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美人”穆洛娃上海首演“独角戏”,见证小提琴女神穿越时空的魅力

来源:文汇报 2018-10-14 12:20:27

被誉为“冷美人”的俄罗斯小提琴家穆洛娃在台上挥洒弓弦,年近六旬的她脸部轮廓鲜明,肌肉线条清晰,呈现出如同古典雕塑般的魅力。“弓弦上的独舞——维多利亚·穆洛娃小提琴无伴奏独奏音乐会”10月13日晚在凯迪拉克·上海音乐厅2018音乐季举行。这是穆洛娃在上海首次以无伴奏形式呈现整场音乐会。

“上海音乐厅是我最喜欢的音乐厅之一。她看上去很像意大利某些风格古老的剧院,但声效却没有那些剧院那么干,相反很干净纯粹。”演出结束后,穆洛娃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一个人在台上演奏小提琴时,最渴望的就是能和乐迷构建起亲近的氛围。“尽管上海音乐厅厅内超过了一千个座位,但当我用音乐和每个观众交流时感到并无障碍。”昨天的音乐会现场座无虚席,连加座也立刻售罄。

穆洛娃接受文汇记者采访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

穆洛娃是20世纪最重要的女性小提琴家之一,她是乐迷心目中当之无愧的小提琴女神。《芝加哥论坛报》曾评价穆洛娃说:“她可能是这个星球上最优雅、最甜美细腻、最具表现力的小提琴家。”但穆洛娃自谦道:“大部分时间里我都好像石头一样僵硬,我演奏时不能放松自己来享受音乐,我太紧张了,我害怕出错,害怕自己不够完美。”

1975年,穆洛娃于维尼亚夫斯基国际小提琴比赛中获得第一名,又于1980年、1982年先后赢得西贝柳斯比赛和柴科夫斯基国际比赛第一名。穆洛娃师从苏联小提琴大师柯岗及大卫·奥伊斯特拉赫的弟子布朗宁,并掌握了俄罗斯小提琴学派浑厚而扎实的演奏风格。柯岗曾这样评价穆洛娃:“她具有一个小提琴演奏大师的几乎所有的天赋。”

作为一位标准的俄罗斯美女,穆洛娃身材颀长苗条,大眼睛深邃姣美,她的唱片封套几乎无一例外地以其各种特写作为卖点。然而,穆洛娃又是一位在乐坛上出了名的“冷美人”,她在公众场合不施粉黛,不苟言笑。她的演奏风格则具有男性般的豁达,音乐学家般的严谨和贵族般的气质。

穆洛娃的三个孩子分别来自她的三段恋情:儿子米沙是她与指挥大师阿巴多四年爱恋的结晶;两个女儿卡蒂娅和纳迪娅的父亲分别是英国小提琴家阿兰·布林德和英国大提琴家马修·巴里。

首度在上海唱“独角戏”

进入21世纪后,此前穆洛娃曾分别于2012年和2016年登台东艺。而这次在上海音乐厅的演出,是她首度在申城唱“独角戏”。由于是小提琴无伴奏音乐会,演出时没有钢琴等伴奏乐器,因而更考验艺术家的演奏技巧。穆洛娃在此次音乐会中,上演了多首巴赫的无伴奏小提琴作品。

1987年,堪称穆洛娃演奏巴赫作品的一个重要节点。当时28岁的她录制的新唱片中,收录了小提琴演奏史上颇具代表性的几部作品:巴赫《第一帕蒂塔》、帕格尼尼《帕西埃洛主题变奏曲》和巴托克《独奏奏鸣曲》。这是穆洛娃首次录制巴赫的无伴奏小提琴作品。有乐评人认为,这张专辑展现出穆洛娃是一位炫技派演奏家。

