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诡计多端的王钦若和奸相丁谓的故事,这些历史大家知道吗?

来源:雪玲说电影 2018-10-14 14:31:20

王钦若很早就死了父亲,他很得祖父的喜爱。王钦若很聪明,文章也写得很好,18岁那年就写了篇《平晋赋论》献给皇帝,受到了赏识宋真宗时期他中了进士,为官期间他的政治才干表露无遗,当时有个负责财政的人说:“天下百姓所欠的赋税,从五代到现在直没个完。百姓都没法生活了,我将带头负责此事。“还没等他动手,王钦若一夜之间就把这些事统计好,第二天交给皇帝看。

王钦若回答道:“先帝当然知道了,但是他要把这事留给陛下,让陛下用来安抚人心。”结果当天朝廷就减免赋税1000多万,释放犯人3000多人。由此宋真宗越发器重王钦若,很快就提拔了他王钦若虽然很有才干,但是他很贪财,为官并不清廉。当年他担任贡生考试主考官的时候有个叫任懿的人想通过贿略让自己通过考试,他找了个和王铁若有交情的惠秦和尚,给了他350两银子让他交给王钦若。

当时王钦若不在,银子交给了他妻子。惠秦留下了100两中饱私囊,只给了王钦若要子250两。任懿凭借行贿很轻松地通过了考试,给任郅充当中间人的另一个人去找他,让他付清余款,结果那封信让别人得到了,于是东窗事发,王钦若差一点被拖下了水。

但他一口咬定根本没有这回事,涉案的几个人他都不认识,当时宋真宗还很宠信他,对其有所偏担,最后王若也没有被判罪澶渊之战的时候,王钦若和寇准不和,上表请求解除自己宰相的职务。他不久被派去编修《册府元龟》,在编修过程中,皇帝如果有所褒奖的话,他必然把自己的名字写在最上面

如果编修过程中出了错误,皇帝责怪下来,他就把责任全部推到一同编修的杨亿等人名下王钦若在枢密院工作的时候,和马知节不和,马知节一向讨厌王钦若,两人时常发生争论州都巡检王怀信上奏平定南蛮有功,但王钦若很久也不作出奖赏他们的决定。马知节知道后很生气,当面指责他,两人在真宗面前争论起来。

真宗决定马上对平定南蛮一事论功行赏,因为这件事,王钦若被罢去了枢密使一职。王钦若还喜欢搞迷信活动,他为了拍皇帝马屁,专门在道家的一些书上找了40个姓赵的神仙的事迹,把那些事画在席上宋真宗述倍道教也和王钦若有关。真宗去泰山封禅的时候,全国上下都争若进献符瑞,这都E钦若和丁谓这些人搞的鬼。当时社会上持这样一种看法

如果一个人被过继给了别人,他的生母死后,他不能为生母服丧,而只能给嫡母服表。这种观念现在看起来很荒谬,但在当时那个社会是普泡流行的道德标准。宋仁宗的生母和摘母就不是同一个人,王钦若为了讨好宋仁宗,建他亲自去拜生母的庙,为生母服丧。

这种行为是不符合当时礼仪的,但王钦若为了讨好皇帝,才管不了那么多呢个小,子上还长了个子,当时的人都称他为二相”(瘤子又称“”)过人,次朝延要做点什么不好的事的时候,他都会委就,以讨好坐帝正若得了还追赠他为太师,中书令,溢号文穆,提拔了他家的亲人发以相的有人过的发者际是仁宗赐给他五千两白银人,他对周围人说:“王钦若当了那么久的官,我仔细现察了他的所作所为,现在思起来,直环的王到答道“王饮看,了、林特,陈年,刘承还5个人被人们为五鬼”

他们的好形可想面知和王钦若并称“五鬼”的丁谓也是个很有才能的奸臣,他是个建筑学家,在建筑史上期下了许多功情。不过这人人品实在不好,所以也段落到什么好下场丁谓从小就善于写文章,他和孙何是好朋友,两人曾经一起带着自己写的文章去见当时有名的才子,才子看了他们的文章后连连称奇,大加赞贫,认为自从韩愈、柳宗元以来没见过如此优秀的文章,当时的人将他们俩并称为“外了”

