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轻衣身后的无形羽翼铮鸣不已,飞行的轨迹立刻疯狂下坠下去

来源:晨曦小王子 2018-11-09 16:08:10

我死死的抓住一棵松树,同时右手拽住童濯,而童濯则拽着毛青竹的手臂,三人瞬间就形成了壁立的局面,上方巨石凌乱坠落,死亡也只是迟早的事情。“都别慌张!”是风轻衣的声音,她猛然拽碎了长裙,里面则是一件如水般的贴身短裙,将玲珑曲致的美妙身段勾勒得十分迷人,并且外衣上泛着淡淡的灵力,是炼器级别的灵器,“哗啦”一声,一双无形羽翼在她身后张开,她张开手掌伸向我:“步亦轩,快抓住我!”我提气便是一纵,带着童濯、毛青竹一起向上数米,伸手抓住了风轻衣,而另一边,风轻衣抬手抓住了洛宛的手掌,洛宛手里却拽着洛言,洛言拉住了楚阳的手臂。“楚阳,救我!”卫东陵怒吼着冲了过来。“快啊!”楚阳大喝道。

但卫东陵的跳跃度根本比不上巨石的坠落度,“蓬”一声就被一块尖锐岩石砸的吐血不止,身躯再也无法向上,转眼就被乱石坠落、掩埋在凌乱的一片狼藉之中。卫东陵,也死了!风轻衣美眸如水,动灵器衣服的效用,无形羽翼不断振动,带着我们一路向东飞行,下方却是密密麻麻的暗族军团,无数腐尸、尸卫、骷将挥舞骨剑、骨刀等对着上方的我们怒吼着,似乎恨不得立刻把我们撕成碎片。“风轻衣,你有飞行系的辅助灵器为什么不早说?”楚阳问道。风轻衣蹙眉道:“这件飞翔羽衣只不过是金灵器,所能承受的重量太少了,我们数十人在孤峰之上你让我带谁逃生比较好?难道只带自己亲近的人,任凭其余人等死吗,我风轻衣做不到这么无情无义,这也是我跟你楚阳不一样的地方。”

就在这时,忽地风轻衣身后的无形羽翼“咔咔”铮鸣不已,飞行的轨迹立刻疯狂下坠下去。“怎么了?”洛言问道。风轻衣咬着银牙:“我们的重量依旧太重了,飞翔羽衣承受不住所以下坠,恐怕我们出不去了,那血巫马上就要追来了。”“重量太重?”楚阳咬牙切齿:“那怎么办?”“谁都别松手!”风轻衣道:“我们一定能飞出去,就算是飞不出去,了不起下去杀出一条血路来,我就不信这个西域蛮荒能葬得了那么多的天才!”“或许,或许轮到我了吧……”许久没有说话的毛青竹忽地开口说道。童濯皱眉道:“臭小子,你说什么呢?”毛青竹眼中带着些许苍凉,苦笑一声,说:“进入蛮荒召集令之前我就知道可能会死在这里面,只是我没有想到我会经历那么多,我只是孤身一人,但步亦轩、童濯你们两个却把我当朋友,但我不能这样拖累你们了,我下去,步亦轩、童濯,我毛青竹下辈子一定变强,不再拖累你们,到那时我们再做兄弟,好吗?”

我心底苦涩:“青竹,你说这些做什么!?要死一起死,早就看淡了!”童濯也说:“就是,要死一起死,老子绝不会松手的!”毛青竹泪流满面:“好兄弟,再见了!”他猛然凝实剑刃,对着自己的手腕便是一剑!噗嗤一声,血流不止,伤口深可见骨,他痛得直龇牙,哭着大喊道:“童濯,你这个混账东西,快点松手啊,我最怕疼了,给我留最后的一点尊严好吗?我要留这条手臂,去多杀几个暗族的畜生啊!”童濯热泪盈眶:“住手,你这蠢货……”毛青竹再次劈在手腕上,哭泣道:“我毛青竹一生孤独,能在死前遇到你们两个好兄弟,我这辈子值了,松手!”童濯大哭不已。撒手的瞬间,毛青竹笔直坠落向密密麻麻的暗族军队之中,但脸上却带着淡淡的笑容,扬起长剑,带着浩然灵力劈斩在暗族军队之中,一时间风属性灵力迸爆炸开来,带出一连串的攻击锋芒,随后,便被潮水般的死亡生命所淹没。我沉默不已,手掌微微颤抖。

风轻衣担忧的看了我一眼,说:“步亦轩,你……你没事吧?撑住啊……”我点点头:“没事。”童濯浑身颤抖,哽咽不止。毛青竹牺牲了自己,却让我们的重量堪堪的不至于直接坠落下去,就这样一起一落的飞出了暗族军队的包围圈,直至远离近三里的时候,一声铮鸣,那飞翔羽衣直接崩碎了,而我们则在离地百米的位置坠落下去,一一凭借身法安全落地。“向东跑,那里距离营地更近一些。”我大声道。“嗯,走!”这次没有人有异议了,一起飞奔离开暗族的包围,我们的轻功还算是不错,后方的暗族军团越来越远,甩开他们不成问题。天空,血色榜单上只有六个名字。分别是我和童濯、风轻衣、楚阳、洛言、洛宛,除了我们六个再无存活者。毛青竹死了,卫东陵死了,就连郭雪阳、凌月轩、卢志胜等人也都死了,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死在眼前。人们都说宝剑越磨砺就会越锋利,可是这样的磨砺恐怕任何人都不愿意经历。

狂奔近二百里,休息片刻。我从空间骨戒里取出一些食物和水分给大家,自己则吃了几块龙灵鲤来治愈被战伐诀所反噬受伤的身躯,清风从原野之中吹拂而过,而远方数里之外就是金色的阵法天壁,原本这个阵法是用来保护我们的,如今却成了困住我们的牢笼了。“你们快看!”童濯手指着远方。大家尽数站起身,极目远望,却只见远方的阵法外围,一个个眼神迷茫空洞、浑身腐烂的尸体正在疯狂的用双臂轰击阵法壁垒,结果被反噬得“噗噗噗”一个炸成碎肉,但依旧前赴后继的撞击向阵法,而外面,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腐尸、尸卫等死亡生命。外面也有,我的心脏猛然收缩了一下,为什么外面也会有腐尸?难道圣地的营地已经被暗族军团所攻陷了吗?这怎么可能,整个圣地出动了那么多的高手,就这么被攻陷了?!苏颜,身在营地也不安全了。

我心底满是寒意,禁不住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手中握着的龙灵鲤鱼干微微颤抖,道:“没有安全的地方了……没有安全的地方了……”洛言皱眉道:“现在好了,圣地营地多半也失陷了,步亦轩,你不是猎魔人世家的传人吗?你倒是想个办法,现在怎么办,苏颜或许也陷入绝境了!”我扫了他一眼,道:“我只是掌握了猎魔典,却不是神,这种绝境你让我有什么办法?!”洛宛道:“别吵了,至少暗族军队的主力在阵法内部,我们出不去他们也出不去,小颜身在圣地的营地,或许还没有危险,我们还是先想想自己该怎么办吧?”楚阳道:“总不能守在这里,等待阵法能量耗尽吧,恐怕阵法还没消失,那个血巫就带着他的暗族军团杀过来了!”就在这时,热源感应下一道道能量跳跃起来,来得很快!“小心!”我皱眉道:“黑衣杀手又来了,一共来了五个,看起来他们分散开来了!”“杀?”洛言问。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