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不搭理孙维维,坐在地上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

来源:嘉怡说旅游 2018-11-10 10:11:11

猴子不搭理孙维维,坐在地上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 我心想,大太太这计虽然卑鄙,但还是挺管用的。试想。猴子要是非礼其他小姑娘,孙家老爷估计也不会生气,没准还会夸猴子终于长大成人了,还要赐他两个贴身丫鬟啥的——可是非礼大太太就不一样了,孙家老爷估计能气的吐血三升,保不齐都得把猴子给当场杀了! 大太太这招,不光狠,还毒啊! 人群又一阵骚动,有人挤了过来,竟然是林可儿。林可儿来到我和黄杰身边,还不知道咋回事,悄悄问了我们一下。我用下巴指了一下坐在地上的猴子:”那家伙非礼大太太,被三大堂主给抓起来了。到孙家老爷这里兴师问罪呢。唉,人面兽心啊,看不出他是这种人。

” 林可儿一头黑线:”怎么可能” ”人赃并获,证据确凿啊。”黄杰也摇着头:”我都没想到猴子是这种人。” ”你俩够了,快告诉我咋回事?”林可儿有点急了。 ”你继续看呗。”我说。 林可儿也不搭理我俩了,踮着脚往场中看。大太太哭的梨花带雨,而孙维维还在骂着猴子,什么”垃圾””色魔””变态”之类的词儿尽往外蹦,最后把猴子给骂恼了:”再给老子叽歪,老子下回非礼你妈了啊!” 我和黄杰在人群中”噗哧”一下笑了出来,引得好多人纷纷往这边看来。好在没引起三大堂主他们的注意。孙维维气坏了,用手指着猴子:”你你敢非礼我妈” 猴子嬉皮笑脸:”你给我松绑,你看我敢不敢。” ”闭嘴,小色魔!”孙正义怒了,一脚把猴子踹倒在地,毕竟孙维维他妈,就是孙正义的老婆。我和黄杰本来是想笑的,可是看着孙正义脚踹猴子,又恨的那叫一个牙痒痒。

林可儿看不下去了,张嘴说道:”你们有什么资格打小少爷?” 人群的目光猛地集中到林可儿身上来,大太太和三大堂主更是狠狠瞪了过来。而林可儿无所畏惧。继续朗声说道:”小少爷身份尊贵,即便是犯错,也该由家主亲自动手,你们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朝他下手?小少爷非礼不非礼的先放到一边,先治你们几个以下犯上的罪才对!” 周围一片寂静,猴子往起一坐,叫道:”好,女侠说的好!” ”你给我闭嘴!”孙正义再次一脚把猴子踹倒在地,要不是时机不合适,我和黄杰已经忍不住冲上去了。 大太太指着林可儿说:”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而孙正义则朝着林可儿走了过来。面色阴沉,目光凶狠,一看就是要对林可儿下手,周围的人都对林可儿报以同情的目光,我和黄杰则无声无息地站在林可儿左右两边,准备随时护得她的周全。 ”这里有你说话的资格吗?”孙正义缓缓走了过来,伸手就要掐林可儿的脖子,我和黄杰同时暗暗准备。就在这时,二楼门响,灰衣人木石走了出来,孙正义狠狠说道:”一会儿再收拾你!”便回头快步走了过去:”木石,老爷怎么说,要不要把小少爷押上去?” 木石看了楼下众人一眼,说道:”老爷现在身体不舒服,说他知道这件事了。回头会好好调查一番,让你们把小少爷放了,先回去吧。”

下面众人”嗡”的一声,谁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么个结果。我和黄杰也挺意外,早以前就听陈叔说过,孙家老爷还是蛮充小少爷的,没想到竟然宠到这种地步,非礼了大太太都能暂时压下不管。 大太太和三大堂主也愣住了,猴子一乐,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松绑啊!” 孙正义看了大太太一眼,大太太心领神会,口中哭喊:”我不活啦!”一头朝着那客厅当中的龙柱撞了过去。孙正义一把抱住大太太,急吼:”大太太,你不能这样啊!” 大太太使劲挣扎,哭喊:”你放开我,我被那小兔崽子非礼,老爷也不管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让我去死了算啦!” 孙正义死死抱着大太太,不停地说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另外两大堂主也过来拉着大太太,劝大太太要冷静一些。三公子也围了过去,孙维维流着泪道:”大太太,您要是去了,我也跟着您一起去!”孙成天和孙乐水也纷纷表示将会效仿大太太的行为,随她而去。 我心想,真是希望你们说到做到,一个个都去死了算啦!当然,他们肯定不会这么做,无非是在演戏罢了,一个要死要活,一个痛哭流涕,一个痛不欲生,一个苦口婆心,而猴子则不停哈哈哈地笑,就跟犯了神经病似的。

