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高杠杆交易爆仓调查:只有割韭菜是真的?

来源:财经pai 2018-10-14 10:11:03

中国教父式投资者段永平有一句名言:坚决不碰杠杆交易。

格雷厄姆在1931年爆仓,伟大的股票交易作手利弗莫尔最后自杀身亡。

中国最早一批杠杆交易大作手,非327国债事件四大赢家莫属——28岁的魏东、29岁的袁宝璟、30岁的刘汉和34岁的周正毅。

四大赢家结局是悲剧式谢幕:袁宝璟四兄弟三人死刑一人死缓,周正毅锒铛入狱16年,魏东跳楼身亡,刘汉兄弟被判死刑。

最新一例杠杆交易跳楼者付小军,在2017年9月下旬10天之内,巨亏1.45亿后在住处跳楼自杀。此前一年,期货大作手风云录作者刘强也因高位做多破产,在酒店跳楼自杀。

爆仓者,高杠杆交易者是耶!火中取栗,赌徒式的富贵险中求。

有的人从此退隐江湖,断奢戒赌;有的人认赌服输,轻生贱命一了百了;

也有的人不甘败局,诉诸于闹事,聚众生事,沦为泼皮。

高杠杆爆仓者,市场乱象,散户百态。

1

比特币十年时间,价格上涨了百万倍。

数字货币风起云涌,全球投机者趋之若鹜。资金盘、传销盘,走私者、洗钱者、黄赌毒者,全球的灰色收入者啸聚而来。

这是数字货币的五月花号。

疯狂的市场,必然有疯狂的交易者;疯狂的交易,必然有爆仓者。高杠杆交易爆仓者,有一个典型特征:缺乏对市场对敬畏之心。

左下图,倚靠栏杆,手拿矿泉水瓶,头发梳得光亮、上身黑色体恤、笔挺西裤、皮鞋锃亮,身材修长者,业内人士指认说,名叫张彦庆,数字货币高杆杆交易中可能遭遇了爆仓。

右下图是张彦庆在10月11日,再次与不明人士聚集在北京上地OK集团办公室门口。

2018年9月11日,张彦庆从北京赶赴上海,与多位自称高杠杆交易爆仓者一起,守在上海浦东潍坊新村派出所门口。

前一晚上,少数数字货币交易损失者在上海围堵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OKex创始人徐明星,徐无奈之下选择了报警,并在派出所留置了48小时。

张彦庆和其它疑似高杠杆交易爆仓者已经不是第一次围堵徐明星,徐明星和OKex平台也多次遭遇他们的围堵。

所谓爆仓,就是数字货币交易账户的资产瞬间归零,化为乌有。而围堵,就是要求交易平台对交易爆仓者进行赔偿。

爆仓到底是因为交易者的非理性交易策略的结果,还是因为交易平台的技术Bug,目前并无定论。

石榴财经采访和调查了多家数字货币机构交易做市商和大作手,尚无发现机构投资者有爆仓情景。

机构交易者有非常谨慎的交易策略和交易流程、风险对冲机制、24小时三班倒交易盯盘等,将极端交易风险降到最低。

目前所知,聚众围堵的高杠杆交易爆仓者,多数是散户型韭菜,所用杠杆少则三五倍,多则二十倍。在全球数字货币震荡的市场环境下,睡个觉打个盹,就很可能发生爆仓,资产瞬间归零。

2

左下图下跪者名为李某栋,自称在OK平台上进行高杠杆交易爆仓,损失了几十万元,要求OK平台赔偿。其短信解释了散户在没有风险防范下,因为过高杠杆,在市场震荡下,遭遇爆仓后的普遍心态。

高杠杆是火中取栗,之所有容易爆仓,与合约交易、杠杆水平和风险率等交易特点有很大关系。

合约交易,也称期货交易,同现货交易有很大区别。

现货交易要求两个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但是期货交易中,投资者可以通过设置杠杆的方式,将手头的比特币、数字货币数量放大几倍、几十倍,放在市场中进行交易。

期货交易是交易承诺交付的比特币数量,而不是用户实际拥有的比特币数量。

杠杆则是指用户借币数量与实际币资产的倍数。在全球三大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币安、火币和OKEx,均提供三倍到五倍的杠杆。

以OKex为例,会根据用户最大杠杆可借数量、以及平台风控规则等限制计算用户当前最大可借数量。计算公式为:最大杠杆可借=(账户总资产-未还借入资产-未还利息)*(最大杠杆倍数-1)- 未还借入资产。

