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闵三颁“杀胡令”,汉民族生死存亡时刻的血腥反击

来源:且听子龙说人文 2018-11-09 16:09:24

公元316年,司马氏篡夺曹魏建立的西晋王朝在经历“八王之乱”后,国力空虚,民生凋敝,西晋国虚弱不堪,北方和西域各胡族势力趁天下大乱之机大举侵入中原,中原大乱。在先后百余年的时间里,纷纷有十几个割据政权建立,史称“永嘉之乱”,又称“五胡乱华”。

据记载,匈奴、羯等族军队所到之处,屠城掠地千里。烧杀淫掠,《晋书》记录当时永嘉丧乱,中原士族十不存一。《晋阳秋》残本所称的“胡皇”石勒一次就屠杀百姓数十万,诸晋史中也有大量屠杀记录。

最为凶残其中羯族简直就可以称之为“食人恶魔”了。史载他们行军作战没有粮草掳掠汉族女子作为军粮,羯族称汉族女子为“双脚羊”,夜间奸淫,白天则宰杀烹食。吃汉族女子的不仅有羯族,鲜卑不仅吃,还把吃不完的全部淹死,因为人太多,导致易水为之断流。

在此亡国灭种的危急时刻,一代猛人横空出世,他就是今天我们说的“杀胡令”的颁布者——冉闵。

冉闵的父亲冉良是反抗胡人军队“乞活军”的著名猛将,后赵石勒(羯族的首领)大败乞活军,石勒一眼就看中冉良的勇猛,认为“此儿壮健可嘉”俘获之后,让石虎收为养子。咸和三年,石虎与前赵刘曜部队的交战中,冉良战死。

介于这一层关系,冉闵从小被石虎当亲孙子一样养育。长大成人后,冉闵变成了和父亲一样勇冠天下的猛将,并为后赵政权立下了汗马功劳,当然也是手握雄兵。在长期的斗争过程中,身为汉人的他目睹胡人对汉人的残暴,从小就在

石虎死后,后赵统治集团内部斗争激烈,宫廷政变、兄弟相残的戏码屡次上演,冉闵也被卷了进去。石虎的儿子们几次三番地想置冉闵于死地。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他奋起反抗。

公元350年,冉闵劫持汉族将领李农和王基发动病变,于乱军之中杀死石鉴,而后建立魏国,定都于邺城,改年号永兴。随后,他颁布了《杀胡令》,致书各地,号召汉人起来杀胡人复仇,史载全国各地:所在承闵书诛之。

《杀胡令》总共三道,原文就不再赘述,简述下大概意思。

第一道杀胡令:号称“内外六夷,敢称兵器者斩之”,也就是说:所有敢拿兵器的胡人都要杀。

第二道杀胡令:第二道“杀胡令”:“与官同心者留,不同心者听任各自离开。”

这道命令其实是冉闵的试探,他要看一看到底有哪些人是和他同心的,哪些人不是。结果,胡人纷纷逃窜,冉闵看明白了,这些后赵的羯人根本不可能和他同心,于是第三道杀胡令来了。

第三道杀胡令:第三道命令:所有汉人,凡是斩一个胡人,凭人头加官晋爵。

有了杀胡令的支持,被欺凌已久的汉族人展开了疯狂的报复,可以说人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当时河北、山西、山东、河南、安徽、江苏、湖北北部、陕西的汉人都纷纷起兵,仅邺都一地被杀的胡人就高达二十多万。几百万羯族、匈奴、羌、氐、鲜卑等胡人平民死亡,士兵被斩。而受屠杀最多的羯族,在迁移和逃亡途中基本在中原灭绝。

除了向侵略者报仇外,冉闵最大的功绩还在于驱逐胡蛮数百万出中土。迫于冉闵和诸路中原汉军的武力威胁,氐、羌、匈奴、鲜卑数百万人不得不退出中土,各自返还陇西或河套草原一带原来生活的地方。

俗话说,是非功过留待后人评说。关于后世对冉闵和杀胡令的评价,大概有两种说法:

一种说法认为,冉闵可以当得起和林则徐,郑成功一样的汉民族英雄。他一国之力驱除百万胡人,无数原本屠刀砍向汉人的胡人尸首永远留在了中原大地,尽显汉族雄风,威慑五胡,莫敢动弹,他把汉族从灭族之灾中拯救回来的民族英雄,自此称颂万世,芳名百代。

另一种说法认为,冉闵是胡人养大的孩子,石家待他如己出,他最后却颠覆了石家的政权,是为不忠。而且杀胡令一出,服饰百万,流血千里,冉闵就是一个杀人如麻的乱世屠夫。而且冉闵颁布杀胡令是出于对自己政权的的巩固,是唯利是图的做法。

小编认为,那段历史充满了太多的争议。乱世人命如草芥,没办法去评说功过是非。只能说,是民族矛盾激化到了顶点的产物,是汉民族生死存亡边缘的血腥反抗。

不管冉闵当时动机为何,"杀胡"确实起到了恢复中华先进文明的作用,让汉族的先进文化在中原地带得到了保留,是有积极意义的。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