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这赵才英实在太让人恼火了,我正心情不好呢他还来烦我

来源:典卫历史 2018-11-10 13:03:15

我心里一咯噔,心想这家伙不是还想找我麻烦吧? 转眼间,霍严便走了过来,他的兄弟都站在身后。但是没有一个看着我的,即便有不小心眼神扫过我的,透露出来的也是仇恨。上官婷奇怪地问:“霍严,你这是去哪啊?” “我去打架。”霍严看了我一眼,但是很快又把目光转移到上官婷身上了。 “和谁打架?怎么又打架啊!”上官婷焦急起来。 霍严笑了一下,似乎很为上官婷的紧张而感到开心:“没关系啦,那家伙不是我的对手。” “好吧,那你也要小心一点。” “嗯。”霍严点了点头,便带着一干兄弟走了,自始至终也没和我说过一句话。

上官婷又拉着我的胳膊,兴奋地说:“真的哦左飞,昨天吃了松子鱼、椒盐虾,还有明炉烤鸭和龙须牛肉……” 上官婷。”我打断了她:“霍严要去打架,你不紧张的吗?” “紧张啊……”上官婷犹疑了一下,道:“不过,他没事啊。他号称活阎王哎,一向都是他打别人的。” 刚说完,走廊那边便乱腾起来,二三十个男生互相骂着、吼着,呼啦呼啦的打了起来,其中一方正是霍严他们。霍严打起架来果然够猛,手持一根漆黑钢管,在人群中上窜下跳的,“砰砰啪啪”的打着人。不一会儿,双方都见了血。战局扩散至半条走廊,但霍严这边明显占了上风,压的对方根本抬不起头来。

贱你妈!”霍严抓住其中一人,使劲往墙上撞他的脑袋,“你再惹老子啊,再惹老子啊!”那人的血流了出来,在墙上留下一团又一团的红印子。那人不停的痛哭、求饶,可霍严丝毫没有罢手的意思。又将他甩到在地,狠狠踹起了他的肚子。因为打的太狠,以至于其他人都不敢动了,呆呆地看着霍严。 看到这一幕,上官婷忍不住抓住了我的胳膊,紧张地说:“他他这是怎么了左飞,你赶紧去拦着他啊。” 我点点头,立刻跑了过去,我也怕霍严打出点事来。我很快跑到霍严身边,一把就将他给拉开了:“你干嘛,想打死他啊?” “关你什么事?!”霍严狠狠瞪着我。 所有人都看着我。 我真挺尴尬,恨不得一个耳光甩过去。

但是上官婷还看着,我哪能这么做。便说:“那你打吧,继续打吧,把人家打出事来,你进去做几年牢!” 说完,我转身就走。 “我坐牢关你什么事啊,别他妈以为自己是圣人!”霍严在身后大吼。 “霍严,你是不是有病啊!”上官婷也叫了起来。 霍严终于安静下来,而我也进了教室,上官婷也跟了进来,拉住我的胳膊,流着泪说:“左飞,对不起。我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你一定一定不要生气,我会让他和你道歉的!” 我转过头来,看着上官婷哭泣的模样,心里某个柔软的部分被触动了,忍不住用手指揩去她的眼泪,上官婷依旧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我又不由得叹了口气,上官婷实在太在乎我了,似乎除了我之外,她谁都不关心、不在意。我说没事,我们是男人,生完气、喝口酒就好了,你回去吧,真没事。 上官婷还想说什么,但是已经上课了,只好放开我的胳膊依依不舍的走了。这一幕,我们班的人都看见了,他们自然以为是我插足了霍严和上官婷的感情,一个个都用怪异的眼光看着我。我也懒得搭理,我和猴子等人都是那种从不在意别人目光的类型。 刚坐下来,旁边的赵才英就阴阳怪气地说:“敢打上官婷的主意啊,看活阎王怎么收拾你逆天独行最新章节!”我一下火了,回头一脚就把他踹倒了,还骂了他一句特别难听的话。说实话,我不是那种会欺负别人的人。

但是这赵才英实在太让人恼火了,我正心情不好呢他还来烦我! 赵才英坐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随后又站起来:“我要去告老师!”便屁股一扭一扭地跑了。我一点没搭理,又重新坐好。虽然上课了,但是老师还没来,前面的学生扭过来和我说话,说赵才英就是个神经病,我说我看出来啦!这学生又笑了起来,说赵才英脑子受过刺激,老是幻想自己是个女的,据说还跟咱们班大壮表过白呢! 这事一带“据说”二字,就相当不靠谱了,我是不大信的,就随便敷衍了两句,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一整个上午,赵才英都没回来。一直到放学,赵才英才出现在班级门口。 “左飞,你出来,咱们谈谈!” 班上同学都乐了起来,一个个对我报以同情的目光。我是快疯了,就说了句滚,老子没时间,便推开他走了,身后传来赵才英痛哭的声音。 我也算是纳了闷了,我怎么走到哪都能碰上奇葩啊? 我提前赶到夏超约袁鹏的饭店,找了个有屏风的位子坐了下来。不一会儿,夏超和袁鹏就进来了。