高杠杆交易并不罕见,美国的大交易所都有合约杠杆交易,Bitmax甚至可以达到最高100倍杠杆。

合约交易可以将投资者的收益成倍放大,也可以将损失成倍放大,直至交易者交易账户资产瞬间清零。

风险率是评估杠杆账户爆仓风险的指标,是当前账户的实际资金与所亏损资金的比值。

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均规定,当风险率足够大,即风险比较小时,账户中多余的资产部分才可通过资金划转转出;当风险率小于某一临界值,风险率评估为风险,系统会给用户发短信提示风险;当风险率过小,可以理解为“资不抵债”,系统将强制爆仓,并发短信告知用户。

一位数字货币杠杆机构交易者给石榴财经举例说:“假设你有一百个比特币,全部All in进了一个币。如果是现货交易,这个币跌到零你才会爆仓;但如果是一个二十倍杠杆的期货交易,币价跌百分之五,就爆仓了。”

以OKEx为例,在用户协议里,即便提醒:数字资产交易涉及重大风险。交易或持有数字资产很有可能会造成您的损失。因此,您应该根据自己的财务状况,仔细考虑是否要交易数字资产或相关衍生品及使用杠杆。

但高杠杆风险提示到底起到多大作用,不得而知。有的人看到财富,有的人看到泡影。

3

在上海、北京围堵徐明星和OKex办公室人群阵列里,都有张彦庆身影。

张彦庆,1977年5月生,现在是新三板上市公司青岛铁骑物流公司董事长,此前曾任北京万金国际投资担保集团副总经理。

业内人士告诉石榴财经,他曾参与过传统金融市场的期货杠杆交易。

近几年来,包括天津等地,新兴金融期货交易平台频繁发生高杠杆爆仓事件,爆仓者事后也曾多次围堵要求赔偿。

以下是高杠杆交易爆仓者组织的针对交易平台的围堵策划。

业内知情人士告诉石榴财经,张彦庆曾参与过天津一家金融杠杆交易,理应有丰富的交易经验和风险防范机制。据说此次在数字货币高杠杆交易爆仓中损失在千万以上。

石榴财经多次联系张彦庆本人及青岛铁骑物流公司董秘,就其在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杠杆交易爆仓适宜进行采访。

我们关心三个问题:

1)张彦庆是否如市场传言的,发生了数字货币高杠杆交易爆仓结果,交易是个人行为,还是上市公司行为?

2)张彦庆数字货币高杠杆交易爆仓是如何发生的,其交易策略有哪些,是否遭遇平台技术Bug,交易风险防范机制是否存在失控?

3)张彦庆在数字货币高杠杆交易爆仓后,寻求围堵交易平台的意图是什么?为什么不能诉诸法律解决?

直到截稿为止,青岛铁骑物流公司和张彦庆本人都不予回应,公司邮箱也退回了石榴财经的采访函。

青岛铁骑物流公司董秘在接到石榴财经采访电话意图后,迅即挂掉电话。

4

自2017年中国央行发出ICO禁令之后,全球数字货币交易市场出现了剧烈波动。如果以此时间点划线,高杠杆交易爆仓事件大部分都发生在此后阶段。

石榴财经做了梳理,过去一年,数字货币高杠杆交易集中爆仓事件如下:

2017年10月17日,在代币REO上线后,新兴崛起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币安出现了购买一个REO,进账数目会变成两个的系统BUG。

这种“买一送一”引来大量砸盘。11点10分左右,REQ的价格被砸到接近ICO价格的二分之一。虽然该BUG被紧急修复,但已兑换的REQ无法被收回。

进入2018年的春天,火币、OK和币安开启了“难兄难弟”模式。

3月7日,币安爆发大规模黑客事件,黑客将大量账户里的其他币种换成比特币,导致其他币种暴跌。而币安的应对方法是“暂停一切提币业务”。根据Coinmarketcap统计,短短7个小时,全球数字货币市值蒸发了200亿美元,从4300亿美元跌到4100亿美元。

外界对币安安全性质疑还未停歇之际,紧接着2018年3月23日下午6点到6:30,交易平台火币也出现了大量用户爆仓。

OKex平台也赶上了3月高杠杆交易爆仓风云尾巴。2018年3月30日凌晨5时许,出现近1个半小时的极端交易行为,OKEx网站BTC季度合约瞬间暴跌2500美元。由于爆仓发生在凌晨,很多用户都是一觉醒来,发现仓里的比特币已经所剩无几。

OKEx采取的方式是回滚异常交易数据至今晨5点,当时合约价值约为6600美元。

而因为缺乏风险对冲导致爆仓的韭菜们显然结果不太满意,一时间要求赔偿声浪四起,在OK总部门口甚至出现了洒敌敌畏等非理性行为。

由于数字货币交易市场是全球24小时不休,行情也是瞬间变动,因此高杠杆交易非常不适合个人交易者,它要求必须24小时盯盘,要求时时调整交易策略,在交易风险扩大时,要求具有及时平仓的果断。

