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林曼柔的身后竟然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叶炫猛的站起来!

来源:润色前的原味 2018-11-10 13:22:12

你说林曼柔的身后竟然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叶炫猛的站起来!虽然李胜男很想狠狠的收拾一顿,一泄心头之恨但是,却在最后关头,接到一个紧急电话,只能草草了事,抓了狠狠收拾训斥一顿张飞等人后,便快速离开。(小^说^族^小_说_网)在离开之前,李胜男狠狠的瞪了一眼叶炫,不过却在羞怒当中慌忙逃脱。没办法,叶炫这个混蛋的眼神实在是太具有攻击性了。李胜男怕自己再不走的话,忍不住会给叶炫一梭子弹,让他常常‘花生米’的味道。叶炫看着最后有些急切离开的李胜男,虽然很疑惑,却没有多想。至于张飞几人,却一脸怨毒的看了一眼叶炫后,也转身离开。其余看热闹的客人,见没什么好戏可看,便继续喝酒聊天了起来。对于这一切,叶炫并没有放在心上,区区后天中期的家伙而已,叶炫还没有放在心上。现在最关键的,是尽快搞清楚西门家是什么样的存在!“西门家……”叶炫拿起二锅头酒瓶,陷入沉思中。“叶少,好兴致啊”就在这时,一道爽朗的声音响起。“来了,坐!”看

着来人,叶炫站起来指了指对面的座位笑着说道。“需要喝点什么?”待少皞祁坐下后,叶炫笑着问道。少皞祁耸耸肩,看了一眼叶炫手中的二锅头道:“给我也来瓶二锅头吧,看你喝的那么陶醉,我也想尝尝。”“服务员,再来一瓶二锅头”叶炫点点头,对着刚好从自己身边走过的美女服务员说了一身。“您稍等”服务员眼睛一亮,敬畏崇拜的看了一眼叶炫,快速跑到吧台处,拿了一瓶二锅头放在了桌上,却没有立马离开。少皞祁好奇的看了一眼叶炫和服务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个服务员会用敬畏崇拜的眼神看着叶炫。“你有事吗?”叶炫笑着问道。呼……还好,还好,偶像并不是那么冷酷不好说话。“偶像,您真的会武术吗?对了,我叫小芸,是这家酒吧的服务员!”穿着有些性感火爆的服务员小芸斟酌半响,一脸期待忐忑的看着叶炫,双眼冒星的问道。“呃……”叶炫一愣,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说道:“这个……我哪会什么武术

,只是力气比别人大一点而已!”“不可能偶像,你就别骗我了,那么帅气的飞脚,不是武林高手才怪呢,而且,我看了好多的武侠剧,向小李飞刀李寻欢神雕侠侣杨过,射雕英雄传郭靖……”“停停停!”见这个叫小芸的美女服务员激动的板着手指,大有滔滔不绝的样子,叶炫连忙很是头疼打断说道:“那都是别人胡乱杜撰的,当不得真,那啥,要是没啥的话,你先去忙吧,呐,那边有人在叫你呢”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什么李寻欢杨过之类的人,那都是杜撰的,但是,古武却真正的存在,甚至连传说中的修真者也存在,但是,这一切叶炫又怎么可能说出来?小芸转身一看,果然有人在叫自己,无奈之下只能嘟着嘴离开。“哈哈,叶少,没想到你这么有魅力,啧啧,不过这女的长的倒也不错,你要是有什么想法的话,说不一定能成功哦!”少皞祁好笑的看了一眼叶炫,打趣道。叶炫嘴角狠狠的一阵抽搐,他没有想到少皞祁这个冷酷的

家伙,竟然有这么恶趣味的一面,不过,经过少皞祁的调侃,两人之间的关系倒也亲近了些许。“你就别打趣我了”叶炫脸色微微一红,随即有些歉意说道:“实在不好意思,这么晚还叫你出来”少皞祁笑着摇摇头道:“无妨,我也是无聊的紧,幸好你打电话给我了,不然我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叶炫点点头,沉吟片刻问道:“你可知道西门家?”“福建西门家?”少皞祁一愣,诧异的看了一眼。“没错!”少皞祁看了一眼叶炫,没有多问,沉吟片刻,把自己知道关于西门家的一切全部告诉了叶炫。半响,听完少皞祁的讲解,叶炫神情变的无比凝重,一颗心直往下沉,同时眼底闪过一道冷芒。西门家,传承了五百多年的家族,大本营坐落在福建厦门,地级世家,家族中有先天七重老祖一名,先天六重两名,先天三重一名,先天二重一名