丁谓在宋太宗时期考中进士,担任了大理评事和烧州判。他回朝后上书直言茶盐之政的利害,被任命为转运使。他在任期间很能办事,深受皇帝器重丹进犯的时候,真宗率兵前往澶渊迎战,让丁谓担任州等州的安抚使。契丹军队遇内地后,百姓惊,纷纷奔赴渡口想渡河,而船夫乘机提高运费,不尽快渡人。

丁谓找了个凭犯,把他装扮成船夫的样子,押到黄河边上杀头,那些船夫害怕了,再也不敢提价,百姓们才全度过黄河。丁谓把百姓召集起来,让他们装成士兵,沿着黄河敲锣打鼓喊叫,装成是大军开到的样子。丹人以为宋朝在此设有大部队,于是引兵撤走。

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出丁谓的应变之丁谓为了讨好真宗,盲目纵容真宗的崇道行为。有一次,真宗想在宫内营建玉请宫,多人速阻,真宗就此事询问丁谓,丁谓说:“陛下拥有天下的财富,营造一座宫室侍奉上天又算什?况且这是用来向上天折求皇子。要是还有人反对,就用这个理由来反驳他。”当时王且正在起草反对的奏章,真宗告诉他自己是为了求子才造玉清宫,王旦就不敢吭声了,后来直宗想去泰山封禅

但开支很大,还没有最后决定。真宗向丁谓询问经费的事,丁谓说:“国家的总收人还是很富格的。”丁谓被任命为计度秦山路粮草使,专门负责为封禅泰山筹办经费。丁谓理财能力很强,想尽办法搜刮民脂民膏,为封禅筹集了足够的经费,但也苦了老百如寇准担任宰相的时候,丁谓是他的手下。

丁谓全靠寇准才能当上参知政事,所以他侍泰准十分盐敬。有一次,大家一起在政事堂吃饭,寇准不小心把汤弄到胡须上了。丁谓看见后立刻站起身来,用袖子慢慢地为他擦拭干净。寇准笑道:“参知政事也是朝廷的重臣,怎么替长官擦起胡子来了?“

丁谓听了之后非常羞愧,从此对寇准怀恨在心。寇准也从这件事看出丁谓心术不正,很讨厌他。丁谓掌权后多次陷害寇准,真宗打算把寇准贬到江淮一带,丁谓却擅自把寇贬到条件恶劣的道州去当司马丁谓机智过人,几千字的文章,他看一遍就能背诵,那些繁杂的公案,别人看了头疼

他句话就能指出其中的重点,丁谓善于谈笑,很爱写诗,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但人品太差,还着皇帝的宠幸任意安为,当初他和李迪有矛盾,丁谓想任用亲信林特,李迪不愿意,两人吵了起来,等到拜见皇帝的时候,李迪就揭露丁谓所行的不法之事,并表示愿意和他一起去御史那里接受审查。

真宗罢免了丁谓宰相一职,然后向他问起争吵的情况,丁谓说:“不是我要和他争,实在是他先来骂我。希望陛下把我留下。”真宗吩咐给丁谓赐座,左右正要给丁谓摆座,丁谓却对他们说:“皇上下诏恢复我宰相职位。”他就是这么桀不驯、恃宠而骄。真宗去世后,朝廷大事都要听太后的意见,经太后批示后才能实行。丁谓居然在太后的批示上动手脚,太后因此很讨厌他,没过多久就免了他的职。

丁谓被免职后,经常去他家的女通刘德妙也被捕,据对德妙招认,当初丁谓教她说:“你做的不过是些巫术,还不如骗别人说术,这样更能述感人,”丁谓因此被贬为崖州司户参军,朝廷还抄了他的家,抄出不少金室。丁刚最终被贬到光州,郁郁而终

接下来的故事且听小编下回分解细说,欢迎大家留言讨论哦!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