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中国后宫:从贵族联姻到民女入宫,才艺才是入宫的资本!

来源:米奇说历史 2018-10-14 14:19:20

在君主选择后妃时,较之其他标准,一般说来,才艺似乎并不放在重要的地位。当然,某些帝王雅好歌舞,也有少数女性就是在轻歌曼舞中以其曼妙的歌喉与轻盈的舞姿而博得青睐,才入选后宫的。汉成帝皇后赵飞燕,唐玄宗的王贤妃,宋仁宗的张贵妃等等,都是最初以歌舞为媒介而终于贵为后妃的。这种情况,主要是帝王为了满足歌舞诗文等精神生活需要,有意选择具有特殊才艺的女子进入宫闱的。自秦汉起,历代都设有诸如乐府、教坊等主管宫廷歌舞的机构,这些有特定伎艺的年轻女子选入宫掖后,大都隶籍其中。她们名位低微,多数只是隶籍的宫女而已。北齐乐人曹僧奴是一个艺术家,他的儿子就是著名音乐家曹妙达,他的两个女儿也因擅长乐舞而步入后宫。大女儿后因“忤旨”被残忍地剥去面皮致死,小女儿由于弹得一手好琵琶,做了齐后主的昭仪。

与曹昭仪同时的李夫人,也是以善奏五弦而入选宫廷的。唐玄宗雅好艺术,宫伎念奴就以高亢的歌喉获得这位风流天子的钟爱。据说,她只要一展歌喉,就声遏行云,纵使钟鼓笙竽等乐器嘈杂齐奏,也压不住她的歌声。念奴长得也妩媚,每当她手执檀板顾盼四座时,玄宗总忍不住对身边妃子说:“这妮子太妖丽,眼波能勾人魂呢。”有一个时期,玄宗每天都让她侍从左右。张红红也因艺名四播才被唐代宗召入宫中的。大历中,她与父亲沿街卖唱,乞食为生。一天,他们到将军韦青的邸第献艺演出。韦青见她颇有姿色,歌喉婉转嘹亮,便将她父女俩接进府内,娶她为姬妾,把她的父亲也安顿下来。在音乐上,张红红天资绝伦。

有一次,一个宫廷乐工创作了一首新曲,还未献演给皇帝听,先给韦青表演,她在屏风后边听边记下了节拍曲式。乐工一唱罢,韦青到屏风后问红红,她说:“我已会唱了。”韦青出来对乐工说:“我有女弟子早就唱过这首歌,可见不是什么新曲。”就让红红隔着屏风引吭高歌,竟然一声不差。乐工惊诧万分,钦佩不已。红红又说:“你唱曲时,有一个节拍不工稳,我已为你更正了。”红红的名声当天就传入宫禁,第二天,代宗便将她召入宜春园,宫中号为“记曲娘子”,不久就拜为才人。后来,韦青去世,代宗将消息告知红红,她泣不成声道:“我原是流落风尘讨饭的,老父老有所养,死有所归,都是由于韦青。我不忍心忘了他的恩!”说完,竟悲恸而死。

她虽被代宗迎入宫中,怀恩殉情的却是那个救她出风尘的韦青。唐文宗时,飞鸾、轻凤擅长舞蹈,宝历二年(826)从浙东送入宫掖。据《杜阳杂编》,她俩舞姿美丽飘逸,似非人间所有。歌舞一起,百鸟就翔集在庭上。文宗还特地命人为她们雕琢了玉芙蓉状的歌舞台。元顺帝时,才人凝香儿也是以才艺入宫的舞蹈家。她知晓音律,擅长鼓瑟,尤其会跳翻冠飞履舞。起舞时,她的冠履都会翻覆腾空,瞬间复归原位,百试不爽。因身怀绝技,凝香儿由官妓而入选后宫。十三应选入宫来,便舞《梁州》送御杯。交袂当筵小垂手,回头招拍趁虚催。——王仲修《宫词》这首宫词描写了类似凝香儿那样的少女,豆蔻年华,色艺双绝,应选入宫,君王筵前献舞《梁州》,柔婉轻盈。舞罢敛袂,当筵玉立,低垂双手。

招呼乐队,趁着间歇,续奏新声。她们轻歌曼舞只是为了“送御杯”,让皇帝喝得痛快酣畅,这就是她们入宫的全部价值所在。“近被君王知识字,收来案上检文书”,王建这两句《宫词》反映了以才艺入宫的另一种类型。即有些女性因能诗善文获得君主的赏识,被入选后宫。不过,较之以乐舞等艺术才华而召入宫掖,这种以文翰应召的情况较为罕见。唐太宗的徐贤妃可说是其例之一。她自幼聪颖过人,四岁就能读懂《论语》、《诗经》,八岁领悟出作文的门道。父亲曾让她模拟《离骚》作《小山篇》,她已能吟咏出“仰幽光而流盼,抚桂枝以凝想”这样情文并茂的佳句,父亲知道她的文名是难以隐没了。不久,她的作品不胫而走,唐太宗得知后,便召其为才人。

入宫后,她手不释卷,撰文挥翰立就,词藻博雅而文思畅美。唐代后期,宋氏五姊妹若莘、若昭、若伦、若宪、若荀也都以才学召入宫闱。她们出身在一个儒学世家,都好学善文,却生性淡泊,鄙视浓妆艳抹,希冀才学名家。大姐、二姐文章尤称清丽,老大著了《女论语》十篇,老二为之作传注阐释。有官吏向朝廷表彰了五姊妹的才学文名,她们就被召入宫。德宗亲自考了她们的经史文章,大为赞美,一并留在宫中。德宗颇能诗,每与侍臣唱和,总让五姊妹参加,她们也总是以佳作获得赏赐。老大、老二先后主管过内廷的珍秘藏书,当若宪继承二姐职务时,其他四姊妹都已去世。大和中(827-835),朋党之争白热化,李训、郑注为了排斥宰相李宗闵,诬陷若宪曾接受贿赂,为宗闵入朝打通关节。唐文宗不问青红皂白,将她幽禁赐死,家属也流放岭南。女性不论以色艺侍君,还是以才学事主,宫廷斗争同样在她们人生道路上布下荆棘与陷阱。即便若宪那样生性淡泊的人,也不能苟全性命。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