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进化论:艾若曼卖房帮助鹿飞,丁宇扬向艾若曼求婚

来源:旅行家子 2018-11-10 15:44:05

艾若曼卖房帮助鹿飞 丁宇扬向艾若曼求婚

何馨告诉鹿飞,鹿母在手术前试着把鹿飞托付给自己。但她却觉得在一瞬间似乎认清鹿飞只是把自己当朋友,因为鹿飞不肯要自己的帮助,而且鹿飞始终在自己面前装坚强,可鹿飞却在艾若曼面前很自然。何馨郑重地告诉鹿飞,说实话他是自己遇到的对的那个人,只是自己没有在对的时间遇到他,艾若曼比自己更幸运早点遇到了鹿飞。何馨叹息一声说,乘自己还只是喜欢鹿飞他们理智分开。何馨最后劝鹿飞结婚生子最好还是亲自经历一下,也许他会得出不一样的结论。

鹿母终于出院,她问自己这次看病花了多少钱。鹿飞让母亲不要担心钱的事。鹿母突然拿出一张银行卡摆在桌子上,她说卡里有五十万,鹿飞和晓美都愣住了。鹿母站起身又丢下一句话,她想通了:离婚!晚上鹿飞帮母亲洗脚,鹿母平静地说,她准备收拾收拾搬到鹿飞姥姥房子里去住,她歉疚地说自己再也不能帮鹿飞在北京买房了。鹿飞劝母亲不要多想,他还可以再挣钱的。鹿母又说自己以后不再管鹿飞跟谁恋爱,这些都让他自己做主。鹿飞闻言非常欣慰。鹿母又跟鹿飞谈了很多,母子二人多年的坚冰终于融化,鹿母眼里盈满泪水最后放声大哭。

鹿飞把鹿父欠的钱交到派出所,他向警察提出钱还完了是不是不会再打扰自己和母亲的生活。警察答应了。鹿飞接着提出母亲还有一个要求:离婚。艾若曼突然收到环球时尚的电话,对方称对看了艾若曼的简历资料他们非常满意,他们愿意录取艾若曼。艾若曼一头雾水,她没有投过任何资料简历给别人。对方解释是姓丁的先生帮她投的,艾若曼明白了。

艾若曼郁闷地找桑妮倾诉,桑妮劝艾若曼不要太强势,干脆就坦然接受丁宇扬的安排。艾若曼很不满,她说丁宇扬一直觉得自己的工作上不了台面,他擅自作主让自己换工作,这让自己很开心。桑妮又苦口婆心地劝艾若曼,艾若曼愤愤地说难道自己以后就应该妥协、示弱和做配角。桑妮无言以对。艾若曼晚上回到家里通知晓美赶紧搬走,她说一会儿看房的人就过来了。晓美这才知道艾若曼卖房的事。不久鹿飞接到艾若曼电话,艾若曼劈头盖脸地问他为什么宁愿问何馨借钱也不找自己。鹿飞告诉她,自己是问修医生借的钱,但他还是很感谢艾若曼卖房卖地地帮助自己。

桑妮突然打电话告诉艾若曼,丁宇扬在三亚潜水时出事,她现在赶到三亚处理。艾若曼急了,她想到丁宇扬问自己的关于掉到水里她会不会救他的问题,艾若曼吓坏了,她飞奔到机场想赶到三亚。但三亚的机票暂时没有了,艾若曼急得哭起来。鹿飞在艾若曼身后拉住她,鹿飞说桑妮给自己也打了电话。鹿飞不断给艾若曼打气,艾若曼无力地靠在鹿飞肩头哭泣。就在艾若曼担心不已时,三亚到北京的飞机到达,艾若曼终于看到牵挂的身影出现,她扑进丁宇扬怀里喜极而泣。不远处鹿飞看着艾若曼和丁宇扬重逢和劫后余生的欣喜样子心里五味陈杂。

艾若曼倾诉着对丁宇扬的担忧,丁宇扬动情地拿过助手手里饮料拉环当成戒指跪在艾若曼面前求婚。艾若曼又惊又喜,正走出不远的鹿飞突然不顾一切地朝艾若曼跑过来,那一刻他决定大胆地拉走艾若曼。可让他心碎的是他分开人群冲到艾若曼跟前时却看到她幸福地对丁宇扬点头,丁宇扬将拉环套在艾若曼手上。鹿飞落寞地离开,走出人群鹿飞心痛地无以复加,他忍不住无声地痛哭。当晚鹿飞去找何馨,他什么也不说地一杯接一杯地灌酒,鹿飞喝得酩酊大醉。何馨不禁连声叹息,鹿飞该有多蠢能够在一个人身上多次失恋。艾若曼正和晓美说让她在婚礼上给自己当伴娘的事,艾父艾母拖着大包小包地来了。艾父是听说艾若曼要结婚的事后激动万分,他们迫不及待地来了北京。

艾若曼突然接到丁宇扬电话,丁宇扬出差了,他的父母要来京和艾若曼商量结婚的事。艾若曼大惊,她第一次见丁宇扬父母竟然是在他不在家的时候,艾若曼原本就紧张的心情越发恐慌了。艾若曼最后不得不一个人应付两家家长的见面,丁宇扬的父母表面上看上去似乎很好相处,但他们却不经意地对艾若曼提出诸多要求。艾若曼紧张地连声应承下来。艾若曼一个人筹备婚礼所有的准备,她头都大了。她找到正在做头发的桑妮诉苦,她说明明是两个人的婚礼现在却全都甩给自己一个人来办。桑妮劝她说,男人原本天生就具备熊孩子和甩手掌柜的特质。发型设计师看艾若曼垂头丧气的样子建议她换个发型换个心情。

艾若曼顶着新发型兴高采烈地去网球场找丁宇扬,丁宇扬很不满地责怪她没和自己商量就去整头发。艾若曼被噎心里很不痛快,她转移话题把自己看中的请帖样式出示给丁宇扬看,丁宇扬不屑地埋怨这个样式不好看。艾若曼简直无语,她有些恼怒地争辩着说,丁宇扬什么都不管反倒是很会挑剔。丁宇扬毫不示弱地斥责艾若曼改改她的臭脾气,艾若曼气急无言以对。鹿飞通过视频与修医生聊天,他非常感谢修医生帮自己订到那么难定的婚宴餐厅。订餐厅是艾父主动央求鹿飞帮忙的,鹿飞求助修医生,修医生更是动用关系才订到餐厅。修医生向鹿飞表示同情,鹿飞难过地叹息,这下自己连最好的朋友都没有了。

次日艾若曼上班时突然发现丁宇扬手捧玫瑰被自己一干同事和好友簇拥,丁宇扬动情地说自己要在她同事好友见证下更正式地向她求婚。艾若曼有些失魂地接过玫瑰,丁宇扬举着钻石戒指单膝跪地。艾若曼在丁宇扬灼灼目光里和同事们的起哄声中伸出手,丁宇扬为她戴上戒指。艾若曼独自到写字楼天台,她呆呆地看着尺寸明显不适合自己手指的婚戒。艾若曼又拿起手边的一部样式老旧的手机,那是她有天回家时在自己家门口拾到的。艾若曼自欺欺人地根本不敢播放手机里的录音。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