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的2000亿元野心 张勇接班后的第一把火

来源:经济网 2018-11-10 08:24:26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冰 | 北京报道

在被宣布成为马云的接班人后,阿里巴巴集团现任CEO张勇备受外界关注。人们好奇,这个经常面带微笑但语速超快、逻辑缜密堪比AI的逍遥子(张勇的花名),会带领阿里巴巴走向何方?

11月6日,张勇现身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并对外宣布了阿里巴巴的“大进口计划”:未来五年,阿里巴巴将实现全球2000亿美元的进口额,这一计划将覆盖阿里旗下的天猫、天猫国际、B2B、盒马、云象、银泰、大润发、零售通等多个业务,涉及1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多个进口品类。2000亿美元是什么概念?根据商务部预计,未来五年,中国将进口超过10万亿美元的商品和服务。

以新零售为核心的“五新”战略让阿里巴巴突破了电商平台的边界,虽然马云是提出者,但张勇其实才是那个真正的操盘手。以“大进口”为核心的国际化战略能否让阿里巴巴再次拓展边界?“大进口”又承载着阿里巴巴怎样的梦想?

“大进口”:2000亿不是关键,关键是模式

“阿里巴巴提出大进口计划,意义和价值并不只是5年2000亿美元这个数字,而是这背后所代表的新模式,一种数字经济时代下新的进口方式。”张勇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张勇看来,无论是新零售,还是大进口,创造一个新的概念或新的模式背后,其实要干很多“实事”。“一个计划或者一个战略的提出只是一个符号,但其实背后的创造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没有积累甚至不断试错,没有坚持,是没有办法创造出新东西的。”

比如,在2000亿美元的“大进口”计划宣布之前,早在2017年,阿里就提出了“全球买、全球卖、全球付、全球运、全球游”的战略图景,而这五个“全球”也是基于阿里巴巴过去“全球买、全球卖”的全球零售体系升级而来的。

具体来说,通过速卖通、天猫海外,阿里巴巴能覆盖200多个国家;支付宝能支持27种货币结算,在9个国家推出了数字钱包;菜鸟在美国、马来西亚等全球范围内布局了8个物流空运骨干网核心结点,同时还有15个海外本地仓配网络;在北美、欧洲、大洋洲、日本、韩国、中国香港设立六大采购中心……

但更重要的是,这个“大进口”的参与者并不只是阿里巴巴,而是整个产业生态,从生产商、品牌商、物流商,到海关、商检、税务、结算机构……在“大进口”的背景下,会形成一个新型的、政企合作的产业生态,而这一切都是在数字经济的大背景下进行的。

张勇举例说,“比如,现在海关的数字化进程在大幅度提升,他们甚至会在双11之前做压力测试,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再比如商检,如果你还按照原来的传统方式,那整个进口的环节就会在这里卡壳。这其实是社会大分工、大协作又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在进口领域开辟出的一个新案例。”

“可以说,阿里巴巴创造的这种进口新生态已经初步形成了,通过新模式建立起了新的产业合作关系,而且已经获得了市场认可。我们也想借助进博会的东风,再次去增强大家的信心,让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进来。”张勇说。

新西兰农场的鲜奶三天可以到达中国人的餐桌上,阿拉斯加银鳕鱼、智利车厘子、墨西哥牛油果、澳大利亚牛排也在中国随处而见。在张勇看来,这样的事情会越来越多。“这不是一个设想,我们一定会实现这样的数字化创新的进口模式,真正实现From grass to glass,from farm to table(从农场到餐桌)。”

商业操作系统:数字技术赋能商家

Martiderm是西班牙非常受欢迎的“国民品牌”,但在中国市场一直是空白。2016年9月,“想到中国做生意,但不知道如何做”的Martiderm入驻天猫国际,成为最早一批尝试通过天猫国际这种跨境第三方平台进入中国市场的海外品牌。

过去,一家外资化妆品公司要在中国做生意,至少需要一至两年来完成中国海关从卫生检疫到报关、入关的整个流程,而阿里巴巴把这个时间缩短到了最长两个月左右,而MartiDerm甚至尚未在中国注册公司。

传统模式的进口是靠一个个大集装箱,从港口到港口,从品牌商、代理商、分销商、零售商一层层到消费者;而阿里巴巴的进口新模式,则是靠上亿消费者的一个个包裹,碎片化地组成的,而且是从品牌商直达消费者,没有中间环节。

通过网红、美妆KOL的带货“种草”,Martiderm这种小众药妆开始在中国收获大量粉丝,尤其是安瓶精华系列产品,很快成为网红爆品。短短两年后,中国已经成为Martiderm第一大海外市场,2017年中国市场已占其全球销售额的四成。其安瓶系列产品因为太受欢迎,连一些世界500强的品牌也在争相模仿,Martiderm被中国网友称为“安瓶鼻祖”。

“我们预计今年双11,天猫国际上的安瓶可以售出400万支,这相当于西班牙市场一年的安瓶销售规模。安瓶虽然只是一个非常小众的、美容类一个非常细分的子类目的商品,但却可以在中国产生巨大的新机会。”张勇说。

张勇把阿里巴巴“大进口”所能赋能的企业分为两类:一是一些中小型企业,他们有非常好的产品,但尚未进入中国市场,希望在中国销售产品,更希望在中国建立品牌,获得长期发展,比如Martiderm;二是在中国已经深耕多年的大型跨国公司,他们在中国虽然已经有庞大的业务,但是跟他们的全球商品供给相比,真正在中国落地的还只是一小部分,比如宝洁、雀巢等。

