞的,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对他一见钟情。

“很抱歉,我实在画不出你的飘逸。”他舒展一下手臂,有点揶揄,有点歉然。

我当时只想笑,飘逸?也许我很飘逸,但至少不是这个时候的这个样子。于是我有点自嘲的笑了笑,接过他的画夹,矜持的扫了一眼。我立刻深深地被感动了。那个线条优美、文文雅雅的女孩会是我?就连那裙摆上的泥巴,也成了妙不可言的装饰。那脸上、发梢上滴下的雨水,显示她如此的清新、一尘不染。我忘怀地研究着、欣赏着,忘记了所有的懊恼,我的全身都充满激动,我真的是如此惊人的女孩?大概女人都有喜欢被恭维的习惯。

“其实,我不应该把涵的郁抑画在你脸上,这也许是我画不出真你的原因。”他的眼里闪过一抹痛心,我没有忽略。

“涵是谁?你认识她?”问出这话,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奇怪。

好一整难挨的沉默。他凄凄幽幽像是在背台词:“岂止认识!我们在彼此等待了一个春秋以后,她就走了。她自小就很不幸,超重的家庭负担使他沉默寡言。终于她得了精神分裂症,抑郁致死。我没有能力挽救她。尽管我尽了最大的努力,我们最初也是在这儿认识的,她当时和你一样,被大雨浇湿了。所不同的是当时她的脸上还流着泪水。当我的爱已成往事,我也曾试着忘记她,忘记过去那坎坷凄酸的岁月,我可不能!每当我创作时,我就想起她那双哀怨、凄楚的眼睛和满脸无奈的神情。”

“从那以后,我的作品总是重复着一个主题,描述同一个人的眼睛。我也曾试图从那泓悲悯中挣脱出来,可我一次又一次让自己失望,也许这一生我真的被她吞噬了…….”

我不由为他的痴情感动,泪眼中再次打量那幅画。是的,那不是我的眼睛,那双眼睛足以让人伤心欲绝。我看着他,带点劝解的意味说:“或许她不值得你如此,尽管她曾不幸过,可是在你的真情中她都没有站起来,这说明她是一个弱者,一个不能经受风雨的人。”

“你有点过分。”他动气了。

“我过分?我这一生都很过分!我的不幸又何曾少过。可我这而是多年来安慰自己的却只是“梦溪,相信你的能力”这句话,正是这句话使我一直没有颓废过。或许我还不如她幸运,我缺少一个心心相印的人和一双有力的大手的搀扶。在别人面前我很坚强,可在黑暗之中真实而脆弱的泪水又有谁知道!”太激动了,我的泪水又不争气地涌出。

他用一种异样的目光打量了我一眼:“或许我应该再为你画一张画。或许,今后你将是我永恒的主题。”

我的泪水流满了两颊,他轻轻地试探着为我拭去。

雨,仍然下得很大。在哗哗的雨声中,我们默默的注视着,虔诚地祈祷着。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