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姜琬能完全不把夏瑾珩的话放在心上了,她依旧是我行我素

来源:流星雨爱科技 2018-10-16 09:11:59

这里面最郁闷的就是王佳楠带来的模特了,她是招谁惹谁了要摊上这个一个活儿,要是最终证实王佳楠确实是在抄袭,恐怕连她自己的职业生涯都要受到影响,天地良心,她真的只是一个衣裳架子而已,凭什么要她用自己的前途来为别人的错误买单啊!王佳楠接下来的这三天注定是要在水深火热之中度过了。从拿到材料的那一刻起,她的脑子里就像是有一团浆糊,黏黏糊糊地没有办法进行任何思考,犹如困兽一样不停地在屋子里转圈圈,模特本来想躲到楼上去的,可又被王佳楠命令必须待在她面前,以便她有灵感的时候随时在她身上试验。

屋子里气压极低,模特小心翼翼地不敢动弹以免惹怒号称正在思考的王佳楠,可人有三急,她忍不住上厕所的时候一不小心撞到了一张乱放的凳子,发出了一点声响,结果王佳楠随手操起手边的一个摆设就朝她扔了过去。模特闪身避过,却还是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出了一身冷汗,那硬邦邦的摆件可是直冲着她的额头扔过来的,如果她没避开,那妥妥的就是一场流血事件,她们这一行也算得上是靠脸吃饭的,什么仇什么怨啊,来给你当模特就已经够委屈的了,还要遭受这种无妄之灾。

模特再也不想忍了,弯腰捡起掉在她脚边的摆件,朝王佳楠扔了回去:“麻烦你客气一点,我不是你手下的一条狗!”当然她还是怕事,东西没敢朝着人扔,也就是扔到旁边长点自己的气势而已。王佳楠却突然像是被捅了的马蜂窝一样,炸了起来,朝模特扑了过去,两个女人居然毫无形象地厮打起来,简直让守着电脑看直播的网友们大呼过瘾,这一场原本是小众范围内的服装设计比赛,居然变成一出热闹的年度大戏,也真是不容易了。正在看监控的工作人员赶紧上门,好歹把两人给分开了,王佳楠这才意识到是在直播,脸倒是变得很快,立刻放低身段一直诚恳地道歉。

模特懒得跟她演戏了,“呸!”了一声直接甩手上楼,下定决心这三天除了吃饭是再也不会下楼了。司韶那边又是另外的一番场面,双脚受伤的姜琬是被夏瑾珩亲手抱进房子里的,当然选的还是面朝大海有着一个大露台的那一个房间,夏瑾珩顺便还对房子的条件设施嫌弃了一番,试图劝说姜琬别再当这劳什子模特了,赶紧找个靠谱的私立医院住进去养伤比较靠谱。姜琬自然是不会搭理他的,给他机会靠近自己已经是看在他帮了大忙的份上,哪里还轮得到他来管东管西?

其实姜琬自小便是个自由跳脱的性子,想要做什么便做什么,连邵宗棠也管不太住的,当年她肯跟着夏瑾珩进宫,也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如今好不容易跳出藩篱,断没有再找个人回来管着自己的道理。姜琬也用不着说什么,只瞪他两眼,夏瑾珩便识趣地住了嘴,没多久,老谭便带了两个年轻的小姑娘过来和一把轮椅,一个穿着护士服,是专门照顾姜琬脚上的伤处的,还有一个赫然便是兰兰,说是来照顾她这几天的日常生活的,毕竟她伤了叫不能随意走动,生活多是不便。

兰兰一进门就抱着姜琬裹成馒头一样的双脚哭开了:“小姐你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啊,好好的来参加个比赛,怎么就弄成这样了呢,早知道我前几天不管怎么样也要跟进来了,我肯定不会让小姐伤成这样的。”姜琬慈爱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原本又黄又细还毛糙的头发如今倒是养得黑亮了许多,顺滑地披在肩上,有点像城里姑娘的模样了,就是还有点傻乎乎的。“傻丫头,这是天灾人祸,可不是我小心不小心的问题,再说了,比赛组委会规定了只能进来三个人,你想跟进来也来不了啊!”“我去求求夏先生就行了,他什么都能办得到。”

兰兰理直气壮地说。姜琬瞟了夏瑾珩一眼,哟,了不得了,都学会在她身边的人身上刷存在感了。姜琬本来就是被人伺候惯了的,对夏瑾珩这样的安排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司韶就算有意见也不敢提,何况因为她的关系害得姜琬受伤,她心里本来就过意不去,现在有人来照顾姜琬,让她没有后顾之忧,她也是十分感激的,就是有点儿担心,如果组委会发现她这儿住了这么多人,不知道会不会有意见。

司韶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其他的人只要不出现在有摄像头存在的起居室就可以了,其他的工作人员就算看见了她们也毫无反应,就当完全没看见。不仅如此,传说中日理万机的大总裁还特别有空,几乎每天都要过来一趟,一待就是几个小时,顺便连中午饭也在这儿一块吃了。每天来到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仔细地询问姜琬的日常,伤处愈合得怎么样啦,有没有按时吃药啦,一日三餐都吃了些什么,吃了多少,几点睡的几点起床,事无巨细,统统都让两个小姑娘给他汇报清楚,觉得有哪里不太妥当的地方还会仔细地叮嘱几句,千万不能让她胡乱走动,伤处绝对不能沾水之类的。

司韶在心里暗地里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做夏大妈。司韶扪心自问,如果也有一个人这样事无巨细地关心着自己,那她一定会很……感动个鬼,都要窒息了好不好,这么大一个人了,连吃饭睡觉都要被人管着,简直都无法呼吸。也就,只有姜琬能完全不把夏瑾珩的话放在心上了,她依旧是我行我素,想吃什么就叫兰兰去准备什么,想什么时候睡觉就什么时候睡觉,晚上熬夜,白天偏偏在夏瑾珩过来的时候关在房里睡觉。难得夏瑾珩也不生气,姜琬不理他,他就像一尊大佛一样坐在一楼的沙发上,一边处理公文,一边耐心地等着。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