我看了袁鹏一眼,那小子长得歪瓜裂枣,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夏超看见我了,便把袁鹏引到了我的隔壁。两人坐下来以后,袁鹏就说:“钱呢,夏超?” “鹏哥,我能给你钱,但是你得还我清白啊,当初明明是你派我接近宋诗诗,然后在劫匪出现的时候突然逃跑,好衬托出你的高大形象来……” “这个不行,我要是承认这事,那在宋诗诗那里不就露馅了?不过我能答应你不再打你,凭我在高一的号召里,只要我说句话,保准没人打你了!” “鹏哥,别人打我没什么,我就是想要一个清白!” “去你妈的,给你脸不要脸是不,我说了这事不可能!” “那不行,这钱我不能给你了。” “好,你敢玩我。行,老子以后一天打你三顿,还让大家都来打你武乱星空!”说完,袁鹏便起身走了。 我站起来走到隔壁,夏超连忙问我:“怎么样了飞哥?” 我踩在凳子上,从屏风上面取下来一个dv,回放了一下刚才播的视频,冲夏超比了一个“ok”的手势:“没问题了,等着下午瞧好戏吧。” “飞哥,谢谢你了!”夏超激动地红了眼眶。 “小意思,别动不动就哭,一点骨气都没有。”我拍了拍夏超的肩膀。 “飞哥,你对我太好了。” “不止是对你。

”我说:“还为了正义。” 这世上有些东西,总要有人来维护的,对不对? 回到宿舍,我把拍的视频给大家看了。 “怎么样啊哥几个?” “没问题啊,就照原计划执行吧。”猴子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 “终于能活动活动手脚了。”郑午在上铺倒吊下来坐着仰卧起坐。 “我就不去了,我不适合抛头露面。”马杰淡淡地说。 黄杰坐在床上听着歌,没有说话。 “谢谢各位老哥……”夏超四处鞠着躬。 “谢什么呀谢。”猴子走过来搂着夏超的肩膀,“以后咱们就是兄弟啦。” “猴哥……” “借我五块钱呗?”猴子握住了夏超的手。与其同时,黄杰也跳了起来…… 下午,第一节课,我趴在桌上小睡。 “左飞,你不能睡觉,这是上课期间。”旁边又响起赵才英的叨叨。 我没搭理他,继续趴桌上睡觉,心想这人真他妈傻逼,回头得去找找班主任,说什么也得我换个位置圆满重生。我不指望换个美女,起码给我换个正常点的人吧? “老师,左飞上课睡觉!”赵才英突然站了起来。 我转过头,震惊地看着赵才英,讲桌上的老师也傻眼了,呆了半晌才说:“哦,我知道了,你先坐下吧……” 我捂着脸,真是没法说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我立刻拿了dv出门,朝着楼梯拐角走去,路过一间间的教室,猴子、黄杰、郑午也纷纷走了出来,和我一起来到了高一年级。 自从坐直升飞机上学,我们几人现在在五中是绝对的风云人物,一来到高一便吸引了无数的目光。走到走廊中央,猴子、黄杰、郑午停住脚步,靠着窗户抽起烟来,而我则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某个教室门口,然后转身走了进去。 班里的某个角落,坐着一男一女,男的搂着女的肩膀正在小声说话,两人时不时的轻轻笑上两声,显然是一对正处在热恋中的情侣。

男的是袁鹏,女的是宋诗诗。 夏超告诉我,只要下课,哪怕只有十分钟,两人也会在一起腻歪会儿。 我第一次见宋诗诗,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嗯,果然是个美女,大眼睛、小脸蛋、长头发,校花的标准线之上啊。可惜啊可惜,这么好的小白菜,竟然被袁鹏这头猪给拱了。 我走过去,坐在他俩面前。 他俩也认识我,顿时疑惑地看着我。 我微微笑着,将dv递了过去:“你好,宋诗诗同学,想打扰你一分钟,给你看个视频。” 视频还没开始播放,但上面有预览画面,袁鹏一看就知道是咋回事了,伸手就要来夺dv,我随手一巴掌,便把袁鹏抽倒在地。 “不好意思。”我笑着对宋诗诗说:“请你继续看吧。”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