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但参与拐卖儿童,而且还和恶狼帮有来往!

来源:先要改变自己 2018-11-10 13:31:22

不但参与拐卖儿童,而且还和恶狼帮有来往!离诛灭李二狗三人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天。叶炫在灭了三人后,没有惊动任何人,只给北区警局打了个电话,指名道姓让李胜男去查看,因为在警局,叶炫也就和那个美女警察算是有些熟络。当然,叶炫不会蠢到用自己的手机打电话,而是找了一个公用电话处,变声后,才给打电话的。叶炫可不想被请去警局喝茶,虽然这些人该杀,但是,叶炫却知道,这是法律所不允许的。而那些孩子,叶炫相信李胜男能妥善安排的,这是一种直觉。所以,叶炫也就不但心那些可怜的孩子会有什么不好的下场。期间,叶炫也把这些人暗中做的一些勾当,告知了李胜男,相信她同样妥善处理的。老居民区的居民突然听闻废弃厂的那些孩子不但有了着落,那些垃圾人渣更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更是欢呼不已。其中更是有位老者激动的热泪盈眶,暗呼老天有眼

,终于收割了那些畜生。却不知,这一切,都是五天前他看到的那个不起眼的男子做的!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叶炫在这期间,竟然在废弃厂的某个废弃金属中,找到一块拳头大小的陨石!这还要说叶炫在最后关头灭掉三人后,原本想再看看这废弃厂中再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比如同伙!便释放了灵识,结果却在废弃的金属堆中,一个不起眼的金属块,引起了灵识的波动,这才发现这块陨石,倒也是一种缘分和运气。这算是一种意外收获吧。叶炫看着手中这块拳头大小的陨石,眼中奇异光芒大放。他从神秘师尊那里,不但传承了丹典,同时也传承了炼器方面的知识,也曾在鬼谷中,研究一二,但因为时间不长,却不怎么精深!不过,这却不影响叶炫对于眼前这块陨石的判断和认知,因为,他正好知道这是一种宇宙之中很常见的一种星云铁陨石!星云铁,是一种能吸收星辰中的神奇陨石。质地坚硬无比,且锋利,功用繁多

。尤其是刀剑之类的法宝中,要是能加一点,其锋利和坚硬,绝对会增加数倍,甚至是数十倍以上!当然,虽然在宇宙中很是常见,但是,在修真界,却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甚至极为的稀少。能得指甲大小,就已经不得了了,叶炫却得到拳头大小的一块,这等运气和缘分,真是羡煞旁人。可惜,叶炫只能郁闷的苦笑!因为他现在根本就没有能力炼制这块神秘的星云铁!只能看不能动,不能用,实在是太桑心了!“罢了,只能等修为提升之后再炼制法宝了!”叶炫无奈苦笑一声,把星云铁收进吞天葫芦当中。接着,叶炫又感受了一下修为,心中很是满足!因为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只需要一个契机,就能突破到练气十层了。虽然只是突破一层,但是,这之间的距离却很大,练气九层是练气后期的巅峰,但是练气十层,却是练气大圆满的境界,

这里面的变化,是质的变化,是一种升华,一种飞跃!而小黑,也在三天前,回到了叶炫的身边,看着身边闭目养神,神骏无比的小黑,叶炫心中深受打击!因为这货的实力竟然又提升了!以前自己还有和这家伙的一战之力,但是现在,自己却远远不是对手!尤其是那一对闪烁着寒芒的狰狞鹰爪和锋利的铁翼,给叶炫一种头皮发麻,无法抵抗的感觉。暗想这要是一爪抓在自己的身上,绝对会被抓爆啊!而他身体的强度,虽然还无法抵挡子弹,但是,也已经很强大了,却无法抵挡小黑的一爪之威!叶炫汗颜无比,当然,更过的是开心!小黑越是强大,叶炫越高是夜,叶炫静静的盘膝在院落中,进入了修炼当中,而身边,一头神骏无比的黑鹰就像是一个孤傲的君王一般,守候在身后,借助着星辰之力修炼着。因前车之鉴,叶炫在修炼的时候,布置了一个禁音和示警的结界,以防被人打扰,他可不想自己在闭关当中被打扰到。至于禁音和示警的结界,却是很简单,叶炫在鬼谷当中,就已经学会。而就在叶炫和小黑进入修炼当中的时候,李胜男却顺着叶炫留下的线索,在全城抓捕贩卖儿童,借助孤儿乞讨的一些不法分子。敢这般大胆行驶

