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江酒业频频换帅 维维股份跨界“醉酒”

来源:东方财富网 2018-10-14 14:29:55

最新价:3.11

涨跌额:-0.02

涨跌幅:-0.64%

成交量:4.16万手

成交额:1303万

换手率:0.25%

市盈率:25.57

总市值:49.3亿

相关股票

海天味业(68.99 1.65%)

维信诺(10.86 1.59%)

双汇发展(23.98 1.14%)

双塔食品(3.15 0.64%)

相关板块

在将持续亏损的贵州醇剥离出上市公司后,维维股份(600300.SH)继续对旗下白酒业务枝江酒业进行调整。

日前,枝江酒业选举张春雷为公司董事长,枝江酒业灵魂级人物蒋红星退出经营,成为公司名誉董事长,至此,维维股份全面掌舵枝江酒业。

只是,这个一度成为中国白酒行业十强的白酒品牌,在被维维股份揽入怀中9年后,经历了多次换帅和挑战,但依然无法挽回颓势。目前枝江酒业销售业绩远不如前,甚至出现亏损,核心销售区域也仅仅拘泥于湖北当地。

对于维维股份而言,十余年的跨界饮酒之路难言成功。贵州醇5年内亏损超3亿元并被“抛弃”,枝江酒业在经历连续5年业绩下滑后于去年出现首次亏损,而此次换帅能否让其白酒业务焕发新生,同样值得关注。

换帅背后

日前,枝江酒业发布人事变动消息,选举张春雷担任公司董事长,杜平出任总经理。

张春雷对维维股份旗下的白酒业务颇为熟悉。2009年维维股份入股枝江酒业,彼时维维委派的首任销售总经理就是张春雷。此前,维维股份收购双沟酒业时,张春雷也有在此的工作经历。后来维维股份收购贵州醇,张春雷被委任为总经理。2017年4月,张春雷回到枝江酒业任总裁职务。

只是,被维维股份揽入怀中的枝江酒业,在上一轮白酒行业深度调整期遭遇“滑铁卢”,从此一蹶不振。

梳理枝江酒业多年业绩可知,在2006年~2008年,枝江酒业销售业绩均突破10亿元,其中2007年入选“中国白酒制造业十强企业”。自2009年维维股份成为大股东后,枝江酒业仍处于增长状态,在2011年营收一度迫近20亿元。

不过,进入2013年,我国白酒行业进入3年的深度调整期,诸多酒企业绩出现断崖式下滑。枝江酒业未能幸免。至2016年,枝江酒业营收仅为8.46亿元。

此后,即便中国白酒回暖趋势明显,枝江酒业依然未改颓势,甚至在2017年出现首亏,全年净利润为-193万元。

事实上,维维股份也对此作出很多调整,换帅就是其中之一。根据媒体报道,张春雷之后,总裁的位置上还坐过陈红卫、曹荣开,之后换回张春雷。而随后张春雷升任公司董事长,由杜平出任总经理。

对于企业而言,每一次人事变动,意味着公司政策可能也会发生变动。这对于区域性白酒业而言,显得尤为重要。

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白酒行业是高度依赖传统厂商关系的行业,大多数区域酒企的经销网络都局限于当地,与酒企中高层的个人影响力关系密切。业外资本进入后进行的人事变动,往往会打破这种平衡。

不过,枝江酒业基层工作人员表示,到目前为止,尚未看到新帅上任后的新动作。

湖北地区白酒从业人士告诉记者,从产品上来说,枝江酒业的核心产品是百年枝江和枝江王。它是做低端白酒起家,给消费者的印象是低端产品。目前湖北地区比较强势的酒企是劲酒、白云边、稻花香,黄鹤楼发展也比较快。

曾有业内人士撰文指出,枝江酒业遵循的是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随着中高端白酒回暖以及低端白酒市场萎缩,枝江酒业并未准确抓住消费升级的脉搏。

与此同时,枝江酒业的销售区域也在萎缩。早在2002年,枝江酒业的产品已经覆盖全国18个省市,而到了2017年,枝江酒业在其传统优势市场的华中地区,业绩出现超过45%的下滑。

李春生原为枝江酒业在安徽省某地级市的总经销,他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近些年枝江酒业在当地的销售情况并不出色,自己也逐渐不再经营枝江的产品。

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认为,枝江酒业处于“不上不下”的位置,它既要抵御强势酒企的渠道下沉,还要对抗当地小型酒企对市场的侵蚀。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换帅之后,枝江酒业灵魂级人物蒋红星退出公司经营,成为名誉董事长,维维股份全面掌舵枝江酒业。

苦涩的“饮酒”路

业外资本跨界布局白酒,素来不被看好。而梳理维维股份的跨界之旅可知,其“饮酒”路先苦后涩。

早在2006年,维维股份以80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江苏双沟酒业38.27%的股权,成为了双沟酒业第一大股东。之后维维股份增资3600万元,持股比例增至40.59%。次年,以3.98亿元的价格将所持股份转让给宿迁市国丰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该次转让,维维股份获得了2.1亿元的净收益。

不久后的2009年10月,枝江酒业与维维股份成功实现战略重组,维维股份斥资3.48亿元持股51%成为枝江酒业控股股东。2012年,维维股份几经波折,花费3.57亿元收购贵州醇。

不过,在上轮白酒行业深度调整期,维维股份旗下的这两大白酒品牌均遭遇重创。据《中国经营报》此前报道,在2012年~2017年,贵州醇亏损超3亿元,而枝江酒业也连续5年出现业绩下滑,并在2017年首次出现亏损。

蔡学飞曾告诉记者,业外资本入局与白酒行业最主要的矛盾,在于资本逐利的本质与白酒塑造长周期的矛盾。“白酒行业是需要长期经营和深耕的行业,特别是白酒品牌的塑造,它并不是短期资本助推就能见到收益的行业。”

白酒行业专家铁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维维股份进入酒水市场需要交两份学费:一是从外行到内行的学费,二是品牌升级的学费。

但是,白酒品牌升级势必需要大量的费用支撑,对于业外资本而言,是否愿意为此埋单,还是未知数。

另有分析人士指出,维维股份在自身主业并不稳固的情况下,就盲目布局自己不擅长的领域,也是其白酒业务持续下滑的主要原因。

维维股份在2000年登陆资本市场后曾进行多元化布局,在房地产、白酒、煤炭、茶叶、生物制药等行业都有所涉足。截至目前,其房地产、煤炭、生物制药等业务都以失败告终。而其主业的毛利率也出现下滑。

据2018年半年报显示,维维股份实现净利润9644.33万元,同比减少5.08%。而从2014年~2017年,维维股份的扣非净利润已经连续多年呈现负增长,分别为6807.46万元、3139.12万元、1724.61万元和-8591.68万元。

“维维股份在近年来想‘多条腿走路’,但业务过于分散,难以形成合力,反而造成主业不振,副业不兴的局面。”朱丹蓬说。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