2001年和2002年,穆洛娃先后与著名的巴洛克古乐团录制了莫扎特和贝多芬的小提琴协奏曲。在演奏中,她换上了羊肠琴弦,在技法上也更向巴洛克时代的演奏靠拢,洗尽铅华呈素姿。她来上海的两次演出正是这种风格转型的体现:与巴洛克古乐指挥家乔万尼·安东尼尼指挥的瑞士巴塞尔室内乐团合作贝多芬的小提琴协奏曲;与意大利拜占庭学院古乐团合作的巴赫、维瓦尔第的小提琴协奏曲等,尽显其本真主义理念指导下的作品内涵。

此外,穆洛娃从Philips转投以制作发行巴洛克音乐作品而在唱片界异军突起的Onyx唱片公司,相继推出了巴赫的六首无伴奏、六首有伴奏奏鸣曲、小提琴协奏曲以及维瓦尔第的协奏曲集。她还组建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室内乐团,以推广演出巴洛克时期的室内乐作品。

昨晚的音乐会现场,巴赫《b小调第一无伴奏小提琴组曲》“阿拉曼德舞曲”与“变奏”、“布雷舞曲”和“变奏”、《C大调第三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广板”与“快板”、《d小调第二无伴奏小提琴组曲》“恰空舞曲”等一一响起,穆洛娃展现了细腻的处理与炫技性的演奏。

演奏她爱子的作品《巴西》

1985年6月,身为伦敦交响乐团艺术总监的意大利指挥家阿巴多首次与穆洛娃合作演出,随后两人即刻产生了艺术以外的火花。一个是冉冉上升的小提琴新星,一个是即将攀登事业高峰的指挥台统帅。那个时候的穆洛娃身上带有强烈的苏俄学院气息,不拘言笑。阿巴多之所以与穆洛娃产生火花,很大程度上是俩人内敛低调的性格互为镜像。

从1985年到1989年,穆洛娃和阿巴多共同录制了维瓦尔第《四季》小提琴协奏曲、勃拉姆斯小提琴协奏曲。

正当两人在艺术上紧密合作,在爱情上天衣无缝的时候,意外发生了:穆洛娃怀上了阿巴多的小孩。刚刚当上举世无双的柏林爱乐乐团总监,阿巴多没有精力和热情去照料一个新的家庭。因此,阿巴多主动提出了终结这段关系。更加决绝的是,阿巴多勒令怀着七个月身孕的穆洛娃收拾细软离开俩人生活的爱巢,独自飞回伦敦,从此俩人相隔两地。而穆洛娃和阿巴多的儿子——米沙·穆洛娃-阿巴多,如今已是一位非常受欢迎的英国低音提琴手和爵士音乐作曲家。

这次的上海音乐会上,穆洛娃除了演奏巴赫的作品,还演奏了多位巴洛克时期之后作曲家的作品,包括普罗科菲耶夫、乔治·本杰明、滕仓大,以及米沙·穆洛娃-阿巴多所作的音乐。日本作曲家滕笔下的《line by line》如笔墨般多层次线条式“推拉揉进”的刻画,展现了穆洛娃的小提琴演奏技巧。而米沙·穆洛娃-阿巴多创作的无伴奏爵士风格小提琴曲《巴西》结合了现代技法与巴西传统旋律。

穆洛娃和阿巴多的儿子——米沙·穆洛娃-阿巴多

相关链接:两把百万级别名琴亮相上海音乐会

对应演奏曲目的安排,穆洛娃在这场音乐会上携带了她的两把至爱名琴,分别是一把制于1723年的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朱尔斯·福尔克”(现代弦)以及一把瓜达尼尼小提琴(羊肠弦)。

1985年,穆洛娃在苏富比拍卖会上重金买下斯特拉迪瓦里名琴“朱尔斯·福尔克”(JulesFalk)并使用至今。这把琴与斯特拉迪瓦里最钟爱的个人作品MessiahStradivari属同模型制作。她使用这把名琴演奏当代作品。而那把绞上羊肠琴弦的瓜达尼尼名琴,则用以演奏巴赫的无伴奏帕蒂塔与奏鸣曲。

作者:姜方

编辑:姜方

图片:上海音乐厅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