宝洁集团副总裁许敏告诉记者,宝洁在全球有60多个品牌,但目前进入中国的只有20多个。“过去有一个非常大的痛点,要在中国孵化一个新品牌,需要很长时间,要做大量的消费者调研、宣传推广、销量预测工作,而且往往还不准确。”

“非常高兴有天猫国际这样的合作伙伴,可以通过大数据进行品牌的精准定位,并迅速切入到一个细分人群中。比如Metamucil是宝洁进入中国的第一个营养品品牌,中国用户很喜欢吃火锅,但又想减肥,这种天然膳食纤维能满足他们的需求,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网红品牌。”许敏说。

“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是阿里巴巴诞生之日就定下的使命。张勇表示,阿里巴巴的这个使命从未改变,只是需要加上一个状语:“在数字经济时代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这个使命非常崇高,但也很具体。”张勇说,“阿里巴巴已经形成了一个商业操作系统,而且还是一个数字化的系统。阿里巴巴这套商业操作系统就是要赋能商家,让他们能够在数字经济时代做生意更简单、更高效。”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对话阿里巴巴CEO张勇:所有的消费都会变成“电商消费”

《中国经济周刊》:您觉得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尤其是扩大进口,是一个怎样的历史机遇?阿里巴巴将如何抓住这样的历史机遇?

张勇:这确实是一个巨大的历史机遇。进博会是一个大的窗口。一方面它折射出的是全世界对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的向往,其实所有的品牌都想到中国来,都想在中国取得成功;另一方面,它也阐明了中国扩大开放、促进消费的决心和态度。这对于立志于来中国开拓一番事业的商家来说,是一件好事。对于阿里巴巴来说,当然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历史机会。

在这样一个大机遇面前,阿里巴巴不希望只是去做一个传统的进口商、批发商或者分销商。我们希望能够提供一个独特的平台,搭起一座桥梁,帮助全球商家触达中国的目标用户。更重要的是,我们会帮助他们把每一笔售卖背后的经济行为数字化,从而产生这些品牌商对消费者的洞察。在销售产品的同时,完成品牌建设。

《中国经济周刊》:之前采访很多国外品牌商,他们都谈到来中国做生意,一定要懂互联网、懂电商,因为中国消费者非常喜欢互联网的方式。就你的观察以及和国外品牌商的接触,你觉得外国品牌此前在中国拓展市场有哪些障碍或忧虑?你们如何帮助他们?

张勇:这个跟整个中国大的数字经济的发展现状是分不开的。在中国36万亿元的消费市场中,已经有18%到20%是电商消费。而未来,这36万亿元都会变成数字化的,都会变成广义的电商消费。所以,一个品牌要进入中国,就要理解什么是人体钱包?怎么样去做网红直播?怎么种草带货?而阿里巴巴会提供给他们一揽子量身定制的方案和服务。你要与消费者沟通交互,我们提供工具和平台。你要销售产品,我们可以帮你寻找渠道和目标客户,线上线下,不同地域。长期来看,所有企业都不只是想卖掉商品,更重要的是建立品牌。当他开始要建立品牌的时候,我们也会提供下一个阶段的方案。

我们是分级分层地去赋能不同类型的商家。阿里巴巴通过19年的发展,已经建立了一个覆盖商业、金融、物流、云计算各个领域的“商业操作系统”,我们希望通过这套系统来践行我们的使命,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中国经济周刊》:阿里巴巴这2000亿美元的“大进口”计划是基于什么提出的?2000亿美元这个数字是怎么得来的?

张勇:我们是经过了仔细测算的,而且这2000亿美元就是针对跨境保税进口模式这样的业务来测算的,并不包括外国品牌在中国生产的产品。2017年,阿里巴巴平台上共计完成了7600亿美元交易规模,在中国服务了超过6亿消费者,海外也已经覆盖超过1亿消费者。以去年双11为例,在整个1682亿的销售额里,进口商品占了40%左右。预计两年以后,整个平台就会达到1万亿美元的规模。因此,按照这些数据来测算,2000美元亿是一个很合理的数字。

实际上,跨境电商这几年一直在快速增长。天猫国际2014年2月上线,在短短四年多时间里,就成为了中国最大的跨境进口电商平台,共引进了75个国家3900个品类近19000个海外品牌进入中国市场,其中八成以上是首次入华。新兴的跨境电商进口模式,正在超越传统贸易模式,成为海外商品进入中国市场的重要通道。在满足了国人消费升级需求的同时,也引导了万亿境外消费的回流。

《中国经济周刊》:你对数字经济的未来有什么思考?未来的阿里巴巴如何定义?

张勇:未来,不会再有传统商业和数字商业之分,因为所有商业都会是数字化商业。数字经济就是,整个社会包括经济、商业都是数字化的,都进行各种各样、或大或小的重构,并产生化学反应。在C端,为消费者创造新的体验和新的价值;在B端,帮助企业降低成本、提高效率、革新模式,实现可持续发展。当然,传统贸易规则和形态将会因数字经济而改变,贸易生态将会被重塑。

今天每个产业都在进入到互联网,未来每个公司都是互联网公司,而每一个互联网公司必须重新定义自己是谁。在过去的19年里,阿里巴巴一路狂奔,背后是整个产业和世界全面走向数字经济和数字商业。我们不仅期待做到2000亿美元这个数字,更希望帮助全世界的企业和商家利用数字化技术进入新市场。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