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阮籍是何人,愤世嫉俗,离经叛道,视功名富贵如粪土

来源:均满论古今 2018-11-10 16:02:10

老板娘则是嗤之以鼻:“啧啧,还以为你是多大的官,一个两百石的芝麻绿豆官,能把自己给养活了,也就算是不错了。今天你想喝女儿红,那好,拿现钱来,没现钱,别说是你二百石的官,就是二千石的官来了,老娘一样也不赊给他。” 阮籍此刻已是微醉,横眉斥道:“二百石的官也是官,你凭啥就看不起二百石的官?” 老板娘则是毫不退缩,冷笑道:“老娘当垆卖酒,想赊便赊,不想赊谁也强迫不了,就算是三公九卿来了,老娘也未必买他的帐。” 阮籍嚷道:“某今日是喝定了女儿红,你上也是得上,不上也得上!” 老板娘针锋相对:“酒是老娘的,想让谁喝谁就能喝得上,不让谁喝,谁就喝不上!” 曹亮看了看,这两个人还真是一对臭脾气,针锋相对,互不相让,一个要赊酒来喝,一个贵贱不赊给,僵持在那儿了。

曹亮笑了笑,道:“二位息怒,不就是一坛女儿红么,我请了便是,二位休要再争执了。” 阮籍和老板娘同时转头看向了曹亮,异口同声地道:“关你什么事!” 曹亮一愕,这不是看你们争吵不休吗,刚劝了一句,你们居然将矛头转移过来了,这叫什么事? 阮籍似乎也觉得这么对曹亮说话有些不妥,忙道:“曹兄第一次来,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呢,这一坛女儿红,我还是请得起的。” 老板娘抱臂当胸,冷笑着道:“请得起你倒是掏钱呀,死要面子活受罪!” 阮籍悠悠地道:“酒娘,你这话可差矣,面子,那是一个男人的尊严,没有面子的男人,那是无法称其为男人的,不管是死要面子,还是活要面子,都是男人的本性使然,和受不受罪那可没多大的关系,受罪也好,不受罪也好,一切顺其自然为最好。”

老板娘冷笑道:“哪怕你今天就是再说个天花乱坠,不拿出钱来,你甭想喝到女儿红。” 就在两人继续地争执不下的时候,胖胖的店老板抱着两坛女儿红上来了,放在了桌上,客客气气地道:“客官您慢用。” 老板娘怒了,冲着丈夫吼道:“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敢把酒给拿上来?而且居然敢拿两坛来?” 别看那老板娘生得美貌动人,发起怒来,柳眉倒竖,杏目圆睁,恰如一头发狂的河东狮。 店老板委屈巴巴地道:“是这位客官点的,我焉敢不拿?” 就在两人争吵不休的时候,曹亮已经回身吩咐店老板取两坛女儿红来,虽然说一坛女儿红价值万钱,但对于曹亮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之事,他随手就点了两坛,以此来平息两个人的争执。 两人互不相让,再这么吵下去,午饭的时间都差不多快过去了。

老板娘可以和自己的丈夫吵,可以跟阮籍来吵,但再怎么说,也不能跟曹亮吵不是,她悻悻然地撅了撅嘴,离开了桌前,回到了她当垆卖酒的柜台前。 阮籍满脸的兴奋,今天老板娘总算是知难而退了,若是别日,只怕还要没完没了的,这样的闹剧还不知得进行多长的时间。 曹亮拆开了酒坛上的泥封,一股子酒香顿时是扑鼻而来,虽然这女儿红还是浑浊的米酒,但经过十五年的发酵保存,这女儿红特别的香醇浓烈,酒未入喉,就已经让人为之沉醉了。 曹亮为阮籍满斟了一杯,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端起酒来,对阮籍道:“今日借花献佛,这一杯酒,敬阮兄!” 阮籍闻着酒香,就是食指大动,含混地回应了曹亮一句,立刻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之后,还不停地砸砸嘴,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

曹亮倒没有在意,阮籍乃是天下第一狂士,唯有竹林七贤的嵇康、刘伶能与之比肩,既为狂士,自然有其桀骜不驯的一面,比起醉酒裸奔的刘伶而言,阮籍已经算是行为艺术比较克制了。“既然阮兄喜欢,那就多喝几杯吧。” 此刻阮籍却是突然地放下了酒杯,一脸警惕地道:“无功不受禄,你既然请我喝这么好的酒,必然有所图,说吧,你有何图谋?” 曹亮立刻是哭笑不得,跟这些狂人异士打交道,还真是得提一百二十个心,这酒不是你刚才非要喝吗,还跟老板娘争执不下,怎么转眼工夫就变成了我想要贿赂你呢,还有所图谋,我能图你个啥? “阮兄,区区两坛女儿红而已,今天初次见面,算我请你了,其实你也别误会,我对你真没所图,真的!” 阮籍斜睨了他一眼,不冷不热地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说没图谋,就没图谋了,这世上所谓的正人君子多了去了,他们同你也是一样的面孔,一样的腔调,可事实上,一肚子的阴谋算计,让人防不胜防啊!”

