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岁老人睡阳台被儿子关铁笼,日晒雨淋,女儿:吃不饱,像狗一样

来源:缱绻话情感 2018-11-10 15:59:38

86岁老人睡阳台被儿子关铁笼,日晒雨淋,女儿:吃不饱,像狗一样

她说父亲的晚年太悲凉,她说像狗一样,用个铁笼锁着不让他出去。

姐姐说上门看望老父亲,弟弟不让进,弟弟说:她们要争这个房产。

姐姐们说我们从来没有挣过这个房产,姐弟之间到底谁在说谎?

中国有这样一句老话,叫做养儿防老,这是世上很多老人都有这个心思。

但是来自桂林平乐县的张女士却说自己的老父亲已经86岁,如今非但没有过上好日子,反而被囚禁起来,而且囚禁老父亲的不是别人,就是她的亲弟弟了。

张女士和她的弟弟拉开了架势,相互指着对方责骂,即使有外人在场,也互不相让。

张家大姐为了老父亲赡养问题,两人已经不知道吵了多少回,打了多少架?

今年58岁的张大姐有两个儿子,如今退休在家的她眼看着家里的孩子都已经成家立业,也就没有太多的牵挂。

在两个月前,家中的老母亲却因为癌症去世,张女士说:“我从来都是对我妈好,每年的生日都是我给她过的,过生日买菜呀,一家人吃,年年都是我买菜回家煮。”

张女士的老母亲去世后,老父亲孤单单,本来想安度晚年却被儿子囚禁起来。

张女士说:“早上拿两个馒头,吃不完还在那里;一碗面吃不完还是在那里;吃完了有个碗放在那里;可能是要十一点这样,一天可能就吃两顿,吃不饱,跟狗一样!”

张二姐说:“一个铁门锁上,不让他出去住,就是这样的一个铁门锁上!”或

张大姐说我爸住在五层,上面还不是一个房间,楼上面有个阳台,天天日晒雨淋,一天24小时都在外面,然后把这个铝合金把它盖一个锁,就在上面楼顶上面,吃喝拉撒都在上面,天这么热他也在上面,冷也是在上面,一个人在上面,他现在的生活根本一个人不能自立。”

张女士姐妹从父亲被囚禁了起来,尝试了很多办法,但是没有动静。

张大姐说:“早上就谈过了,我弟弟根本就不理!”

自从父亲前年因为一次意外伤害后,就把父亲关在阳台上。

张大姐想干脆把父亲接回自己家里照顾算了,可家里实在腾不开地方。

张大姐一路带着调解员和志愿者找到了小弟家,上了五楼阳台,不过却遇上了铁将军把门。

打开门之后,老人的已经耳朵聋了,看得出老人家身体还算硬朗,性格也算开朗,对铁门外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老人家看着调解员过来,还以为是过来给他照相的,随即露出了腼腆的笑容。

这样一个外表健康的老人,为什么要被自己的儿子锁在阳台上,不给外出?

弟弟诉说委屈,老父得了老年痴呆症,自己也是无奈之举

张小弟说两个兄弟,大哥前几年去世了,这么些年来,父母一直都是跟着自己生活,前不久母亲过世了,留下孤独的父亲。

本来他也想对父亲更好一些,可是父亲有一些怪毛病,实在让人忍无可忍。

张小弟说:“白天睡够了,晚上在这里嚎叫什么难七八糟的。”

邻居投诉太多无奈之下找小弟给父亲在旁边租了房子,但是父亲的毛病还是不改,白天睡觉,晚上大叫,多次沟通无果之后,老父亲被房东撵了出来。

张小弟这么一说,调解员依然觉得不可思议,严瞅着慈祥的老大爷怎么会做出如此不可理喻的行为呢?

张小弟说老人家早就患上了老年痴呆。

他说:“我儿子跑上来,他就打他,有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打他。他打完他之后,他又知道后悔!”

这些年父亲的老年痴呆越来越严重,常常大小便失禁后,弄得满屋子恶臭肮脏,为了利于通风,给老人在房顶另外打起来一个房间,这一切都是无奈之举。

张小弟说自己父亲随着年纪的增大,现在可以说说谁都不认识了,每天除了他老婆亲自打理房间,他自己也会把父亲爱吃的食品送上来!

张小弟:“每天就是煮东西给他吃,他是北方人吗?每天就是喜欢吃面,他就是喜欢吃面条能吃啊!”

但是张小弟自认为对父亲照顾有加,夏天怕热,装了风扇,冬天怕冷,装了暖气。

调解员:“为啥上锁呀?”

