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泛华金融赴美IPO:未来将提供1000亿规模的住房信托贷款

来源:界面新闻 2018-11-10 13:41:27

美国当地时间11月8日,泛华金融在纽交所举行了敲钟仪式。就在前一天,11月7日,泛华金融在纽交所挂牌交易,证券代码为“CNF”,发行价设定为7.50美元,扣除发行费用、佣金等费用之前,该公司在首次公开募股中募集到4875万美元,成为中国房屋净值贷款海外上市第一股。

泛华金融成立于2006年,在中国42个城市建立了73个分支机构,是一家专注于助力小微企业经营发展的新型金融服务公司。目标客户群是在中国的一线、二线城市拥有房产的借款需求者。目前,其业务已覆盖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和中西部发达地区等主要经济圈。

敲钟仪式之后,界面新闻在纽交所现场专访了泛华金融董事长兼CEO翟彬。

界面新闻:泛华金融的信托筹资这种业务模式的优势和风险是什么?

翟彬:泛华金融与信托合作的模式是风险比较小的,因为信托是中国保监会发了牌照的持牌金融机构,这样就可以解决我们资金来源的合规性。第二,与信托合作,可以打造双赢的局面,信托在做零售业务的话,很多信托公司只有一个网点,并没有很多网点,但给企业主做贷款零售其实是很分散的业务,需要我们的网络系统,和我们这样的公司来合作。

界面新闻:那会不会导致泛华金融的业务模式比较单一?

翟彬:如果泛华金融只和一家信托公司合作,可能会导致业务模式单一的问题。但全国有68家信托公司,泛华金融截止目前,是和超过6家信托公司合作,只不过在前期的时候,我们业务比较少,所以只能和一家信托公司合作。

界面新闻:这6家信托公司大概是什么背景?

翟彬:目前合作的6家信托公司都比较大,背后都是央企,比如我们合作最大的一家叫外贸信托,它的背后是中化集团,其次我们合作的另一家中海信托,它的背后是中海油,都是比较大的企业。

界面新闻:那未来潜在合作的信托公司有什么特征?

翟彬:从业务量来看,其资金规模少的可能会要在30亿(人民币,下同),大的可能会稳定在100亿这个水平。所以我们规划,未来要把合作信托公司的规模做到1000亿这个水平。现在是200亿左右,所以未来再增加5、6家可能就能满足我们业务的需要了。

界面新闻:这个1000亿的目标是怎么定出来的?

翟彬:首先我还是要回到我们的业务。因为我们做的是以房屋抵押为基础的中小微企业主的贷款,全国中小企业主现在有超过7000万家,全国房屋存量超过35万亿,市场规模太大了,所以千亿这个目标在这个市场中都是非常小的。当然,千亿的规模也算是领军企业了。泛华金融目前的规模都已经是全国排第二的了,第一是平安,也是我们主要的竞争对手,但实际上我们并没有感受到太大的竞争关系,因为市场比较大。

界面新闻:这次在纽交所IPO,美国的投资者认购的时候有什么顾虑吗?

翟彬:主要问我两个问题,第一是中国经济问题,第二是中国房价的问题。我首先认为,中国经济确实存在着从高速增长转向低速增长,中国房价也从不断上涨变成波动,这确实存在。所以时期不同,我们做的业务会有不同调整。第一个不同是,增长速度也要减慢,要看一看。第二,在风险的缓释的措施上,我们要有所增加。比如,要降低贷款成数,比如以前可以贷7成,现在要贷6成。第二,加快还款的进度。第三,会择优一些业务拓展的地区,比如房屋价格波动比较大的地区,我们就不做了,或者减少投放。

界面新闻:这个择优业务拓展的地区具体指什么?是指北上广还是什么?

翟彬:北上广肯定房价比较稳定一些,但是实际上,北方地区要差过南方地区。我们会针对这个做一些调整,多做南方的业务,比如珠三角地区。

界面新闻:淘淘金P2P的这块业务已经完全剥离出去了是吧?

翟彬:对,这次IPO只是房贷抵押的业务。淘淘金以前是和我们合作的,为我们提供资金。自从监管严格之后,泛华金融就主要是和信托公司合作了。淘淘金已经完全从泛华金融剥离出去,卖掉了。

界面新闻:对于泛华金融信托贷款期限与放款最高期限存在不一致的情况,期限错配是否会有监管风险?

翟彬:在资产管理新规出来之前,确实存在这个问题。但今年新规出来之后,要开始重视这个问题。但这个问题是信托公司的问题,信托公司之前和我们做业务的时候往往倾向于发放短期的产品,和我们的长期(贷款)业务合作,这样利差会大一点。但资产管理新规出来之后,就不允许这样做了,所以信托公司要有所调整。对我们相应有一定调整,比如我们以前可能最长可以做到8年期的(贷款,下同),但今后我们可能只能做到3年期,最长可能做到5年期。中小微企业主要获得长期贷款可能更难了。

界面新闻:这次IPO募资的目的和用途是什么?

翟彬:首先,选择来美国IPO是因为美国资本市场比较有效率,这次IPO其实基于当前资本市场的情况已经有所调整,募资额比原计划下调了一半,原来计划是1亿美金的募资额,现在只有5000万左右,所以只是解决我们部分融资的需求。

募资主要用在系统建设上,IT信息技术。不仅是硬件的投入,还涉及人才的引进。首先是系统,从客户到整个处理,到风险(评估),到最后与信托公司对接,要有一个系统。

界面新闻:这一套系统标准化很难吗?现在主要靠人工?

翟彬:当然要在做了很多年之后才有可能实现标准化。现在在不断实现标准化,需要不断升级。现在有3000多人的线下团队,人力成本确实是我们的主要成本,占40%的成本。

界面新闻:类似房互网,房贷网等,他们的房抵贷业务和泛华金融的业务模式有什么不同?

翟彬:做的方式不同。他们是纯通过互联网的方法,我们是线上、线下结合的办法。如果没有线下的队伍,是把业务开放给黄牛来做,那就会有很多问题存在,比如不规范和风险控制也会弱,另外利益空间也主要被黄牛给占了,因为是通过黄牛来获客的,业务模式很不同。

界面新闻:那会不会导致我们的人工成本非常高,业务模式非常重?

翟彬:房屋抵押贷款很难完全互联网化,很大一部分业务仍然要靠线下。即使通过黄牛来做,也还是需要大量人工团队来监控黄牛。比如房屋的位置、房屋的价值、房屋的抵押登记等很多线上无法取代的工作仍然要靠人工解决。这也算一个门槛吧,让后来的竞争者不太容易介入市场。因为发展线上部分比较容易,发展线下部分比较难,包括人力资源的管理和培训等。

有一家美国公司叫Lendinghome,其实类似房互网,它也是把业务外包出去,但美国的房产监管环境比较规范,风险比较小。

界面新闻:如何控制房抵贷坏账率?

翟彬:我们做的是中小微企业主的贷款,虽然我们不知道他的企业经营的情况怎么样,但他是拿自己的房产来抵押的,这样风险相对较小。第二,我们做的是一、二线发达地区城市的中小微企业主,房价抗跌性比较强,所以坏账率从历史情况来看是比较低的。

界面新闻:所以最大风险还是中国的房价?你们有什么判断?

翟彬:这个问题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我们的判断是,中国房价肯定不会像原来一样持续上涨,但会进入一个平稳期,不会有大的波动。

界面新闻:除了信托公司,未来也会和银行合作吗?

翟彬:会的。我们现在也在和商业银行谈,未来可能也会和大型商业银行合作。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