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玄宗之七月三日事变

来源:婷婷解读 2018-11-10 11:43:05

决战的时刻终于来临了。先天二年(公元713年)秋,“窦怀贞等与太平公主同谋,将议废立,期以羽林兵作乱。”他们决定:七月四日,由常元楷和李慈率领禁兵,突人玄宗朝见群臣的武德殿,窦怀贞、萧至忠和岑羲等宰相在南牙举兵响应,以实现其“废立”阴谋。宰相魏知古得知此事,立刻向李隆基汇报。因为魏知古表面上是中立人物,故能了解一些密谋情况。在这关键时刻,魏知古立了一大功。后来,唐玄宗赞扬了他。

紧接着,玄宗和其大臣等商量对策,决定抢先动手。七月三日,玄宗和王毛仲、高力士等亲信十余人取闲厩马及卫兵三百余人,出武德殿,入太极殿左边虔化门,召常元楷和李慈,斩之。这样就实现了第一步“先定北军”,没有引起禁兵骚乱,千得十分利落。第二步是“次收逆党”:在朝堂和内客省分别捉拿了宰相萧至忠、岑羲与李猷、贾膺福,皆斩之。窦怀贞这天似不在禁宫,闻变外逃,投沟水而死,追戮其尸。太平公主逃入山寺,过了三天又回来,故赐死于家。

公主诸子及其党羽死者数十人,如薛稷赐死于万年狱。儿子薛崇简曾反对过其母的阴谋活动,特免死,赐姓李氏,官爵如故,但在往后的政治活动中也销声匿迹了。值得一提的是,崔湜跟窦怀贞这类党羽不同,表面上还和隆基保持亲善关系。“玄宗在东宫,数幸其第,恩意甚密。”实际上,“既私附太平公主,时人咸为之惧。”这种两面派更有助于公主的“估权”。但是,策划七月四日叛乱,崔湜确实是不在场的。所以,其他几个宰相处死了,唯独他流于窦州。

不久,新兴王李晋临刑前揭发崔湜原是主谋者,加上宫人元氏供认与崔湜共谋禁毒,才追赐死于荆州。七月三日事变很快就胜利了,而“穷治公主枝党”一直延续到年底。“百官素为公主所善及恶之者,或黜或陟,终岁不尽。”经过半年多的清查与处置,太平公主势力被彻底地铲除了。

七月三日那天,特地派郭元振“侍卫”太上皇睿宗。睿宗事先不知道玄宗部署的行动,一听到鼓噪声,就连忙登上承天门楼。睿宗的折衷态度包含有袒护公主的一面不可能早就下令诛灭公主党羽。这里无非是把皇帝的行动说成是符合太上皇的旨意,敬请睿宗不必惊忧。过了一会,玄宗带领王琚等人来到承天门楼上,拜见睿宗,陈述情况,并起草了一份诏令,以太上皇的名义宣布天下。

诏曰:“逆贼窦怀贞、萧至忠、岑羲、薛稷李慈、李猷、常元楷、唐晙、唐昕、李晋、李钦、贾应福、傅孝忠、僧惠范等,咸以庸微,谬承恩幸,未申毫发之效,遂兴枭獍之心,共举北军,突入禁中,将欲废朕及皇帝,以行篡逆。朕令皇帝,率众讨除,……其逆人魁首未捉获及应缘坐者,并不在赦限。”诏文特别强调七月三日是根据太上皇的命令而行动的,显然在于制造“讨除”逆贼的合法性的舆论。对照一下郭元振“奏日”,就会明白,这是玄宗及其亲信早已商定好的一种策略手段。既然逆贼企图“共举北军”,“以行算逆”,那么,皇帝率众“讨除”之,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其实,太上皇睿宗内心里并不希望看到七月三日事变,因为玄宗的胜利不仅使唯一的妹妹陷于灭顶之灾,而且意味着他本人将永远地退出政治舞台。第二天,即七月四日,他以无可奈何的心情颁布诏令:“昨者奸臣构衅,窃犯禁,凶党布于萧墙,飞变闻于帷。朕虑深仓卒,爱命讨除,…自今以后,军国政刑一事已上,并取皇帝处分。朕方高居大廷,缅怀出水,无为养志,以遂素心。”同日,太上皇徙居百福殿。至开元四年(公元716年)六月逝世,享年五十五岁。

由大臣苏颐起草的《容宗遗》说:“三为天子,三以天下让。”这是对唐睿宗一生的总结。第一次被武后则天立为皇帝,后被贬为皇嗣,再降封为相王。第二次中宗即位时,尊称“皇太弟”,固辞不受。中宗一死,“遗诏”规定相王辅政,因韦后反对而作罢。第三次是隆基的六月政变胜利,使睿宗重登皇位。过了两年多,传位给太子隆基,称为太上皇。

的确,睿宗一生以“安恬好让”为特点,反映了宫廷内部斗争的复杂性。睿宗作为唐朝历史上第二位太上皇,跟第一位唐高祖李渊略有不同。回顾历史,玄武门事变后,唐太宗正式即位,李渊尊号为“太上皇”。这位太上皇完全退出了政治舞台,不干预军国大务,没有造成新的纠葛。

而唐玄宗即位后,声称“无为无事”的太上皇睿宗偏要“自总大政”,结果加剧了长达一年的宫廷内争直到七月三日事变后,宣布一切政事都由皇帝处分。太上皇睿宗表示要“无为养志”,再也不插手政治了。二十九岁的唐玄宗才开始亲政。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