张小弟:“不上锁,怕他跑出来,跑出来就在这里叫,就怕他掉下去了,你看这个门都被他摇烂了!”

姐弟情感不和,弟弟质疑姐姐想争房产

张小弟的说法和自家姐姐张女士大相径庭,他透露了一个消息,说两个姐姐来到家里,根本就是动机不纯。

张小弟说:“她们就是想要争这个房产?”

张家大姐和二姐说:“我们从来没有挣过房产好不好?我要是想挣的话,我早就向法院提出起诉你了。”

八旬老父,吃住都在阳台日晒雨淋,还吃不饱,作为长女的张大姐看着太心酸。

张家小弟却说姐姐们想要帮老父亲讨回公道,其实用心良苦,她们其实想要这个房产。

张小弟说房子在母亲还未过世之前,就已经过户到自己儿子和大哥的女儿名下了,自己的儿子占2/3,大哥的女儿占1/3,最后他花了15万把侄女名下的份额买断。

张小弟说:“我儿子占2/3我侄女占1/3。我没有的,但是我把侄女的份额买过来放在我的名下,所以就是我变成占有1/3了。”

调解员说:“当时是你母亲跟你去公证的吗?”

张小弟说:“我母亲跟我父亲一起去的。”

张小弟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说谎,他特地拿出了房产证和公证书,上面也确实有老人的亲笔签名和手印。

这时张女士和妹妹似乎很意外,难道这两姐妹不知道有这份公证书吗?

张家姐妹却认为当时老人很有可能是在弟弟的逼迫之下才签的协议。

张家大姐说:“什么话难听,他就说什么,他说养了我母亲是就是养了十四年老狗,吃的是狗饭!”

张女士说家中原本有四兄妹,早年大哥因病去世,如今除了自己就剩一个妹妹及一个弟弟。

因为家中仅剩一个儿子,母亲对弟弟可以说是达到了溺爱的程度。

无论弟弟做什么,母亲都没有任何怨言,张大姐说:“我母亲坐在这里,他在这边叫她去撞车死,叫她去跳楼死,你说我打不打他这样子,就是因为我母亲这些房产,他才想要这个房产,我妈妈不写给他!”

张大姐说自从那次之后,弟弟是变本加厉,只要发现父母一不顺他的意,轻则破口大骂,重则赶出家门。

张大姐说那年冬天母亲被赶出去,张大姐带着调解员开到一所发霉的旧房子里面。

她说:“现在很长时间没人住了,被撵出去的时候是住地下的。

这个床是我拿过来给她睡得。”

张女士指着家里的一个小房间,说母亲生前就窝在这个小房间。

张大姐如今看到弟弟出示的一系列完整手续,她和妹妹感到怀疑。

张大姐说:“我们这里不是开发那个广场和这个汽车站,这样准备搬迁了三年,钱都归规划好了;这个老房子已经有40年的历史了,别看外表不就如此,如今可能还要价值百万!”

听到姐姐的说法,张小弟说如果两个姐姐认为自己做的不好,大可以把老父亲接过去亲自照顾。

张大姐说:“我们的意思就是说把这个老爷子放在三楼住,在老妈以前住的那个房间里。冬暖夏凉。”

张小弟说:“那我加一千块钱,你让老头睡你那个房间,你说那里冬暖夏凉,你故意刁难的东西。”

张家小弟说自己现在主要做轮胎和维修生意,谈不上多富有,但养家糊口不成问题。

多年来父母亲和自己一同居住,吃住都用自己的儿,他没也没有花过二老的钱,反而这两个姐姐心中有鬼,不照顾父亲还上门闹事。

张小弟跟姐姐谈话中突然说:“给我滚,我喊你滚,走,滚出去!我一巴掌扇死你!”

姐弟相互妥协,送老父去养老院生活

姐弟俩吵了起来,为了让父亲住得更好,张大姐决定上门儿和小弟商量,可是小弟态度强硬,让两个姐姐滚出去。

张家姐妹说房子在母亲在世时既然已经做出决定,那么她们也就没有再去争夺的必要。

其实张家姐妹的要求似乎也并不过分,考虑到父亲日益加重老年痴呆症,改善居住条件,陪伴老人是利于康复的。

张家姐妹的要求其实合情合理。

三哥姐弟都有责任照顾父亲,儿子张小弟是继承房屋产权最大受益人,就要承担起赡养老夫亲的责任,对老人有生养死葬的义务。

张小弟又不愿意把父亲接回屋里照顾,那么是否可以考虑将老人送去当地福利院,由福利院的工作人员代为看护。

最后经过调解,姐弟三人都同意把老人送进当地的福利院。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