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了生怕这团瘟疫之气散出来害人,慌忙又复收入了葫芦之中

来源:唐天天说旅游 2018-11-10 08:56:16

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压下,荒滩上顿时冲起得了一道黄烟,只是这道黄烟抵挡了一会儿,便有些不支,被血海轰然压落。 接引手中的太初玉盘,乃是洪荒第一至宝,能够演化无数阵法,论威力,自然远不是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可比,但是他只炼开一种阵法,威力不足万分之一二,故而经不住黄烟侵蚀。 许了的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本身属性不惧黄烟,加上这座大阵有无数生灵,还有一十六头血神助阵,自然不惧这头妖魔。 血海轰然压落,许了催动了血海,四面八方扩张渗透,顿时就觉察了一件东西在地下急速遁走。

他哪里容得,到手的鸭子还要飞走?无穷血浪往下一裹,就把那个东西给逼了出来。 只是许了也没有想到,钻出地面的却非是一头妖魔,而是一个葫芦,这个葫芦通体黄烟缭绕,隐隐有一股古怪的妖力吞吐,似生非生,似死非死。 换了别人,可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许了只是催动混沌虚算,微微推算,就不由得生出了几分好笑。这件宝物名为九九散瘟葫芦,天生的灵性,居然不等主人寻找,就自行修成妖怪,仗着自己是法宝之身,暗算了居住此地的大妖,将之炼化到了葫芦里。 原本居住此地的也是一头妖神,跟这件宝物本来有缘。

故而拼死反抗,竟而把一身妖力和精魂,与这件九九散瘟葫芦化二为一。 故而如今这件九九散瘟葫芦,法宝不算法宝,因为还未有炼化命中注定的主人,妖怪不算妖怪,因为原本那头妖神已经被彻底炼入了葫芦里,变成了一个独特的存在。 也正因为如此,接引道人不是这件宝物的对手,因为他面对的非是一个同级数的妖怪,而是一个兼具妖怪和法宝两种威力的同级数怪胎。 若是九九散瘟葫芦炼化了命中注定的主人,他就能脱形而出,成为洪荒的一方大妖,若是原来那头妖神,能够拼死反击,把这件法宝提前炼化,也能成为一方老祖。

甚至比红云都不啻多让。 但就在这种两难的时候,却被接引和许了前后脚打上门来,它倒是能把接引驱赶走,但却如何能撵走许了? 许了见状,也是惊讶,暗暗叫道:“若是再给这东西几百年,只怕又是一个混魔老祖。毕竟红光妖魔能够得了本命法宝的还没几个,日后成就不小。”对他来说,不管是葫芦炼化了妖怪,还是妖怪炼化了葫芦,其实反而没甚区别,反正都要是一并抹杀。 许了催动了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裹了这件宝物,运使玄功,催动了一朵太虚金花,就是迎空一弹。

太虚金花经过一次天劫淬炼,灵性更足了些,虽然许了有所留手,仍旧有无数先天金气催动,射如了这个葫芦里。 法宝元灵和大妖的精魄正在纠缠,被许了催动了太虚金花,发动的先天金气一斩,顿时双双俱灭。 许了这才探手抓住了这枚九九散瘟葫芦,催动了法力去祭炼,原本这件法宝,也是洪荒一十八件至宝之一排名十七,虽然排名甚低,但威力却极大,装载天地间的全部瘟疫之气,能演化无数灾劫,灭绝天地苍生。 按照天地的命数,天地开分,清浊归位,五行生化! 天道为至清至虚之气,能诞生一十八件天道至宝,互持人道!

