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迅速扭转不利局面,宋太祖决定效法周世宗,也来个御驾亲征

来源:南风历史事件 2018-10-14 10:11:05

宋太祖赵匡胤的过人之处在大宋政权建立的初期就已经显现出来,在对待藩王谋反的事件上,他的做法就别出心裁可以说,和之前的皇帝直接镇压有着非常大的区别,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按照常理,天子得知有大臣欲谋反,如若其子在自己掌握之中,或者杀之以立威,或者加以扣留以为钳制其父的筹码。

但宋太祖认为杀死李守节于事无益,而将他放回却有两大好处,其一是向天下人显示自己的宽恕胸怀,是李筠负我赵匡胤,而非我赵匡胤负他李筠;二是迫使李筠按照我赵匡胤制定的时间表发动谋反。果然,李筠在听到李守节转告的宋太祖之语后,也就不再遮遮掩掩,索性公开进行着谋反的准备活动,并派遣牙将刘继冲等人去太原向北汉求援。建隆元年四月,李筠以忠心周室为名,正式起兵反宋,一面令幕僚撰写檄文,揭露宋太祖忘恩负义,用阴谋诡计篡夺后周政权的罪状,一面将朝廷派来的监军使抓起来送到太原,以此向北汉表示自己反宋之决心。

李筠的谋士闾丘仲卿献策道:公以孤军举事,其势甚为危殆,虽然倚仗太原之援,亦恐不能得其力。开封兵甲精锐,难与争锋,不如下太行山,直抵怀、孟,堵塞虎牢关之路,据守洛阳,东向而争夺天下,计策之上也。从此后事态的发展来看,这确实是李筠与宋朝争胜的最佳方案。因为潞州高居太行山之脊,有着重要的战略地位。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

如李筠按照闾丘仲卿之计行事,北联北汉、契丹,使宋多面受敌,如若北汉、契丹不出兵,那李筠进军洛阳,也可东向与宋太祖争夺天下,而战事旷日持久,则各地心怀观望的节度使乘机起兵,如此宋太祖是否还能坐天下,还真的很难说了。但李筠为人刚愎自用,对此甚为不屑,说道:“吾仍周朝宿将,与周世宗义同兄弟,禁军军校皆吾旧人,闻吾到来,必定倒戈归我。

我有儋珪枪、拨汗马,何忧天下不平哉!”这儋珪乃李筠的爱将,颇有勇力,善于用枪;拨汗为李筠所骑骏马之名,能日驰七百里,故李筠在此自夸。于是李筠命其子李守节守卫潞州,自率大军三万南下,很快攻占了泽州,杀死泽州刺史张福。李筠还曾遣使臣去后蜀联络求援,但在经过陕西时,被忠于宋朝的守将所获,解送京师,而未能成功。但北汉主刘钧却闻讯率兵数千来援,李筠前往太平驿,以臣礼迎接,然而却见刘钧兵少将弱,心中甚为后悔,只是事已至此,无可奈何。

当时刘钧封李筠为西平王,赐马三百匹,但李筠却故意说自己“身受周室大恩,不敢爱死而臣宋”。北汉与周为世仇,听到李筠如此说话,刘钧默然不语,并心存猜疑,遂命卢赞为李筠监军,李筠对此心气难平,使得与北汉的结盟貌神皆离。虽然早有防备,但一接到李筠起兵的消息,宋廷上下还是十分震惊。枢密使吴廷祚认为潞州地形险要,且倚靠太行山,易守难攻,但李筠性格轻率,如迅速遣军击之,必定会离开潞州来与我决战,立可擒杀;但如让李筠越过太行山,将居高临下,兵锋直指开封城。

于是宋太祖立即命令正驻守河北的侍卫马步军副都指挥使石守信与殿前副都点检高怀德率前军进讨,并告诫说:“勿纵李筠东下太行山,急进师扼其关隘,破之必矣。”五月初,宋太祖又遣驻屯真定的殿前都点检慕容延钊、彰德军留后王全斌率兵西行,与石守信部会合;此外又命陕西、京西诸道兵马进讨,以分李筠兵势。不久石守信等传来捷报说在长平南击破李筠之军,斩首三千级,又攻下了大会寨。

但随着李筠起兵的消息传开,本在观望中的四方守臣,亦有人欲作响应,而蠢蠢欲动。为迅速扭转不利局面,宋太祖决定效法周世宗,也来个御驾亲征,以求得速战速决。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