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是现实主义文学思潮的发源地,他是法国现实主义的奠基人

来源:熙熙说历史 2018-11-06 14:00:56

百家原创作者:熙熙说历史

大家应该都有了解,法国是19世纪现实主义文学思潮的发源地。小说家司汤达是法国现实主义的奠基人。司汤达原名亨利·贝尔,“司汤达”是其笔名。他生前不为人所重视,死后才充分被认识。司汤达的作品不多,写有长篇小说《阿尔芒斯》、《红与黑》、《吕西安·娄凡》和《巴玛修道院》,以及为数不多的中短篇小说。其中《红与黑》是他的代表作,也是法国现实主义第一部成熟的作品。现在就和小编一起去了解一下他与他的文学作品吧!

《红与黑》里的主人公于连·索端尔是个出身于平民的年轻人,他从小就崇拜拿破仑,想靠建立军功而飞黄腾达。但在当时,他的希望不能实现,他便看出只有通过教会,才能达到出人头地的目的。他把一部拉丁文《圣经》背得烂熟。当地神甫很信任他,介绍他到市长德·瑞那家里当家庭教师。不久,因和德·瑞那夫人恋爱,他被迫离开市长家,到学院学习。后来他去巴黎,当了德·拉·莫尔侯爵的秘书,得到侯爵的赏识选用。但他并不以此为满足,继而使侯爵的女儿玛蒂尔德与他发生恋情,为此侯爵只好赠给他庄园、金钱、族封号和军衔。

正当他满志之际,德·瑞那夫人在人威逼下写了一封揭发他的信,侯爵知道了他的“前科”,便取消了女儿和他的婚约于连一怒之下用手枪打伤了德·瑞那夫人,因而被捕,最后被判死刑。在这部关于爱情与野心的小说里,最初显示出了现实主义小说的些特点:首先,作者将故事置于非常现实的背景之上,即1830年法国王政复辟时期,并对这一背景作了真实、具体的描绘;其次,作者使用典型化手法塑造人物形象,其中最突出的就是主人公于连,他是当时大批出身平民而又想跻身于上流社法国青年的典型代表;最后,作者运用大段的心理描写揭示人物动机,以此使小说不仅在外部细节的描写方面具有真实性,在人物内心活动方面也给人以真实之感。

如果说司汤达是法国第一位现实主义小说家的话,那么巴尔扎克则是法国最伟大的现实主义小说家。巴尔扎克的作品之多令人咋舌,长、中、短篇总计达130多种,但其中大部分都被他归在《人间喜剧》这一总名称下。巴尔扎克原计划用137部作品构成《人间喜剧》,但到他去世为止,他只完成了这一庞大计划的三分之二,即91部作品《人间喜剧》由三部分组成,分别题名为:“分析研究”、“哲学研究”和“风俗研究”。这三部分并不平衡:“分析研究”仅有两部作品;“哲学研究”有22部作品;“风俗研究”规模最大,有67部作品,而且分为6个“场,即:“私人生活场景”、“外省生活场景”、“巴黎生活场景”、“政治生活场景”、“军事生活场景”和“乡村生活场景”,每“场景”由数量不等的作品组成。

巴尔扎克是典型的现实主义小说家。他并不满足于描写个别社会现象,而是要把19世纪上半叶法国社会的全貌描写出来。不过,在他对社会生活所作的多方面描写中,他最擅长的还是对金钱作用的描写。他的作品几乎每一部都接触到这样的主题:金钱使人心扭曲。可以说,在卷帙浩瀚的《人间喜剧》中,尽管大大小小的人物数以千计,但真正的主人公就是金钱。他描写了一幕幕家庭和婚姻悲剧,这些悲剧全都围绕着金钱问题展开。金钱是社会的杠杆,是向上爬的敲门砖,是社会交往的证书,是丑史秽行的根源,这一切都在《人间喜剧》里被淋漓尽致地描绘出来。在艺术上,《人间喜剧》有两个不同凡响的特点。其一是,到处可见性格典型。在巴尔扎克笔下,无论是吝啬鬼好色鬼还是野心家,个个都是典型形象,即便像父爱、母爱、嫉妒等精神特征,也是典型化地被表现出来的。

更为可贵的是,同一类型的形象又是千差万别的,从不雷同。譬如,吝啬鬼形象,在《人间喜剧》中少说也有七八个,但他们的吝啬却吝啬得各有特色,没有一个是重复的。其二是,为了使《人间喜剧》构成一个整体,巴尔扎克创造性地使用了“人物再现法”,也就是把一个人物分别置于若干作品中,一部作品只写这一人物的一部分经历。这就把多部相对独立的作品串连起来了。这类被再现的人物有400多个,形成了一个“社会”,而这个小小的“社会”就是法国大社会的缩影。读者在阅读过程中时不时会遇到“熟人”,就像在现实生活中一样,于是便产生了“真实”的感觉。

总之,《人间喜剧》是巴尔扎克竖起的一座现实主义的丰碑,它屹立在法国文学史上,也屹立在世界文学史上,其对西方各国乃至于东方各国的小说创作所产生的直接影响,长达半个世纪之久。继巴尔扎克之后,法国最重要的现实主义小说家是福楼拜。福楼拜一生创作了8部长篇小说,重要的有《包法利夫人》《情感教育》和《圣安东的诱惑》,其中《包法利夫人》是他的代表作。《包法利夫人》的主人公爱玛是个富裕农民的女儿,她喜欢读浪漫主义小说,因而头脑里充满了各种浪漫的幻想。由于她的社会地位,她只能嫁给平庸的乡间医生包法利。婚后,她不满于庸俗、狭隘的市民生活,向往浮华的上流社会,于是就学着上流社会的贵妇人那样寻找情人。她先后与当地的一个农场主和一个律师的秘书私通,自以为风流浪漫,但她的情人却是凡夫俗子,不过是玩弄她而已。

后来,她负债累累,求救于她的情人,可他们谁也不愿解囊,绝望之余她只好服毒自尽。这部小说的现实主义意义在于,它以非常真实细腻的手法塑造了爱玛·包法利这一沉迷于浪漫幻想的性格典型。爱玛的悲剧既是对平庸生活的抗议,也是对福楼拜不切实际的浪漫主义空想的辛辣嘲讽。此外,这部小说和福楼拜的其他作品一样体现了“客观而无动于衷”的美学原则。福楼拜不像巴尔扎克那样经常要在小说里发议论,他主张“作家退出小说”,也就是作家对小说里的任何东西都不发表评论,只让小说形象面对读者。而这种纯客观的态度,实际上已预示着法国现实主义向自然主义的演变,因为自然主义就要求作家以自然科学家的纯客观态度观察和描写社会生活。法国自然主义的代表人物是小说家左拉,而福楼拜可以说是从现实主义到自然主义的过渡人物。

小编认为具有自然主义倾向的其他法国作家,最有成就的是小说家莫泊桑。莫泊桑是福楼拜的学生,而福楼拜是左拉的好友。当然,从法国现实主义中演变出自然主义并不等于说后者已取代了前者。实际上,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法国仍有许多继承巴尔扎克传统的现实主义小说家,其中最卓越的是罗曼·罗兰。好了,小编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了,大家还有哪些了解呢?欢迎大家留言分享哦!

以上图片素材来自网络,侵权立删!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