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说来,陈叔俭和陈叔澄就算是不是站在陈叔陵那

来源:钰晗说历史 2018-11-10 13:51:35

如此说来,陈叔俭和陈叔澄就算是不是站在陈叔陵那一边,也和陈叔陵有脱不开的关系了?”萧摩诃在大堂上来回踱步,“这还真是意料之外。”这里是萧府的议事堂,虽然算不上宽敞,但是容纳李荩忱他们几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墙上挂满了舆图,一侧摆着几把佩剑,而桌案上更是堆满了各地的地方志和地理志,只是走进来就有一种杀气腾腾的感觉,似乎这里根本不是建康府中一处并不算大的房间,而是千军万马拱卫的中军大帐。李荩忱他们刚刚从石头山上下来,便急匆匆的前来萧府,这件事可大可小,因此在没有定论之前,他们当然不会贸然去找吴明彻。“其实也是在情理之中。”

李荩忱看着似乎有些着急的萧摩诃,“这扬州刺史既然想要和太子作对,那么多少也得在京城之中找一些刺探消息的眼线,而相比于一些朝廷大臣,自家皇子兄弟当然更能够接触到皇家诸多事宜,尤其是接触到陛下的一举一动。”萧摩诃微微颔首,不过旋即诧异的说道:“扬州刺史虽然性格**不羁,但是绝非心思不缜密之人,这从上一次瓜洲渡外那一场伏击就可以看出来端倪,即使是后来水师以及陛下派过去的人手,也没有从伏击的地方找到其余可以指证是扬州刺史所为的蛛丝马迹,因此扬州刺史为什么偏偏要在建康府找这么两个人?”“是啊,今天这陈叔澄一看就知道是胆小怕事之徒,当时世忠老弟的刀子一比划,那小子就快尿裤子了,”

萧世廉皱了皱眉,“久闻扬州刺史善于收拢人才,其幕府之中谢贞、阮卓皆为当世大才,既然如此,他怎么会看中陈叔澄这样的草包软蛋,真是怪事。”一直皱眉不语的裴子烈此时苦笑着开口:“这陈叔澄虽然很好对付,是个胆小怕事之徒,但是那陈叔俭却不好对付,今天如果不是陈叔澄在我们手中,他又被某以剑相要挟,恐怕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这陈叔澄只是因为和陈叔俭为亲兄弟、关系亲近的缘故,才被卷入其中。”“不,”李荩忱打断了裴子烈,“今日陈叔俭为诗会之事便想要对我们下手,说明这家伙虽然胆子不小,但是并不是沉稳性格,这样睚眦必报的性子,作为马前卒还可以,但是想要独当一面却未免有些不合逻辑。而且这两位皇子尚且年轻,年轻则气盛,难免会有疏忽和意气用事的地方,绝对不是刺探消息的好手······”裴子烈顿时轻吸一口凉气:“世忠你的意思是······扬州刺史在朝中,不,在皇家还有人?”

这句话一说出来,包括萧摩诃在内,都不由得皱了皱眉。如果说这陈叔俭和陈叔澄只是扬州刺史在朝中力量的冰山一角,那么到底还有多少人没有显露出来?更重要的是,陈顼有四十多个儿子,已经成年的就有将近二十个,而这只是所有“叔”字辈的皇子,再加上陈顼那些“伯”字辈的侄子,整个皇家枝繁叶茂,在没有露出马脚之前,谁才是真正站在扬州刺史那边的人?更何况扬州刺史对于皇位觊觎已久,这么多年的潜心经营,埋伏下来的暗子肯定都不是等闲之辈,就算是陈叔俭和陈叔澄也是一直到今日方才暴露,说明他们在平时就很谨慎小心,坚决不会轻易露出自己的立场。如今敌暗我明,又是在这鱼龙混杂的建康府,只是想想就有一种棘手的感觉。“咱们不能自己先乱了阵脚,”李荩忱轻轻摩挲着下巴,虽然他从来没有参与过这种官场斗争,但是基本的道理还是能想明白的,至少要比已经有些自乱阵脚的萧世廉和裴子烈要强,“现在来说实际上也没有别的办法,就只有两条路可走。”

三双眼睛不约而同的转过来,萧摩诃沉声说道:“贤侄但说无妨。-南陈皇宫,御书房。“这两个孽障,就算是出门也要惹是生非,难道非得让人觉得,这一个皇子的身份就是天么?!这还有没有把朕放在眼里!”陈顼须发尽张,抓起来旁边的砚台重重的砸在地上,墨汁飞溅,洒在他的手上、衣袖上,不过陈顼并没有在乎这些,眼睛赤红,声音嘶哑,显然这一次被气得不轻。“父皇消消气,”乐昌公主急忙上前搀扶微微发抖的陈顼,柔声说道,“父皇,两位皇兄终究还是年幼一些,又是在宫苑之中长大的,所以有这等自恃身份的事情也在情理之中,父皇何必发这么大的火,来,父皇先擦擦手。”

接过来乐昌公主手中的手帕随意抹了两下,陈顼愤恨的一拍桌子:“乐昌,此事你无须再多帮着你那两个寡廉鲜耻的兄长多解释,朕已经全都听其余人说了,你心是好的,但是不用维护他们两个!”顿了一下,陈顼不等乐昌公主开口,愤懑说道:“这两个孽障平日里仗着自己会那么几句圣人言,就开始肆无忌惮,朕怎么会生出来这样的孽障!来人,快来人,传申婕妤觐见,朕倒要问问她是怎么教出来的好儿子!”乐昌公主冲着几名唯唯诺诺的宦官微微摆手,让他们速速退下,转身搀扶陈顼坐到椅子上,将茶杯端上来:“父皇先喝口水,这是南面新进贡的茶叶,最是清香不过,父皇可以趁此静一静。”

“乐昌啊,若是那几个孽障能够像你一样懂事孝顺、让朕省心就好了。”陈顼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乐昌你可知道,朕这辈子在家事上最大的遗憾,就是生出来的女儿是人中之凤,但是生出来的这些儿子,却是一个个的不成器!”乐昌公主一边帮着陈顼轻轻**着肩膀,一边低声说道:“父皇过虑了,今日两位兄长只是年少、意气用事罢了,待到他们年长,自然会明白应当如何是好。”“哼,”陈顼冷冷哼了一声,手中茶杯重重蹲在桌子上,“你以为父皇生气只是因为这两个不明是非好歹的孽障么,长大了······长大了,乐昌你太天真的,这些家伙,长大之后愈发的不省心!”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