曹亮苦笑不已,看来跟他讲道理,就没有能讲得通的时候,阮籍的狂放不羁举世闻名,虽然现在还没有到他名声鼎盛的时候,但骨子里的那种性格却早已是注定了。 说实话,曹亮虽然有心和他打个招呼,但也绝对不会引为知己,毕竟和阮籍这样的打交道,实在是太累了,虽然有才,但难为我用,如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就在酒桌上气氛有些冷场的时候,阮籍突然又哈哈大笑道:“开个玩笑,曹兄莫要当真。” 曹亮疑惑地看向阮籍,他之前的表现,可不象是在开玩笑啊,不过阮籍既为狂士,肯定和常人是不一样的,曹亮也没有在意,道:“阮兄倒是出人意表啊。” 阮籍笑呵呵地道:“曹兄如今可是名震洛阳城啊,万军之中取上将人头,亲手斩杀东吴大将军诸葛瑾,古今名将亦不过如此,在下一微末小吏,能与曹兄同桌共饮,与有荣焉。”

这话如果是旁人所言,曹亮未必会有什么别的想法,可阮籍是何人,愤世嫉俗,离经叛道,视功名富贵如粪土,这些赞美之词出自他的嘴里,曹亮怎么听都觉得不是滋味,讥嘲的味道甚重。 曹亮淡淡地一笑,道:“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或许在下便是侥幸成功的竖子,阮兄当以为如何?” 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这句话是阮籍几年前登临广武城楚汉古战场,在鸿沟前发出过感叹的话。 不过说这句话的时候,阮籍身边并无他人,也就是说这话是阮籍自言自语的话,并不为世人所知,更何况,此前阮籍也是一个籍籍无名之人,就算他当着众人的说这话,也未必有人去听。 如今,曹亮却一字不差的说出这句话来,阮籍脸色顿时为之大变,他想不通曹亮是如何知晓他曾经之所言的,难道仅仅是巧合吗? 可阮籍从曹亮戏谑般的口吻上来看,分明是别有所指的。

阮籍干咳了一声,掩饰一下自己的尴尬,道:“籍乃无名之辈,如何有品评英雄的资格,不过是聚二三友人,竹林悠游,酩酊一醉罢了。” 曹亮微微一笑,端起酒杯,道:“阮兄真乃性情中人,今日你们在此邂逅,亦是缘分,好,今天我便陪阮兄一醉如何?” 一听到喝酒,阮籍顿时是两眼放光,连声道:“好好好,你们今日是不醉不归。” 曹亮暗暗一笑,这家伙好喝酒,酒品却是极差,每饮必醉,还创下一醉六十天的当世记录,那次不醉归过? 眼看着一坛子女儿红差不多见底了,阮籍喝得已经是有些醉意阑珊了,唏嘘感叹道:“曹兄,其实在下最羡慕你的,还是你有一位红颜知己啊,为了她,你可以甘冒天下之大不韪,从司马家的婚礼上,把她给抢出来,冲冠一怒为红颜,敢作敢为,在下佩服的是五体投地啊!” 曹亮也有三分的醉意了,苦笑一声道:“可惜,我现在却如全民之公敌,就连父母都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事。”

阮籍把眼一瞪,道:“你们两个人你情我愿就足矣,关他人屁事?所谓礼法,不过是障人耳目之事,曹兄能在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何须还要在乎世俗之眼光,难不成你父母不同意,你就要辜负红颜知己的殷殷期盼不成?曹兄,自己的路还需自己去走,坚持自己的本心才是至关重要的。” 自己的本心?曹亮默默的咀嚼着这几个字,阮籍看似狂放不羁,但其骨子里的自由思想却和后世人的精神惊人的吻合,难道自己在这个时代呆得久了,也被这世俗的空气所污染了不成,忘了自己本心。 一瞬间,曹亮似乎明白了什么,端起酒杯,郑重其事地道:“谢谢你,阮兄。” 阮籍眼珠子一翻,道:“谢我什么,有什么可谢的,我什么也没说,我什么也没做,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已,呵呵呵……” 阮籍大笑不止,恰如有癫狂之症,老板娘听到了动静,便赶了过来,看着阮籍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模样,诧异地问曹亮道:“你和他说了些什么,今日竟是这般的模样?”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