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很腹黑的甜宠文:以前他是牲口,现在是个衣冠牲口

来源:小说小炮 2018-11-06 11:07:43

一.《小情歌》

内容摘要:四月,天气很不错,阳光暖暖地洒在桌面,干净又蓬勃。屋内很安静,只有笔尖划过纸张的沙沙声。终于解完了一道物理大题,田佳夕放下笔,转了转脖子,侧头看见睡得正香的倪雯,忍不住笑了起来。

倪雯基础实在太差,连高一学的,最基本的三大定律都不知道,田佳夕只好将自己整理的公式笔记给她,让她先背背前面的定理和公式。倪雯斗志满满地应了下来,然后一本正经得背了不到二十分钟,就趴在桌上睡着了。田佳夕见她睡得正香,就继续写自己的作业。期间阿姨进来了一次,给她们送来切好的水果和饮料。

倪雯终于醒了,迷迷糊糊地抹了把脸,冲着一旁的田佳夕嘿嘿的笑。她一边拿起水果吃,一边嬉皮笑脸,“小公主,你写字的声儿太好听了,沙沙的,我都忍不住睡着了。”田佳夕捂着嘴直乐。“我睡着了,你也不叫我,耽误我考清华。”倪雯戏挺多,边说边无限惋惜地摇头,田佳夕更加乐得不行。“没睡够脑子晕晕乎乎,没办法学习,还不如让你睡够了再学。”

田佳夕刚好也休息一下,她拿起杯子抿了一口,然后放下。玻璃杯折射出温暖的光线照在她脸上,让她一种透彻干净的光亮感。“小公主,你太暖了!”倪雯夸张地叫了一声,然后从旁边摸出手机,一本正经道,“脑子还有点迷糊,我玩会儿手机清醒一下再学哈。”

田佳夕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休息够了,继续写自己的作业,倪雯坐在一旁,边抖腿边刷手机。“这些个王八崽子,出去玩儿也不叫我!”倪雯突然吼了一声,将手机扔桌上,凑到田佳夕旁边,“小公主,要不咱出去玩会儿去?反正还有一个多月才考试呢。”

田佳夕停下笔,面带微笑看着她,“架子鼓。”“哎哟,别这样。”倪雯拿起手机给田佳夕看,“看看他们,好像来了个新的乐队,主唱帅炸,看看去看看去。”

二.《他掌心的小灯盏》

内容摘要: 她面无表情,眸色淡而又淡。 哦哟,被听见咯。女生们相互间意味深长地对视。虽然在背后讲人家的小话,还被人家听见,这实在不大好,但是好在所有的尴尬平分下来,算在每个人的头上,也就不算什么了。 当一群人都在做同样的事情,说同样的话,无论公平还是不公平,正义还是非正义,都是真理。

听到就听到呗,没什么所谓,反正人多,不怕她。“菜鸟,跟昂神打球感觉怎么样。”许安安见朱盏的反应没有达到她的预期,索性变本加厉地嘲讽:“就你这技术,有没有被虐得找不着北啊?”朱盏将衣服装进白色口袋里,转身往外走,看也没看她,更不想理她。

许安安直接被无视,感觉有点丢脸。 不把她放在眼里是吧,她大步流星走到更衣室门边,直接拦在朱盏面前,气冲冲地说:“菜鸟,我问你话呢!” 朱盏抬起幽深的眸子,冷声道:“让开。” 许安安不爽她的目光,更不爽她说话的神态:“瞧你这衰样,没有金刚钻就别揽这瓷器活儿,乒乓不是你这样的人能打出头的。”

她这样的人,没有好的条件,梦想只能在现实面前却步。 朱盏从许安安的眼里,看到了烧灼的妒火。 而许安安从朱盏的目光里看到了不甘和愤怒。十五岁,最是要面子的年龄,刚刚她们说的话,让她感觉没有面子,她不以自己的贫穷为耻辱,却也受不了别人以此来羞耻自己,羞辱她的梦想。

