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外交官陆征祥与培德夫人:相差16岁的跨国爱情!

来源:键盘说历史 2018-11-10 13:52:53

hello,大家好,这里是键盘说历史,一个是拖着辫子的中国外交官,一个是出身比利时军人世家的大龄剩女,他们的结合注定要从世人惊诧的目光中走过。从《马关条约》到二十一条再到巴黎和会,陆征祥与培德夫人的爱情和婚姻见证了中国从晚清到民国弱国无外交的苦痛历程,其间的屈辱、挣扎与抗争,没有亲身经历的人们是很难体会的。而他们在生死相依中所表现出来的人性光辉与温暖放在那个熙熙攘攘、蝇营狗苟的时代黑幕中,正如闪电划破黑暗的夜空,不仅放射出璀璨的光芒,也将带来惊天动地的回响,1895年,俄罗斯圣彼得堡,沙皇宫廷舞会,一场奇妙的邂逅发生了,男主角名叫陆征祥,清朝驻俄使馆的翻译官,他穿着笔挺的西服,操着熟练的法文(当时欧洲上流社会交际不会讲法语会被人视为“土包子”),穿梭于蝴蝶一般的夫人小姐之间。陆征祥娴熟礼仪,兼具西方男人的风度和东方男人的儒雅,这为他赢得了不少青睐的目光,其中包括一位名叫培德·博斐(Berthe Bovy)的比利时女士,培德·博斐是一位比利时将军的孙女,其父亲是比利时国王的侍从武官、陆军上校。

培德当时正随担任比利时驻俄公使的亲戚罗核居住在圣彼得堡,靠给人教授法文为生。凭借着罗核的关系,培德经常出入沙皇宫廷的各种宴会、舞会,她谈吐高雅、舞姿优美,是很多异性眼中的焦点,出于对东方男人的好奇心,培德走向了陆征祥,一阵客套的寒暄后,培德与“郎”共舞,这一舞就是三十年。这一年培德已经40岁,或许是因为贪玩,她一直坚持着独身主义,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但是在她喜欢的人面前,她热烈得仿佛十七八岁的小女孩,一汪秋水仿佛高纯度的酒精,随时可以将你点燃;而陆征祥尽管只有24岁,但身上的成熟与稳重却超越了他的年纪,或许是因为身世的坎坷与国家的多难,他的眼里总有一种动人的忧伤,这在虔诚的天主教徒培德看来,忍不住想去关怀与怜悯,尽管来自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尽管年龄相差达16岁(而且是女的比男的大),他们还是不顾一切地相爱了。在他们恋爱的第四个年头,培德已经44岁,陆征祥意识到,再不结婚,自己的爱人就老了。但是,在走向婚姻的圣地前,陆征祥必须先翻越两座高山:一是他的父亲,二是他的恩师。

陆征祥的父亲得知儿子要娶一个西洋女子的消息时,内心的惊恐与苦痛肯定不在许景澄之下,但是作为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他崇奉的是隐忍与牺牲的精神,只要儿子幸福,他个人的得失可以置之度外。于是陆云峰给儿子回信,信上并无太多的话,只求上天默佑他,对于陆征祥来说,如果父亲与老师都同意的话,那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他和培德的结合了。而在培德方面,受到的压力同样不小,当时西方人看待中国正如现在中国人看待非洲,一个西方的贵族小姐要嫁给一个拖着长辫子的中国人,听起来就让人难以想象。好在培德已经是大龄剩女,家里本以为她会孤老终生,现在这位老姑娘能够嫁出去,已经谢天谢地,也就不会计较那么多了,1899年2月12日,陆征祥和培德在圣彼得堡的圣加利纳大教堂举行了西式婚礼,天主教神父拉克郎热为他们证婚。他们相互发誓,愿意彼此相爱并忠诚,无论富贵与贫穷、健康或疾病,执手偕老,直至死亡。在此后的27年中,他们完美地实现了这一承诺。

在见证丈夫的成长与荣光的同时,培德夫人也见证了他的痛苦与屈辱,陪他走过了黑暗的日子。这8年,至少有两件事是让陆征祥一辈子刻骨铭心的:第一件事是恩师许景澄被杀, 第二件事是继许景澄任驻俄公使的杨儒之死,1906年,陆征祥被清政府委任为中国驻荷兰第一任全权公使,在海牙首设使馆。难得的是,培德虽然贵为中国使馆的第一夫人,但她却从未凭借这个身份仗势凌人,待人总是和蔼可亲、彬彬有礼,以基督的博爱精神平等地对待每一个人。在培德夫人的鼓励下,原本恂恂儒者的陆征祥也带上了几分英雄胆气,他成了第一个剪去辫子的中国驻外公使,为此不惜冒着被撤职的危险。在陆征祥与妻子共同生活的27年内,他一直以妻子为益友。有一次陆征祥绘了一幅三友图,三友者,一为其父,一为其师,一为其妻,西方人很讲究劳逸结合,工作一段时间就要外出度假。陆征祥原本身体就瘦弱,当了公使之后忘我地工作,渐渐身体已无法支撑高强度的劳动,不得不每年到瑞士休养一个月。后来陆征祥干脆由夫人做主,在瑞士买下了一座别墅。

这倒不是因为他们钱多,反而是缘于他们的经济拮据。瑞士是个旅游胜地,旅店的价格高昂,而陆征祥前几年当公使的大部分收入都花费在使馆的门面上了,手头并不宽裕。那年头房产价格非常便宜,如果常住的话买房比租房划算得多,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而所谓别墅,不过是一位瑞士工程师自建的一座普通的“小产权房”,房子虽然简陋,但是位置不错,位于瑞士的避暑胜地罗伽娜,不远处就是风光旖旎的马奇荷湖,四周高山环绕,四季温和,山水清音,宛如世外桃源,这里没有公文乱耳与案牍劳形,让人忘怀尘世的纷纷扰扰。在此避居的日子里,陆征祥和培德一起牵着手在山中听鸟鸣,在湖畔观渔火,在野芳的幽香中窃窃私语,仿佛时光就凝固在这一花一草一叶中,这座房子以培德母亲的名字命名为“益达别墅”,别墅前面有一个小花园,陆征祥夫妇在园中栽了5棵松树,他们给每一棵树起了一个名字,分别为:父母树、慕亲树、许师树、中华树和培德树,每棵树上都挂上一个标着树名的磁牌。这5个名字不仅挂在树上,也永远地挂在陆征祥的心里。

好了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了,喜欢我的分享可以点赞,分享,收藏,想要了解更多历史欢迎关注小编,每天分享不重样,如果你有关于历史的知识想要了解,可以在评论区留言评论,小编会第一时间回复你们,谢谢大家下次见!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