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越再也抑制不住流下两行眼泪,颜越和王泼皮展开攻击

来源:闪光谈娱 2018-11-09 16:08:58

颜绍远在讲述中,隐去了与葫芦相关之事,只说某日突发其想,于如何寻找药物,拜访名士也没有过多诉说。颜越却听出了其中的艰辛,情难自禁,背转身去,身子不住颤动。我才刚,才刚你们却告诉我,我命格薄弱,活不过十八岁!他悲从中来,跪倒在地,心中满是不甘,不住用拳头击打着地面。何耕农见状,忙劝道:阿越,你别这样,你爹为了给你寻找生机,连自己多年来的抱负都放弃了,你可不能轻贱自己啊!颜越回头望向颜绍远,连筑基修士都没办法,你又何必费这功夫呢?可我总不能一直眼睁睁地看着,总要为你做点什么啊!尽管那时,阵基道人虽说过,命格之症非凡人医者可治。但颜绍远却不想听天由命,坐以待毙,希望能在医药之道上,为儿子找出一线生机。想用他的凡人之躯,行那逆天改命之事。颜越的外公来到人群前方,手中拐杖在地上猛然一柱,你这样自暴自弃,对得起你死去的娘吗!你的命,可是你娘用自己的性命换来的!什么!颜越心中翻起惊涛骇浪。你娘生你时难产,产婆说,两人中只可以保住一个。

我们都劝你娘,孩子没了,可以再有。可你娘却说,既然有了,就不能对不起他!说到此处,颜越的外公已然老泪纵横,颜越的外婆在人群中也是泣不成声,其他人纷纷感慨叹息,神色悲切。颜越听完,怔在原地,心中肝肠寸断,悲痛欲绝。何耕农强忍着泪水,伏下身来,将手搭在颜越背上,你娘她宁可自己死也要生下你,从没人对你提过这件事,就是希望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啊。颜越脑中回忆起了,当他懂事后,他问亲人们,娘为什么离开时的情景,你娘不要你了,去很远的地方了,你娘吃不了苦,找寻她的好生活去了。原来,你不惜自己付出性命,也要生下我,而我却一直对你,心存怨怪念及至此,颜越再也抑制不住,两行眼泪夺目而出。好一个爱子情深啊!一旁的王泼皮突然说道,话语之中满是妒意。他从小双亲病故,虽得村民抚养,但村民待他,毕竟不像对待亲生儿子般,王泼皮一直以来,最渴望得到的就是亲人的爱护。

时,他听完颜越父母之事,心中又妒又恨,一脸悻悻之色地看着颜越。他最见不得别人拥有他没有的东西,而让他嫉妒的东西,必须要破坏。他感知力远超此间众人,正在此时,耳中忽然听到,离此半里处,有极轻微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传来。他心中暗道,脚步轻盈,踏雪几乎无声,定是主人来了。而此时,王泼皮法力也已恢复大半。王泼皮想到此处,嘴角不禁浮现出了一抹残酷的笑意。我可真是羡慕你,只是不想让你有负担,全村之人就合力瞒着你。他边说边向颜越走去,手中的那顶斗笠,在他指间缓缓转动着。颜越仿若未闻,目无焦点地望着前方。颜绍远看出王泼皮眉目间的歹意,大步踏出,挡在他跟前,怒喝:你想怎样!当日若非是你,我也不会受到那般屈辱!王泼皮看着颜绍远,双目微眯,恶狠狠地道,话说到一半,他似又想起了什么,哦,对了,那篇罪状之文也是出自你手吧?为非作歹,负恩忘义嗯,词倒是用的挺不错的。王留金,你在村中之时,我们待你,虽说不上如何无微不至,但可曾有半分苛责薄待于你!颜绍远脸上毫无惧意,与王泼皮对视着。

没有,挺好的!王泼皮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但你长大后,整日胡作非为不说,竟还欲行凶伤人!颜绍远说到此事,众人群情激愤。要我说,他简直就是狼心狗肺,丧尽天良!你忘了你小时候老黄皮是怎么把你养大的,你那日居然想谋害他性命。你,你,你,你这个天地不容的畜生!王泼皮被众人指责之下,恼羞成怒,怒道:若不是老东西带头挑事,姓季的怎会不让我跟着他学开光后的修炼法门!颜绍远道:你小小年纪就已成为一方泼皮无赖,若让你学了仙法,那还了得!村民纷纷附和,没错,这个心术不正之辈,学了仙法后必是为祸一方的恶徒!王泼皮暴怒,大声咆哮:你们有什么权力,不让我成为修真者!说着,他身形暴起,手中斗笠急速转动,向着颜绍远当头斩落。眼看就是人头落地,血溅当场之景。众人怛然失色,惊声连连,有的闭上了双目,不敢再看。斗笠急速而来,颜绍远瞳孔骤然放大之际,一篷血雾,赫然在他眼前绽现。