,至于后天强者,不计其数!而其麾下所依附的人机家族,有五家,其中徐家就是西门家的附属家族。至于西门宇,正好就是西门家的绝世天才,其修为达到了先天二重!“妈的,我连谁是西门宇都不知道,就被莫名其妙的暗杀,混蛋!”叶炫被西门家的强大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毕竟他现在的修为实在是太低了一点,连先天境界,也就是融合期都还差的远,又拿什么和西门宇抗衡?恰在这时,沉思片刻的少皞祁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若有所思的说道:“叶少,也许我知道了一些什么!”叶炫眼睛一亮,看着少皞祁。“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一枝梅酒吧的时候?”“记得啊,怎么了?”少皞祁沉声说道:“当时在场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林曼柔,而叶少你也许不知道,林曼柔那妞其实是林家的大小姐,而林家,却是比西门家还要强大一些的地级世家,林家最强大的已经达到先天九重境界,只差一步,就能突破到先天十重境界。”

“什么?你说林曼柔的身后竟然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叶炫猛的站起来,惊呼道。叶炫实在是没有想到,那个极品美女身后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实力,一时间有些思维凌乱了!先天九重巅峰的存在啊,那可是比融合期都要强大了不知道多少的存在!“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叶炫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少皞祁摇摇头,很是笃定的说道:“不是有什么关系,而是大有关系,我只要告诉你西门宇正在追求林曼柔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叶炫一愣,错愕片刻,一脸茫然的说道:“那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叶炫此时只感觉脑子一阵迷糊,那什么劳什子的西门宇追求林曼柔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而就在这时,少皞祁担忧的看了一眼叶炫说道:“你并不知道西门宇这个家伙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此人睚眦必报,心机深沉,霸道,残忍,更是视林曼柔为禁脔,只要发现有男子靠近林曼柔,第二天不是暴尸街头就是被车撞死,总之不会超过第二天!这次林曼柔来京华大学上学,就是为了逃避西门宇,谁知道这家伙竟然也跟着来青阳市上大学了?”

闻言,叶炫身子一阵僵硬,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么草菅人命的残暴霸道之人?难道就没有人制止吗?“他就不怕法律的制裁吗?”叶炫一脸气愤的看着少皞祁问道。少皞祁嗤笑一声,像是看白痴一般看着叶炫冷笑道:“法律?在真正强大的实力面前法律算个屁,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是法律,对于一些强大的世家或者个人而言,那就是玩物!”叶炫脸色一变,心中有些不能接受。但深思片刻,已然明白,对啊,要是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敢那般杀人吗?虽然那些人该死,但是自己是一个普通人的话,能那般做吗?那一切都是在自己拥有实力的情况下才完成的!“虽然现在是和平世道,但是,强大的实力依然是最高法则,想要真正的掌握自己的命运,唯有强大的实力,这是千古不变的至理!”“相信你也已经猜到,我也是修真者,更因为是修真者,才会更加明白,要想真正的掌握自己的命运,唯有强大的实力!”叶炫心中一颤,

他虽然猜到少皞祁应该也和自己一样是修真者,但是,却没想到少皞祁会这般坦然的对自己说出来。对于少皞祁能这般坦然,叶炫心中感动的同时,也很是忌惮,因为他不知道少皞祁心中是怎么想的,是试探自己?还是有所图谋?或者是对自己有好感?少皞祁像是能看透叶炫心底的想法一般,笑了笑,却没有说什么。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有些话说多了反而不好,就交给时间去检验吧。“你是不是和林曼柔那个妞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不然那个家伙怎么会暗杀你?”少皞祁玩味的看着叶炫调侃道。“屁!”叶炫不禁爆粗口道:“和你一样,一枝梅酒吧是第一次见面,哦,对了,在蝶湖湾的时候,曾经帮过我一次。”“这就是了,那个家伙正好也居住在蝶湖湾,肯定是看到你和那妞打情骂俏的时候,看到了!”“靠,什么打情骂俏,我和她也才见过两面而已,那有什么打情骂俏?不过,这个西门宇未免太过霸道了吧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