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军把握局势,勇取中原,成功夺取内地政权(下集)

来源:甜甜天 2018-11-10 11:42:06

导读:清军把握局势,勇取中原,成功夺取内地政权(下集)

多尔衮定都北京后,对大臣进行封功赏爵,范文程被封为三等男。顺治五年(1648)又被封为一等阿思哈尼哈番加拖沙喇哈番,爵位名,正二品,赐号为“巴克什”(满语,原意是“师”称号名,赐给读书识文墨的大臣,以示荣宠)。后来,又晋升二等精奇尼哈番(二等子爵,从一品)。顺治二年(1645),江南已经平定下来,范文程上书说:“治理天下的根本在于得民心,士人是百姓中的优秀者,如果得士人心,那么就能得民心。”他请求进行乡试、会试,并多次亲自担任会试主考官,利用升科取士,争取了汉族地主知识分子对清政权的支持。就这样,范文程进京伊始,亲主政务,日理万机,为崇祯帝发丧,安抚孑遗,举用废官,搜求隐逸山林之贤士,考订文献,更改明朝律令,广开言路,安定了人心,又实行了轻徭薄赋,给人民以生息的条件,这些都为清王朝的巩固奠定了基础。

范文程殚精竭虑,夙兴夜寐,充分施展了他安邦定国之才,成为政坛上风云一时的人物。然而,由于范文程忠心耿耿为清朝献计献策,对多尔衮也刚直而不随声附和,这就激起了喜好独秉大权的多尔衮的不满,所以,尽管范文程德高望重,也难以摆脱同多尔衮的矛盾。两人在许多政策上存在诸多分歧。多尔衮曾经对范文程发出警告说:“现在国家各项事物,各有专人管理。”以限制范文程的权力,范文程却依然故我。范文程对多尔衮过分宠信和依赖冯铨等阉党深为不满。冯铨,是明阉党魏忠贤党羽中的头面人物。清朝入关后,他归降清朝,同其他汉官一样,揣摩执政意旨,以迎合多尔衮的心意。由于他善于迎合清初统治者,所以在多尔衮摄政时期,颇受恩宠和重用。顺治二年(1645)八月,给事中许作梅、御史李森先等人弹劾冯铨,成为汉官交章弹劾的第一名大学士。但是这次弹劾遭到失败,许、李二人被罢官。范文程至少是在暗中对他们深表同情。

顺治三年(1646)二月,多尔衮又以范文程平素多病不能过于劳累为口实,开始限制和削弱范文程的权力。同年八月,又因甘肃巡抚黄图安呈请终养问题,范文程又被多尔衮以“擅自关白”辅汉王济尔哈朗为由而被下法司勘问。范文程虽然没有被罢官,但与多尔衮的关系更趋疏远。从此,范文程也更加小心,以防遭不测。此时,满洲贵族内部的矛盾又趋尖锐。多尔衮代天摄政,其爵位也愈来愈受尊崇,被尊为“皇父摄政王”。他高下在心,凡是他喜欢的人,即使不应该做官的也滥加提升;他不喜欢的则滥加降职。他专断权威,排斥异己,深为多尔衮所嫉妒的豪格虽镇压张献忠有功,也终于被罗织罪状,在顺治五年(1648)被置于死地。济尔哈朗虽同居辅政,只因曾经主张立豪格为君,也以“擅谋大事”等罪名,罢其辅政。反之,其同母弟豫王多铎曾力主立多尔衮,则待之甚厚,顺治四年(1647),晋封他为“辅政叔德豫亲王”,取代了济尔哈朗。

顺治七年(1650),患有风湿病的多尔衮出猎古北口外,坠马受伤,涂以凉药,太医认为用错了药,十二月初九死于喀喇城。其灵柩被运回北京被追尊为“诚敬义皇帝”。但是由于他生前满洲内部明争暗斗一直十分激烈,所以死后仅2个月,顺治八年(1651)二月十五日,苏克萨哈、詹岱就首先告发多尔衮曾“谋篡大位”;其亲信大学士刚林、祁充格也以依附多尔衮妄改太祖实录之罪被杀。顺治五年(1648)前后,多尔衮曾命刚林、祁格二人同范文程一起删改太祖实录,当时范文程深知此事关系重大,但对能违命不从,于是就托词养病,闭门避祸。所以他虽然参与此事,但又因他不是多尔衮一党之人,故被免于死罪,仅以革职留任论处,不久便官复职。范文程能躲过这次大难,完全是由于他有自知之明,才得以保全自己。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