非法之事,要是背后没有支撑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不,经过这五天的顺藤摸瓜,矛头直接指向李胜男现在的顶头上司马成的身上!李胜男眼神冷漠的看着眼前的马成,拿出手中的证据,拍在马成的办公桌上,嘴角隐含讥讽的说道:“马局长,这里面有些资料,需要你请自看一下!”说着大大咧咧的坐在马成对面的椅子上。马成是一个四十岁左右,有些秃顶的男子,看着眼前的档案袋,不知道为什么眼皮子急跳,难道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不成?“这是……”马成看着眼前飒爽英姿的李胜男,有些不解。李胜男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马成,说道:“马局长,打开一看便知!”“哦?”马成微微一皱眉,拿起档案袋,突然又放下,淡笑道:“胜男啊,这档案等我有时间了再看,现在有一件事情要交给你去做,是关于……”“关于青阳市

贩卖儿童,逼迫孤儿乞讨的案件呢,还是恶狼帮覆灭的案件?又或者,是关于刘文涛越狱的事情?”李胜男不等马成说话,冷笑道:“马成,你藏的可真隐秘,不过,你难道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吗?”腾!马成猛然站起来,一脸惊骇的看着李胜男,突然,又觉得自己好像表现的有些过,脸色一变,愤慨的指着李胜男道:“李胜男同志,麻烦你注意自己的言辞,我是你的上司,同时也是北区公安局局长,是你一个小小的队长能质疑的吗?”“来人,给我把李胜男带走,下了枪!哼,我倒要看看,你一个小小的女娃,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敢污蔑本局长!”马成二话不说,拍着桌子,气急败坏的大叫道。听到马成的大叫声,很快从外面跑进四五个警察,就要下李胜男的枪!该死的臭女人,仗着自己漂亮,在警局越来越过分,什么事情都想管一管,现在牛逼啊?惹怒了局长了吧?傻眼了吧?“别动!”进来

的五个警察,手执手枪,指着李胜男的脑袋。“你敢!”李胜男猛然怒喝道:“马成,你这个蛀虫,借着职务之便,不但参与拐卖儿童,而且还和恶狼帮有来往,我很想知道,徐家给了你什么?北区原来的那所孤儿院,现在的建筑群,是你幕后的支持下,运行的吧?”“还有你们这些饭桶,真为你们感到羞耻,竟然和这种垃圾共事这么多年,就算知道这个畜生有猫腻,也不举报,就因为他是局长吗?”“你,我记得你叫徐能吧?徐家的子弟?祸害了多少个少女你自己心中清楚,还有你,刘晓飞,马成的情人兼秘书是吧?哼,我都羞于启齿说出你们做出的好事,等着挨枪吧!”李胜男就像一个发狂的母老虎一样,指着眼前的几人,狠狠的怒骂着。而马成脸色一阵阴晴,突然朝着名叫徐能的男子使了使眼色,眼中闪过一道杀机。但,这时,李胜男冷哼道:“马成,你是想早点死吗?”“拿下!”马成一声冷喝。但,下一刻,马成身子一抖,陷入了无边的恐慌中。只见李胜男快速的拔出手枪,指着马成的脑袋冷笑道:“马成

,马大局长,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毙了你?”“你……你敢,我可是……什么,你是……”吓的浑身颤抖的马成原想企图以自己是李胜男的上司,而施压的时候,却看到李胜男慢条斯理的拿出一个红色的本本,在马成的眼前晃了晃,吓的小心肝顿时急颤,差点没有破裂。“哼,现在明白了?”李胜男冷哼一声,打断马成的惊呼,把手中的红本本扔在马成的面前,冷冷的说道:“看清楚了,哼,不知死活的蛀虫!”马成哪还有勇气看那个如同催命符的红本子?一屁股瘫软在座位上,一脸的死灰色,所有的意气风发,在这一刻,碎成了碎片,飘向这个寒冷的冬季。半响,马成的脸色恢复了一些,苦涩的嗫嚅道:“难道,你就是上面打入警界的金花?”“这是你该知道的吗?哼,静等着吃花生米吧!”李胜男冷哼一声,而后转过身,如刀的眸子

,冷冷的刮过已经呆傻的五人,冷笑道:“怎么,你们也想吃一颗?”“啊?不……不敢……”“不,我觉得你们敢,你们很勇敢,端好枪,就这样指着我很好!”李胜男讥笑一声,看着因为事发突然,还没有放下手枪的五人一阵冷笑。“啊……”五人身子一颤,手中的手枪连忙收了起来,一脸恐慌的低下头,不敢与李胜男对视。他们五人大概没有想到,现世报来的这么早,前一秒还在幸灾乐祸,下一秒,却是自己等人进入地狱的前奏曲。当叶炫看到新闻里说,刘文涛越狱的事情后,心中愤怒不已,暗骂这些警察难道是吃干饭的吗?怎么这么蠢?这么窝囊?气不过的叶炫,拿出手机拨通李胜男的电话,一接通就是一阵质问和痛骂,直到叶炫骂够了,那边才传来幽幽的清脆声。“骂够了?”李胜男轻声问道。仿佛知道电话对面的叶炫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