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激动地拉着我的手,我是狐族的王,突然,一道黑色身影从天而降

来源:随风随心随缘随自己 2018-11-10 14:05:11

但是我话还没说完,苍右就松开了我。他直直地望着那位酷酷的美女说:你要得到召唤之盒,除非我死了。看着他大义凛然的样子,我又吞了吞口水。虽然我不知道召唤之盒是什么东西,但是看他的样子,好像比他的命还宝贵一样。怎么,你不逃了吗?那位美女看到他往前走了一步,显然也很意外,只要你乖乖交出召唤之盒,我花千树绝不会为难你!但苍右却依旧逼视着她,丝毫没有畏惧。喂,你不是非人吗?你怎么不对付她啊?难道你堂堂一个非人,还怕她这个人类不成?

我以为经我的点化,苍右会立马醍醐灌顶,但他却只是淡淡地望了我一眼:你快逃吧!仗义啊!我还没来得及对他的仗义表示感谢,花千树的声音就又响起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她的声音落下时,长刀已朝苍右砍来。看着那明晃晃的长刀就要朝苍右劈来,我一把拽住苍右的手,拔腿就跑。快跑啊,二货!这时候装什么正人君子啊,会死人的!你还真傻啊,明知道打不过她还逞强!我好不容易喘口气,对苍右的找死行为很不满,还有,那个什么召唤之盒是干吗用的?很值钱吗?

你根本不会什么法力,是不是?我还喘着气打算继续奚落他,却突然被他冒出的这句话震住了,你根本就是个普通的人类,是不是?看着他生气的样子,我手心里又开始冒汗。什么叫普通的人类啊?你这是在怀疑我的实力吗?我继续虚张声势,只要你告诉我你是谁,来人界有什么目的,我立马就帮你把你的小情人解决掉。她不是我的相好,他说到这里,突然转口道,你先展示一下你有什么法力,我再告诉你。好吧,我承认他的智商没我想象中的那么低。你确定?不要后悔哦!说着,我默念口诀。喂,你在哪儿?你别走啊!我就在你面前啊,压根儿就没移过半步。那我为什么看不到你?你当然看不到我了,因为我在隐身。说完我再一念口诀,显身在他面前。不错,我的超能力就是隐身术。原来你真的会法力啊!太好了。他激动地拉着我的手,其实我是狐族的王,我这次来人界。

你觉得你们跑得掉吗?随着花千树嚣张的声音响起,一道黑色身影也从天而降。她第二次成功地阻止我完成我的差事。喂,你这个臭女人,你晚一分钟再来会死啊?你有完没完啊?我对她怒吼。可我发完心中的怒气才发现,我的臭脾气已成功地将我置于危险境地。看着她手上那把明晃晃的长刀,我紧张地瞄了苍右一眼。可是他在看过我的隐身术后,却自信地丢给我一个你不是高手吗,还怕她?的眼神。看着他惊叹的眼神,我当然不会告诉他我最多只能隐身一个小时,而且二十四个小时内只能使用一次,每次使用后我就像大病一场一样。那是特别消耗生命值的啊!

这也是我不愿告诉别人我有超能力的原因——嗯,我自己都觉得弱爆了!今天本姑娘就教训你一下,让你为你的嚣张埋单!我说。看到我的样子,苍右立马得意得满面桃花开了。可是他哪里知道,我这完全是在逞强啊!好,今天我就先收拾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头,再来拿召唤之盒!花千树说着,提着长刀朝我劈来。我左躲右闪,那刀就在我的脸前划过,每次都差点儿让我毁容,真是最毒妇人心啊!喂,你要砍就砍,干吗招招都朝我的脸进攻啊?,臭丫头,怕了吗?花千树冷笑着,我就是要让你生不如死!我看你以后还怎么勾引男人!快使用你的法术啊!看我身陷险境,苍右比我还着急。你闭嘴啊!如果还能用的话,你以为我不知道用吗?我可一点都不傻啊!臭女人,我跟你拼了!我就是死了也不能毁容啊,身为一个女人,我可是靠脸吃饭的。

我说完就朝花千树扑去,接着我便看到花千树冷笑的眼神和那把直接朝我的脸砍来的长刀。砰!我被一股力量拉开,重重地摔在墙上。你不要命了!我再次抬头,只见鲜血洒得到处都是,那把长刀正被苍右紧紧地握在手上。你要找的是我,不要滥杀无辜!苍右逼视着花千树,但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到召唤之盒的。他又开始仗义了!喂,我说你这个女人怎么老死缠着不放?我跟你拼了!我又张牙舞爪地向她扑去。不要过来!好,我就成全你们!三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结果是我被重重地踹了一脚,倒在了地上,在我倒下的一刹那,脸上还溅了一脸的血。那是苍右手上的血,他被花千树一下击倒在地。

我眼看花千树的长刀向我们两个一起砍来,立马紧紧地闭上眼,脑海里突然闪现昨晚还没吃完放在冰箱准备留着当今天晚饭的鸡腿——早知道今天就要死了,昨晚我就是撑死也要吃完啊!这时我就听到一声尖叫。我再睁开眼的时候,花千树的长刀以及她的脖子都被一个人紧紧地扣在手上。西云萧,你这个混蛋,你不是说会在暗处保护我的吗?怎么现在才出现啊?姚小姐,你没事吧?姚你妹啊!我差点儿就毁容了,你难道没看到吗?被迟然扶起来的时候,我摸了摸脸上的血,再晚一步,我的小命就没有了。

既然都到关乎生命的危急关头了,你为什么还没用你的超能力呢?西云萧冷哼一声,那么酷的隐身术,不用不觉得可惜吗?你怎么知道我的超能力我突然意识到什么,急得跳起来,你一直在暗处跟着我的,是不是?你们这两个没良心的!你们是什么人?花千树在西云萧的怀里挣扎,放开我,不然你死定了!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杀他?西云萧的目光移到苍右身上,我这才想起苍右为救我,他的手还在流血。有没有什么急救药箱之类的?他的手流血了!你可要搞清楚,他是非人!西云萧这么说的时候,已经递给迟然一个眼神,然后苍右就被迟然用捆妖绳绑住。

我心里一惊,这才想起苍右说他是狐族的王?他的确不是人类。可他为了救我连手都受伤了,就算不是人类,也肯定是个好人,噢不,好狐啊!我不管,他救我过,我必须要救他!西云萧完全无视了我。你果真是人类?一直沉默的苍右突然怔怔地望着我,他那平静的眼神好像一潭死水般绝望。她不是普通的人类,她是超能力联盟的成员,专门负责对付你们这些非人的。迟然说着,拉着他往前走。放开我啊,混蛋!同样被捆妖绳绑住的花千树恶狠狠地瞪着西云萧,我保证你一定会死得很惨!西云萧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杯奶昔,慢悠悠地舔了一口,没关系。你不是第一个对我这么说话的人,但最后他们的结果都不是很理想。他回敬花千树一个微笑的眼神。可是当他望向花千树那双充满怒火的眼睛时,他的表情突然怔住了。你中了骷髅毒?西云萧的话音刚落,我就看到花千树露出同样惊讶的表情。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