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郡城内逛了大半个时辰,王动登上了阜阳名楼

来源:可思娱乐 2018-10-14 14:30:54

丁璇讶异之极,只觉得王动的招法怪异之极,似是而非,她皱着眉头思虑半晌,突的浑身一震,双目中射出难以掩饰的惊异之色。“你,你不会已将雁翎双刀,归元刀融会贯通了吧?!”惊声问道。 “丁璇,你果然想到了!不错,不过你还是少瞧了一刀!”王动笑了笑,对丁璇道:“你再看着。”手一抖,又是以树枝为刀,削出了七刀一式,不过这次的速度却放缓了不少。 “咦,这不会是一字青眉刀吧?”

丁璇眉毛一挑,浮现出几丝惊疑之色,满是诧异的盯着王动。 王动点头,含笑道:“你到底还是看出来了,我这一式刀法正是融合了归元刀中的杀手锏‘龙抬头’,雁翎双刀的‘雪拥蓝关’,但具体的框架却化用了一字青眉刀的路数。” 丁璇耸然动容。 她的师傅柳叶清,外号叫做“花寡妇”,乃是一种毒蜘蛛的名字,这自然是说柳叶清狠辣果决,一旦出手,绝不留丝毫余地,非要置人于死地不可。 一字青眉刀乃是柳叶清五种刀法之一,最是凌厉狠毒,一旦施展,刀式绵绵不尽,斩在人身上,并不会一下子致人死地,而是会粘着人的身体抽丝剥茧,皮开肉绽,使人承受到地狱般的痛楚至死。 这种刀法自然走的是精巧,缜密的路数,据说柳叶清刀法展开,能在不知不觉间将对方眉毛全都削得干干净净,却不伤及人身,因而名之一字青眉。

柳叶清的五大刀法,以柳絮随风刀最具威力,可最难练的却是这一字青眉刀。 就算是丁璇自己练了半年之久,都尚未窥破门径,正是如此,一听王动的话,她的神色就是一变,旋即以一种古怪无比的目光看着王动。 “喂喂……你这么目光灼灼的看着我,我会很不好意思的。”王动‘羞涩’道。 “真想一刀砍死你。”丁璇气闷不已。 王动哑然失笑:“这么大火气,我没招你惹你吧?”

丁璇翻着白眼,“还说没招我呢,你这个家伙还是人么,也就看了几遍而已,竟然……竟然都能融会贯通了,我都快被你打击得灰心丧气了。” 呛啷一声,丁璇收刀入鞘,郁闷道:“不比了,都没心情了。” “没搞错吧,这才刚开始啊!”王动无语了,“我还期待着你后面的刀法呢。” “我施展出来,然后你又学了去?!我才没那么傻,而且你将几种刀法融会贯通,虽然不想承认,却不得不说你对刀法的领悟比我要强得多了。”丁璇叹了口气,惋惜道:“只可惜,可惜你……。” 声音顿住。

她本想说“可惜你练不成内力,领悟力再强,终究一场空”,只是突的想到这怕是王动的伤心事儿,作为朋友,实在不该揭这伤疤,当即不再说下去。 “对了,过几天我要出个任务,押运一批货物到绥阳郡去。”丁璇话锋一转,说起了帮中的事务。 “这么快,我记得你半个月前才出了任务吧?”王动好奇道。 “对,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任务是由我做统领。”丁璇点头,有些小兴奋道:“按惯例,随行都需要配一名医师,防患未然,所以我想请你帮我这个忙。” “让我一起去?”

“毕竟整个药堂,除了莫老之外,就以你的医术最高,莫老我是请不动了,只好打你的注意了,嘿嘿!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能请到王小神医你呢?” 丁璇歪着头,嘿嘿笑了几声。 “神医就神医吧,还加个小字!”王动苦笑道:“你都开了口,我哪里还能拒绝?”说着,伸出了一只手。 “啪!”丁璇走过去,伸出了右手,轻轻一击掌,脸上露出愉悦之色,“那就这么说定了。” 三日后,一艘货船挂起了“三河帮”的黑龙大旗,从阳虞郡出发,沿着泾河航线朝绥阳郡而去。 三河帮,顾名思义,是在河流上讨生活的帮派,经常押运货物穿梭于定州各大郡县。 三河分别是泾河,渭河以及贯穿整个定州,连接锦州,江州等地的八千里澜沧河,当然这么庞大的区域,以三河帮的实力那是怎么都不可能全部吞下的。 即使是阳虞一郡都有另外两个与三河帮实力相若的帮派,一个是漕帮,一个是清水帮,光听名字就知道这两大帮派也是靠水吃饭,这没办法,阳虞郡毗邻三条大河,河运线路方便,许多州郡的商船都会通过,以河运发展帮派自然是最快的,甚至除了这三大帮派外,阳虞郡内还有不下三十个中小帮派,依附着三大帮,靠着捡拾三大帮派指缝里漏出的油水过活。

整条货船,加起来也就三四十人左右,而且大部分都是外围的喽罗,防御力量实在不高。 王动没问丁璇此番押运的是什么货物,他对此没多大好奇,不过想来以一位后天境五层弟子作统领,率着一群杂鱼,这批货物也不见得有多少价值。 货船顺流而下,由于是顺风行驶,速度提了上来,仅花了三天时间就到了阜阳郡城,货船靠岸后,一众弟子三天没上岸,都准备在此稍作歇息,直待养足精神气力再走。 阜阳郡比阳虞郡要繁华一些,郡城内车水马龙,人涌如潮,随时随地都能看到来往于各地的商贾,当然更不缺少的是配刀带剑的武林中人。 外面是大好花花世界,王动自然不可能将自己闷在船上,丁璇是统领,需要处理各种补给事务,他便独自登岸,在郡城里闲逛起来。 王动之所以答应丁璇的请求,想要加深对此世界的了解,增长见闻的成分倒是占了一多半,一小半才是人情。 大周以武夺天下,定鼎中原,方今之世同样是武风盛行,天下十九州,诸个郡县都有江湖帮派的存在,武林实已发展到了极盛,“侠以武犯禁”同样适合此方世界,武林中人最受不得局限,动辄杀人,官府难以压制,武林与朝廷之间矛盾日深,渐有星火蔓延之势。

在郡城内逛了大半个时辰,王动登上了阜阳名楼“聚义堂”,普通人不会来这儿,聚义堂内**成都是劲装疾服的武林人士,王动点了酒菜,坐下听着一众江湖中人高谈阔论。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