否则打一个盹或者一觉醒来,就发现高杠杆爆仓了。

散户韭菜由于缺乏杠杆交易的风险意识、缺乏杠杆交易只有机构交易者才能有的24小时不休的机制,缺乏及时的风险对冲机制,往往一觉醒来发现已经爆仓了,难以接受其结果。

Bitmax是一个支持币币交易、后期上线杠杆交易、融币借贷等金融衍生品的全球性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主要面向专业交易员、机构投资人,是目前全球首创多重挖矿模式的数字资产交易所。

Bitmax交易平台就非常不欢迎没经验和没有实力的韭菜,在期货交易中干脆谢绝普通散户参与,只允许有资格的机构参与。

“我们公司的操盘手,全都是24小时三班倒,时刻看着大盘,没有周六日的。很多男孩子都不谈恋爱,因为陪女朋友吃个饭的功夫,市场就可能发生很大变化。”业内著名数字货币交易量化交易机构Topbtc fund创始人李一刀向石榴财经表示。

几大交易所集中在3月爆发的危机事件刚刚落幕,进入初夏,5月12日火币上ONT、IOST、DTA、BTM等多个币种,便被砸盘腰斩又迅速拉回,导致大量用户被强制爆仓。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次的时间仅仅用了1分钟,跟从前一个到几个小时的过程不是一个数量单位。

投资者提供截图显示,收到火币接近爆仓线警告和已达爆仓线同时发出,投资者根本没时间反应。

对于没动用高杠杆的用户而言,此次相关币价暴跌及拉回并没有多大影响。但对于动用高杠杆用户,这一暴跌直接触及爆仓线,然后触发爆仓操作。

7月4日凌晨,黑客再次在币安高位买入16000个BTC,其市值约9.6亿,然后通过BTC和SYS的交易对进行砸盘,给用户造成巨额损失。

但币安并没有从3月的黑客事件中吸取经验教训,直到早晨8点才做出反应,而且同3月一样,币安采取的措施只是简单的停止所有交易和提现。

面对几大交易所的乱象,一位投资人说:“币安不安,火币不火,OK不OK,只有割韭菜都是真的。”

韭菜,面对随时有爆仓风险的杠杆交易,在市场震荡面前似乎毫无防守之力。

5

市场流传甚广的是,爆仓与“拔网线”有关。

“拔网线”是币圈经典“黑话”之一,指的是因为各种原因,数字货币交易所平台出现部分用户面对行情变化却无法对自己手中的数字货币进行买入卖出操作,造成账户损失的现象。

9月26日,有用户指责全球三大知名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之一的火币拔网线,自己的账号一天之内被冻结两次,最终被爆仓。

紧接着又有用户反映,在火币APP上下单后无法取消。

火币的“拔网线”,最早可以追溯到2014年。当年3月21日18时到19时,平台上的莱特币从100元跌到1元,又从1元迅速涨回90元,大量买家爆仓,资产迅速归零甚至成为负数。但当时其他平台的莱特币最低也只跌到77元。

不过,“拔网线”一词最早用来指代用户账户被锁死,无法操作,是2015年11月某用户在巴比特论坛发言指责同属三大交易所平台的OKEx故意让员工控制平台交易,言辞十分激烈。

而后评论不少人回复自己在临界点无法进行操作导致用户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爆仓的常见“拔网线”操作。

6

面对交易所拔网线的指控,“币安一姐”COO何一、火币创始人兼CEO李林、OK创始人兼CEO徐明星都在不同场合表示过绝不可能。

何一表示,币安没必要以摧毁自己的信誉去做营销,再次,国内声讨之声空前壮大,一则之前拒绝上很多国内的币,得罪人太多,二则某些自媒体为了红而编撰故事;三则币价跌总要有人来背锅。

李林则吐槽主动拔网线只可能是一个传说。交易所是一个盈利模式非常好的行业,其品牌价值会远远大于一些不好的事情所带来的短期收益。

“我们可以用1亿或几千万弥补品牌、对用户做出赔偿,但没有动力去做所谓的拔网线。拔网线是完全损人损己的事情,对交易所品牌和用户的损失都是非常巨大的。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质疑”。李林公开表示。

OK平台的内部人士表示,“拔网线”的举动只会让平台失去交易手续费,OK的每分钟交易额都非常大,主动禁止用户交易,会让OK损失金额庞大的手续费。“OK绝不会主动做这件事。

在7月4日的黑客事件后,币安CEO赵长鹏发布推文回应此次事件称,所有的资金都是安全的。交易活动中存在违规行为,因此触发了自动警报。 有些帐户可能是因为之前的网上钓鱼工具而受到损害。