颜越不知何时已来到他身前,单手抓住飞旋而来的斗笠,鲜血从掌心汩汩流下,流向肘间,又再往下滴落,落到雪中,触目惊心。不管你与他们,谁是谁非颜越头低垂着,看不到脸上神色。但是,你若想伤害我的亲人他头缓缓抬起,望向王泼皮。决不允许!颜越神色森然,话声之中满是寒意。王泼皮被颜越如死神般的目光盯着,全身如坠冰窖,他也非常人,短暂惊恐之后,立刻缓过神来,丹田中法力直往斗笠上注去。颜越只觉被他死死抓住的斗笠上一股大力传来,身子瞬间弹开,如风筝断线般,直直向后飞去,背心在院中一块大石上猛地一撞,滚落到了大石后方,一口鲜血喷出。他立时挣扎着爬起,一手鲜血直流,一手向着前下方,五指张开,怒视王泼皮。人群中的那几个修真少年,看出颜越有与王泼皮动手之象,纷纷劝阻。颜家兄弟,你不是他对手,快走开。这是修真者之间的战斗,待我们法力回复他们说到此处,话声嘎然而止。颜绍远目睹颜越背撞大石,口喷鲜血之惨状,双目瞬间红了,怒指王泼皮,大吼:我跟你拼了!说着,他向王泼皮猛地扑去。

找死!王泼皮又再催动斗笠,欲向颜绍远当头斩落之际,一个如雷般的声音,却在耳边骤然响起。是你找死!王泼皮猛地转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瞬间大惊失色。不好!方才,王泼皮第一次用斗笠向颜绍远斩去时,众人惊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但见颜越蓦然出现,单凭手掌便抓住了那顶,连仙剑都能斩断的斗笠,不由惊骇不已。在颜越被王泼皮真元弹飞,背心撞到大石后,众人看得心脏猛然一缩。常人哪受得了如此撞击,心觉颜越这下怕是不死也残了。但没想到,转眼间,颜越便即挣扎爬起,站在那里,有如一柄即将出鞘的利剑。随后,让众人更加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颜越身前的那块大石,竟诡异地升腾而起,凭空悬浮在颜越右前方,离地半丈高处。这块大石外形特异,坚硬无比,是颜越的外公家中,院子里的装饰之物。可它有着数十斤之重,成人想要举起也是困难无比。此时竟毫无借力地,凭空悬浮在颜越身前。众人瞠目而视,心中翻起惊涛骇浪。

这,这是什么情况,莫非,莫非颜越他真的。颜越挣扎爬起后,横眉怒视王泼皮,一手向着前下方大石处,五指张开,作抓取之状,大石随之升腾而起。眼见王泼皮一句找死!后,欲再催动斗笠,向颜绍远当头斩去。颜越见此情景,目眦欲裂,大喝:是你找死!他左脚抬起,双手举于头部右侧,身子后仰,作抛投之状。随着他身子前倾,脚下一踏,双手向前甩出,悬浮于他右前方的大石也猛地飞出,带呼啸之声,向王泼皮激射而去。王泼皮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大石,吓得胆裂魂飞,慌乱中欲催动真元护体,但哪有大石飞来迅速。大石正中王泼皮胸口,去势依然不减,带着王泼皮,齐齐撞到了后方围墙上。嘭地一声巨响,围墙被撞出一个凹陷,王泼皮生生卡在其中。大石滚落一旁,王泼皮一口鲜血喷出。众人有些呆滞地望着陷在墙里的王泼皮,滚落到一旁的大石,四散飞扬的雪花,以及雪地上两道深深的痕迹。

瞠目结舌,呆若木鸡,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人群中一名血性汉子最先缓过神来,见王泼皮动弹不得,忙操起盆火中的一把火叉,疾步走到王泼皮跟前,对着他心口狠狠刺下。王泼皮惨叫一声,心口鲜血如泉般涌出,火叉正中心脏,眼见是活不了了。他目中满是不甘,随即张口大笑,主人已至,你们一个也跑不了!说完后,他身体不住抽搐,但最后一口气始终没有咽下,双目圆睁,死死地盯着院门处。众人看着他脸上狰狞的表情,耳边回响着他那句主人已至,你们一个也跑不了,只觉背心冰凉,毛骨悚然。正在这时,只听得院外有轻微的声,由远而近传来。众人目光艰难地望向院门处,一个个不敢作声,落针可闻。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