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徐毅这么决定了,李波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来源:墨笔良文书册 2018-11-10 08:54:56

既然徐毅这么决定了,李波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毕竟能让徐毅如此兴奋而且重视的肯定是好东西,而且他是老大,他说了算,只是他们还是有些疑惑,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徐毅自己坏了自己的规矩。 “那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呀?怎么这么难闻呢?”钱贵也跟着凑了过来伸着脑袋问道。 “嗯!怎么说呢?这个东西应该叫做石油,说它是猛火油一点也不为过,这种东西比起咱们使用的火油和鲸油要好许多,此油一旦点燃,一般情况下就别想再扑灭,即便是用水也也不行,燃烧起来之后还有一定毒性,非常厉害,可以说是不死不灭,有了这种东西,比起咱们的霹雳轰天雷的威力也丝毫不差什么,对付船只甚至要比轰天雷还要厉害,这下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全部留下这些东西了吧!”徐毅为他们解释到。

听徐毅这么一说,李波他们便明白了这种猛火油的厉害,假如真的如同徐毅所说,那这种猛火油还真是一个宝贝,难怪徐毅会这么重视这些东西,不惜破坏自己立下的规矩,全部拿下所有的货物,连船只都不放过了。 徐毅让刁斌带了一帮人手到了这条货船上面,接管了这条货船,并且千叮咛万嘱咐的交待,千万不可让船舱之中带入一点明火,船舱中现在充满了石油的挥气体,遇上一点火星就可能爆炸,那样的话,船上的人一个也别想活着逃离,把刁斌吓的直抽凉气,小心接管了这条货船,又再次按照徐毅的吩咐。一再交待了那些手下,这才起帆,操着货船跟着奋进号朝北方继续驶去。 本来还提着兴趣要劫掠一番满载而归,现在有了这条装满了石油的货船之后。徐毅也打消了这个念头,现在当务之急是安全将这船石油先送回独龙岛再说,否则地化。

以后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可钱贵却觉得实在不过瘾,跟徐毅磨叽了半天,又拉着刚刚算是开荤了的大牛找徐毅磨叽,最后徐毅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了他们,在离开福建路沿海之前,又带着奋进号劫了两条货船,收获了一些财物,这才满足了这两个小家伙的胃口。老实了下来。 徐毅看着兴奋不已地两个家伙,摇头笑道:“看来人的潜意识中都有恶的因素存在,连大牛都这么快喜欢上了抢劫,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了,三字经上写地什么人之初,性本善,我看应该改**之初,性本恶才对,呵呵!” 李波也跟着笑了起来:“咱们吃的就是这碗饭。没有什么不对的。以后迟早他们这些小家伙都要接触这种事务,早点学一下也不见得就是坏事,何况咱们也没有杀人,算不得大恶,大当家不必为此多虑!” “是呀,这个世上历来都是适生存,只有强才能够掌握自己的方向。

用到国家上也是这样。谁野蛮谁拳头大,谁就说了算。让他们体验一下也好!”徐毅接着说到。 “适生存?这个词我倒是第一次听说,不过确实不错,有道理,大当家随口一句便是至理名言,李波佩服!”李波琢磨着徐毅的这句话说到。 “你这个家伙越来越不像话了,怎么拍起我的马屁来了?你安排人到那条船上,弄几罐子猛火油过来,咱们试验一下威力如何,让你们也见识一下这个猛火油的厉害!”徐毅想起那些石油就觉得有些心痒,于是吩咐李波道。 李波立即安排人划着舢板到了那条货船上,小心翼翼的从舱中弄出一坛石油,装在舢板上运回了奋进号,徐毅把几个火油弹里面的火油清空,将石油灌入到火油弹中,塞好了罐口之后,交给了船上地弩炮手。 徐毅在海上找到了一个黑点,那是一个稍稍露出水面的礁石,于是便对那个弩炮手吩咐到:“看到那块礁石没有,用这个火油弹来一下,看看这个火油弹的厉害!”