7

交易平台是否“拔网线”,交易所和高杠杆交易爆仓者各执一词。

石榴财经采访了多家数字货币杠杆交易投资机构,他们表示,在行情剧烈涨跌之时进行高杠杆交易操作,不论是在数字货币交易所,还是在传统交易所,都可能会遇到网络拥堵问题。

一般来说,由于期货交易所需的计算量更大,技术更为复杂。因此期货交易所常常比现货交易所更容易出现拥堵和无法操作的情况。

在之前的案例里,投资者看到了爆仓警示才匆匆作出交易决定,但这已经来不及了。这是典型的情绪化投资,也是缺乏金融知识的投资者们常犯的错误之一。

在采访间隙,石榴财经记者应邀参观了机构操盘手如何进行交易。

首先,这位资深从业者凭借着多年经验判定整个市场的总体趋势,确立基本的投资原则。在这一段时间,他确立的基本投资原则是“不丢币”,即不在交易中损失比特币。

其次,根据市场的波动情况,将市场划分为涨跌变化较为平缓的“平稳期”和波动剧烈的“震荡期”,按照周期观察交易数据,并设立一些风险缓冲机制。

对冲是一种常见的风险缓冲手段,不过成本较高,但是可以保护账号资产安全,不至于产生爆仓风险。

操盘手会按照风险程度选择不同的杠杆,在“平稳期”而非“震荡期”进行交易。如果以开车来比喻,现货交易就是常速行驶,期货交易则是高速行驶,网络拥堵则是驾驶的惯性。

一个“老司机”,应该在上路时就确定方向,尽量避开风险,而不是等看到危险之后再匆忙拐弯、调头,这往往是来不及的。

杠杆交易本身的特性也导致在杠杆交易中,爆仓发生是常态。如果是二十倍杠杆的期货交易,币跌百分之五,就爆仓了。“杠杆交易更要求你时刻关注涨跌。不能睡觉的。”该量化交易机构负责人说。

被问到,交易平台是否有可能掌握交易数据而恶意坐庄时,一位从事了三年数字货币杠杆交易的作手表示:“想要活下来,都得顺应市场潮流,不可能说大家准备做空了,你先摁住,先做个多,这样很容易被人搬空的。”

几位机构杠杆交易者向石榴财经表示,“拔网线”可能反应了交易所的技术问题。如果是技术问题,交易所既然收取了手续费,也有责任解决这种不能交易的问题。

2013年,光大证券在1秒钟内报出了1万多笔委托,上证所的系统也并没有因此而崩溃中断交易。

8

在采访中,前述多位机构杠杆交易者表示,“拔网线”一说实际存在的可能性很小,但不代表交易平台上不存在作恶的机会和手法。

高杠杆交易中最常见的两大手法是“插针”、“滑点”。

“插针”指的是在短时间内出现极其剧烈暴跌,体现在图上是一条竖直垂线,就像一根针,判断“插针”的方法是进行交易所之间的涨跌情况比对,如果只有某一家的曲线上有这根“针”,则可以判断这是人为插进来的。

(火币5月被怀疑插针的操作,同期OK,币安币价没出现短时大的波动。以ONT为例,Okex 最低为72000聪,币安最低72330聪,而火币最低70951聪。)

大量抛售砸盘是“插针”的成因,交易平台或平台上的大作手可以通过瞬间大量抛售某种用户持币量大的币种造成爆仓。

插一次“针”,就可以收割韭菜的账户资产,大约是几个月手续费的“辛苦钱”,一些小交易所非常有动力做这件事,通俗说就是“割一波就跑”。

与OK几乎同期做期货交易所,开创T+0双向交易虚拟货币作押易货合约,也就是开“合约交易”先河的796交易所,就曾有过几次“插针”,导致其创始人“币圈大佬”朱荣声名狼藉。

目前,出现“插针”情况,大交易所会核验是否有异常交易,并采用回滚的方法补救。大交易所在缺乏交易对手的情况下,不得不坐庄,坐庄过程中就很容易有“插针”的动机。

“滑点”则是交易所故意稍作延迟,在比用户挂出的成交价略偏离一点的位置成交。这点差额用肉眼很难察觉,很多散户已经被滑多次,可能也不知道这种手法的存在。

除了插针和滑点外,交易平台还被诟病的是,对项目方通过上币费和币值管理进行收割。2018年5月6月,就有项目方爆出火币平台凭空造币砸盘情况。

美国金融历史学家戈登有一本著名的书《伟大的交易》,这本书记录了华尔街历史上发生的金融市场乱象,经过300年的努力,才形成了现在相对成熟的市场体系。

目前的数字货币平台最大问题是没有监管。监管的不同层面深入是确保金融市场秩序的重要原因。

如何避免数字货币市场乱象重演,是重建全球数字货币市场信心的重要方面。高杠杆交易,不合格韭菜和散户,应远离之。它可以让你一夜暴富,也可以让你一夜倾家荡产。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