一时间,客厅当中算是乱了套,就跟马戏团似的叽叽喳喳。木石始终一动不动,冷眼看着下面的场景。孙正义拉着大太太,冲楼上说道:”木石,劳烦你再去禀告一下吧,就说大太太受不了这样的屈辱,如果今天老爷不给个交代,大太太就要撞死在这龙柱上啦!” ”那你们再等等。”木石返了回去。 大太太一下就不哭了,孙正义赶紧用眼神暗示了她一下,大太太才又哭嚎、挣扎起来,三个堂主再次纷纷劝着:”好了大太太,老爷一定会给你个公道的。” 不一会儿,木石返了出来,大太太一众人闹的更欢。木石说道:”安静!”一众人这才安静下来,只有大太太还在不停抽泣,不过我看她已经没什么眼泪了,就是在那干嚎而已,毕竟再好的影帝也没法一直哭啊。 木石继续说道:”老爷问你们,对于怎么处置小少爷,你们有什么建议?” 孙正义恭恭敬敬说道:”我们几个一致认为,小少爷做出这样有辱门风、大逆不道的事情。

令我们孙家上下为其蒙羞、感到耻辱,倘若传了出去,我们孙家在龙城都抬不起头来了。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绝不能因为这种事情让孙家成为他人笑柄。因此我们认为,应将小少爷处以极刑,以此才能遮掩过去!” 猴子直接骂了出来:”哎你个老不死的好狠的心啊,竟然想把我给杀了?” 我的心里都惊的不轻,大太太一干人竟然真的想杀了猴子? 孙正义狠狠瞪了猴子一眼,方才继续说道:”不过,我们考虑到老爷宅心仁厚,虽说小少爷犯了不可原谅的错误,但我们仍应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所以,我们又认为,命是可以饶一条的,但小少爷应从此软禁起来,不能再出孙家一步,更不能参与孙家的任何大事小事!” 呵,兜了一个大圈子,原来目的在这里啊。大太太一干人倒打的好算盘,如果猴子真的被软禁起来,终生不出走出孙家一步的话,那家主真就没他什么事了——虽说猴子早就料到大太太一干人会想办法剥夺他家主候选人的资格,但是也没想到他们会通过这种方式,倒也算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如果我们提前没有准备的话。

估计就钻到他们的套里去了。 ”这就是你们的要求?”木石问道。 ”倘若不能如此,大太太羞辱难当,恐将自尽方能泄恨,我们一众人也将会随大太太而去。”孙正义继续说道。 ”死吧,都死了才好。”坐在地上的猴子嘴里嘟囔着。 孙正义正和木石说话,当然不会搭理猴子,而是继续看着木石:”请你转告老爷。” ”好。”木石返了回去。 我心想这木石也挺累的,就是众人的传话筒,出去把他们的话说一遍,出来再把老爷的话说一遍。木石进去之后,孙正义才狠狠瞪着猴子:”小兔崽子,一会儿有你好受的!” ”孤生,孤生,怎么回事?”一个焦急的声音突然响起,一大帮人从另一个方向急匆匆走了过来,足足有二十多人,为首的是个长相清秀、看上去相当温婉的女性,而眉头因为焦急而深深地皱了起来。在她身后,有我认识的几个熟人。

比如陈叔、阿丽丝等人。那么此人的身份不用多说,必然就是猴子的母亲,孙家另外一股势力的领头人,二太太了! ”妈!”猴子叫了一声,更加印证了我的猜测。 我仔细看向二太太,只觉她似乎有病在身,身体孱弱不堪,走起路来如风中垂柳,似乎随时都要倒下一般,一点也没有孙家二太太应有的气势,反而倒像是红楼梦里林黛玉的翻版,和盛气凌人的大太太形成鲜明的对比。 ”孤生,你这是怎么回事?”二太太奔了过来,蹲下身便扶住了猴子的肩膀。 ”妈,我没事,您怎么来了?”刚才还气定神闲的猴子,现在突然变得焦急起来,抬头说道:”陈叔,不是说了不让我妈过来吗?” 陈叔一脸歉意:”二太太听说了这件事,一定要过来看看,我们拦她不住,只好陪着她一起过来了。” ”陈叔,我妈身体有疾,快扶她回去吧,我会处理好这些事的!”猴子越发着急起来。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