朱盏突然放轻松了语气,随意道:“不是想知道,跟沈昂打球,是什么感觉?”不等许安安回答,她凑近了她,在她的耳畔意味深长地说:“沈昂特别温柔哦。” 她又挨个扫周围女生一眼,沉着调子:“但是,只对我一个人。”

女生们愣住了,沈昂能跟“温柔”这俩字搭上边,简直颠覆她们的认知。 可是联想到沈昂每天给她做体能训练,打球的时候,俩人有说有笑的模样,的确是前所未见。他只对她一个人,温柔。许安安柳眉倒竖,虽然极力压抑,不过看得出来,她气愤又嫉妒。

不患寡而患不均,都是迷妹粉丝,他却只对她一个人好。朱盏不客气地错开了许安安,走出门去,通体舒畅。 然而,不远处的转角边,沈昂双肩包单背,倚着墙,侧头看向她离开的背影,眉心拧了起来。

“沈昂特别温柔哦!”“但是只对我一个人。” 他抬头望向疏影横斜的窗外,心里仿佛是溜进了夏天的最后一阵风。

三.《时光与他,恰是正好》

内容摘要:这是林政以前用的胶水。林惜见他把东西拿下来,一时居然急了。她直接冲过去,几乎想都没想,劈手就去拿他手里的瓶子。胶水被他握住,她第一下没抽回来,又用了下力,这次触碰到男生温热又细腻的皮肤。

林惜的手掌像被突然烫了下,倒抽了回来。这个年纪的女生,别说是肢体接触,平时跟男生说句话,都要斟酌一下。这是她第一次碰到男生的手。

季君行垂下眼眸,看着她的脸颊,说实话她不是那种惊艳的长相,五官柔和清丽,是属于那种耐看的漂亮。此时她垂着脸,卷长的睫毛盖在眼睑上,盖住视线。嗯,碰了下手,就这么害羞?

林惜整理了下心情,抬头认真说:“那是哥哥的东西,不能用。”季君行眼尾又是一挑。显然他不懂,既然有胶水,为什么不能用的道理。林惜也没跟他多说。因为他不会懂自己的心情。这是哥哥留下来的东西,用了就没了。即便很无力,她和爸妈还是想留下,哥哥走过这人世间的一点儿痕迹。

就算只剩下一点,对他们来说,也是莫大的安慰。她不解释,季君行低头看了一眼掌心里的胶水。然后,他转身,将东西重新放了回去。“谢谢。”林惜声音轻软地说。最后,林惜还是到楼下找了瓶胶水,重新将结构图贴了回去。

夏天日照时间长,江英做好一桌饭菜的时候,外面天光依旧明亮。没一会,村里的几个干部也过来,说是陪着一起招待贵客。江英自然不好把人往外推。林耀华特地找出了家里酿的酒。饭桌上,也不知怎么安排的,林惜坐在了季君行的身边。

旁边的少年即便不说话,压迫感都十足。他吃饭的时候,格外安静,江英怕他用不惯家里的东西,特地给他和温璇准备了全新的碗筷。也不知谁开口,将话题转到了这边。就听村长笑呵呵地说:“您家里这位公子,成绩应该也不错吧。”

温璇朝季君行看了一眼,浅笑道:“他学习还行,就是不太上心。”村长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少年少女,突然拍了下腿,乐呵道:“咱们林惜可是个女状元,以后那也是清华北大的料。你们看看这两孩子,坐一块,是不是跟那个金童玉女似得。”

连江英都没想到,村长会突然这么说。她赶紧打断道:“老张,你别乱说,孩子都小呢。”谁知这会儿村长有点儿喝多了,话匣子根本停不下来。“你们两家这缘分,要是放在以前,非得结成亲家,才能对得起这缘分。”

林惜本来在安静吃饭,在听到这句话时,整个人僵住了。几乎是在瞬间,她白皙的脸颊染上一层绯红。连耳垂都红透了。窘的,谁能想到村长会突然说这种没边际的话。 谁知旁边就响起一个桀骜的声音。

“你是说让她给我当童养媳?”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