洪荒为至浊至实之气,能化生一十八件洪荒至宝,伴生一十八头绝代妖魔,灭尽人道。 若是人道得胜,天地清明,智慧滋生,自然开化,欣欣向荣。若是妖魔得赢,天地就会重返混沌,五行归一,再无智慧诞生。 许了算是得天独厚,得了天道三次恩赐,可以演化三件天道至宝,他却不知道,这也是天道轮回之后,虽然懵懂,也不记得天地曾经来过一次,但却隐约认定,须得全力护持人道,许了为人道三尊之首,又有开辟轮回之功,这才两次三番赏赐。 只可惜…… 许了是个反骨仔!

许了晃了一晃手头的九九散瘟葫芦,他的眼力自然高明,立刻就辨识出来,这件葫芦内孕育六层禁制,最外一层乃是二十条气脉,就如人类的奇经八脉,十二正经一般,只要稍加祭炼,就能发挥妖士级数的威力。 唯有一件,洪荒至宝须得以混沌之气催动,清浊分降,阴阳调和,化有五行之辈,祭炼不得。 亏得许了这具战斗分身,虽然修炼的是灵气,但却有一相变化为混沌相,这才能不受限制。 许了随即施展混沌相变化,祭炼了这件九九散瘟葫芦,待得第一层禁制祭炼完成,随手一晃,就有一团黄烟飞出。

许了生怕这团瘟疫之气散出来害人,慌忙又复收入了葫芦之中。 他心头好奇,便又开始祭炼第二层禁制,第二层禁制有三十六条罡脉,分按天罡变化,若是能祭炼完成,当有妖王级数的威力。 许了如今毕竟是道人境,祭炼这三十六条罡脉倒也不难,待得他祭炼了这三十六条罡脉,顿时觉得这件九九散瘟葫芦之中,孕育的瘟疫之气猛增数十倍,更多了许多歹毒的功用。 许了心头震惊,但却按耐不住,又开始祭炼第三层禁制。

第三层禁制自然是七七四十九条大衍脉,许了稍稍尝试,知道纵然以自己的修为,也须得花费一些时日,方能将之祭炼完全。 他惦记接引,故而没有继续祭炼九九散瘟葫芦,而是把遁光提起,追踪接引去了。 接引印象中记忆的洪荒至宝,总共有七八件,其他的洪荒至宝下落,他当年也不知道,现在自然也就没有办法去寻找。他花费了无数精神,却除了太初玉盘之外,此次失败,最后这才寻到了汪洋大海。 若是他此时也东渡,花个几百年,就能横渡东海,寻找到西方隐宗流派那些人,只是他并无此念,他也不知道那些西方隐修士。

接引只是深入东海数十万里,就找到了目标,并无横渡汪洋的打算其实他能够得到太初玉盘,已经是意外之喜,有了这件洪荒至宝护身,将来他就能位列十二道尊,站稳根脚,入主天庭也不在话下,甚至也不会因为太过急躁,去沦落魔道了。 只是若能再得一件洪荒至宝,将来他的实力就会更强一分。 许了也不知道,接引在想些什么,他追踪到了大海之上,就不敢远远跟踪,而是潜入了海面之下,召唤出来一头黄巾力士,变化出来一艘如意金舟,自己藏身其中。 他在如意金舟之中,双手反复摩挲那件黄油油的小葫芦,这枚小葫芦他已经祭炼开了十余条大衍脉,毕竟他身为道人境的修为,祭炼大衍级数的禁制,虽然需要花费一些时间,不能一蹴而就。

但也不过数十日罢了。 许了隐隐感觉到,这枚洪荒至宝颇有不同,甚至能够跟自己的太虚金花互相印证,各有不同妙处可以参悟。 天道至宝代表了清浊阴阳五行之分,故而太虚金花天生就有一条仙脉,只是以许了的手段,他也祭炼不开,故而威力无从发挥。随着自身修为的增长,太虚金花的威力才会增长,直到他突破天妖,又或者仙人之境,太虚金花的大威力才能悉数发挥出来。 洪荒至宝代表了混沌,故而天生就有六层禁制,祭炼一层,就能发挥一层威力,跟御主本身的实力无关,只看被祭炼了多少层数。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