这个手立即应是,操起了舷侧的一部弩炮,仔细瞄准了一下,叫道点火,旁边的副手立即点燃了火油弹上的引线,只听一声闷响,弩炮便将这个火油弹了出去,虽然这块礁石很小,但手可是经过了长久的训练,准头相当过硬,那个火油弹准确的命中了那块礁石,一团烈焰立即腾了起来,即便是浪花打在上面也没有能将礁石上的烈焰扑灭,依旧是在熊熊燃烧,船上地人们这才真地见识到了这种猛火油的厉害,纷纷直砸舌头,大呼厉害。 徐毅看着燃烧的礁石,忽然想起了一个东西,现在也不知道有人现橡胶了没有,要是能弄来一些橡胶的话,和石油掺混在一起,那不就成了莫洛托夫燃烧瓶了吗?这样岂不威力更大了一些?据说莫洛托夫燃烧瓶甚至连装甲车的甲板都能烧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机会不妨试试。 虽然先前一战几乎将曹老四的人马一网打尽,可并不意味着就没有人知道这个事情,刁斌前脚刚走,曹老四留在台州地亲信后脚便驾船回到他们老窝,看到地是一片狼藉。

只在一个地窖里面找到了几个喽,才知道曹老四已经完了,于是凄凄惶惶的投奔到了康老二那里,曹老四地覆灭顿时引起了这个老狐狸的高度重视,于是派人去找鲁老三查问,可鲁老三一口咬定这个事情不是他干的,康老二和鲁老三才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虽然在他们三个人中,曹老四的实力最为薄弱一些,但怎么说他也有七八百人十几条船,附近根本就没有什么力量能一口将他吃掉,甚至连个渣都不留。 鲁铁锁和康宝两个人虽然不怎么对路,但起码还不想和曹老四那样撕破脸皮,当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之后,两个人便又凑到了一起,将周边的势力梳理了一下之后。他们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干掉曹老四的,要么就是独龙岛,要么就是杭州那边的危害镖局。除此之外再无其它可能。 而鲁铁锁更倾向于这个事情是威海镖局的人干的,因为他在威海镖局手里面曾经吃过大亏,到现在腿上地烧伤还没有好利索。

时不时的痒的钻心,还不敢去挠,否则嫩皮一下就会破裂,所以他对威海镖局现在是又恨又怕。 可康宝更倾向于此事是独龙岛所为,因为他派人打探过,威海镖局那里总共也只有三四百人,五条快船,即便他们再怎么厉害,也不至于将曹老四一网打尽。能有这个实力的只有独龙岛这一股势力了,因为独龙岛这两年势头实在太盛,吃掉了黄鱼岛姓朴地之后又干掉了嵊泗的赵铁山,想想就让康宝觉得心寒,以前江得胜没有死的时候,他就和江得胜议论过这个事情,并阻止江得胜去打那独龙岛地主意。 后来从其它地方得来的消息称这次曹老四的覆灭是威海镖局所为,当日杭州出来的大船队鲁康二人都知道,没有想到曹老四居然胆大到倾巢而出。想要劫下这么大一个船队。结果后来听说被威海镖局全部干掉了,这个消息是出自船队中货船上的一些人所说。

可康宝还是不相信威海镖局能有这种能力,因为从曹老四老窝中救回来的那几个喽说登岛洗劫的人根本就不像是镖局的人,更像是他们的同行,两种说法让整个事件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起来。 可不管怎么说,这个事情都给他们两个敲响了警钟,也让他们更加小心了起来。鲁铁锁严令手下不得再去招惹杭州过来地船队。只能找落单的船只下手,而康宝干脆就暂时偃旗息鼓。把抢劫的买卖暂时收了起来,专心只做起了航运的买卖。 钱贵指着远处出现的一条货船对徐毅说到:“大当家你看,那条船就是康老二的货船!” 徐毅举目眺望了一下,这条船其实和其它货船没有其它不同,唯一的不同就是船帆上书写的大大的一个康字,原来江得胜死后,康老二干脆将整个货船队地江字全都换成了康字,成了他地产业。

“江得胜说来也可怜,混了大半辈子,连个儿子都没有留下,偌大一个产业居然就这么便宜了他三个兄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呵呵”李波也望着远处那条康老二的船只笑道。 “要不咱们顺路再干他一票,反正抢这个康老二的船也算是为民除害了,比抢其他人的船来的痛快,您看成吗?”钱贵又有些跃跃欲试起来。 徐毅一听觉得这个主意也不错,反正迟早要收拾这个康老二,敲打他一下也没有什么不好,于是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后面跟着的那条装满了石油的货船接到了奋进号上地旗语后,开始转向避开,接着奋进号便升满帆朝那条康老二麾下地货船冲了过去,不过这次不太一样的是奋进号没有升起他们独有地那面海盗旗,徐毅的想法是这次要打康老二一个闷棍,让他吃了亏还不知道是谁干的。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