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市中,贫富差距很大,但即便如此,也有人挤破脑袋也要住进来

来源:珍惜时光的快乐 2018-11-10 18:02:03

年轻的保安耐心的跟年老的保安教育着说道,一旁年老的保安心悸的点头,“是是,你说的对,那人一看就是有钱人,身旁还跟着司机还是保镖一样的人物,小董多谢你吖,要不是你万一真的得罪了他,我那侄子托关系给我找的那么好的活,恐怕就要没了。”“没事,咱们都是同事,以后多看着点,像这种人随身怎么可能带卡,你看他司机刚才那笑,肯定是他把卡给忘带了。”二人在小声的嘀咕,在安静的夜晚也格外的清楚,在加上年轻的保安有些洋洋得意的教育,自然声量会大一些。董旺此时特别敬仰的看着孟少秋的背影,就算他活了半辈子的人,也做不到这样的处事不惊。“哪一栋?”前面是一个十字路口,在小区内十字路口,周围全部都是林荫小道,还有灌木丛,还有花园和喷泉,前面是一个小桥,桥下面还有鱼,因为是深夜,虽说鱼塘周围有五颜六色的灯照耀着,但依旧很难看到鱼的影子。“应该是在左边,我没来过,上面的地址是c栋,这是a栋,就在左边了。”董旺给孟少秋指着说道,因为没有走太远,在加上那两个保安一直看着他们,看到孟少秋在路口停下来。

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你看吧,绝对是有钱人,连自己住在哪一栋都忘记了。”“是啊,真是羡慕,人家估计房子太多了吧,这小区里的房子,我不吃不喝干几辈子都做不到,哎。”二人互相惆怅了一会,在一抬头,孟少秋和董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小区里。前面是小高层,后面是花园洋房,而徐亮则是住在后面的花园洋房,洋房的面积很大,而且是上下两层,在这种地势能够买起一套上下两层的复式,没有两千万根本下不来。可见作为一个上市企业的高管,薪水是多么的诱人。大城市中,贫富差距很大,但即便如此,也有人扎破脑袋也要住进来,因为这里是希望,一旦打拼个几年,足够自己回到家乡过很好的日子。往前面走了五分钟,到了c栋,中间地势有些复杂,二人还绕了几个圈子,徐亮是住在一楼和二楼,从一楼就直接可以进去,但单元门依旧是要刷卡,“给他打电话。”孟少秋吩咐道,董旺立刻拿出手机拨打了徐亮的电话,徐亮这几天都没有怎么好好睡觉。

很焦虑,猛的震动声响起来,他直接从床上惊醒,还好没有吵醒一旁睡觉的妻子,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急忙的捂着手机悄咪咪的来到了书房。徐亮是一个非常老实的人,在高知识分子的家庭下成长,从来没有亏欠过人,也从来没有做过任何的坏事,就连小时候考试作弊,他都没有做过。这应该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做亏心事情,每一笔从股东身上调过来的资金放到苏倩怡的账户上时,他脑海中总会浮现每周一开会苏倩怡的笑脸和鼓励的神情,“亮哥,好好干,今年业绩好的话,带着嫂子孩子一起出去旅游,我报销。”这还是苏倩怡私下里给他说的话,苏倩怡知道他很老实,财务上面没有出过差错,而且财务是一个集团的灵魂之所在,如果想做手脚,苏倩怡就算在调查也很难查出来。更何况徐亮很老实,到现在这套房子还在按揭还贷,首付还是家里人给出的,他要是一个贪财的人,早在几年前,这栋房子的房贷都会还清。所以这也是苏倩怡欣赏他的一点。

对于好员工,她从来都不苛刻。“没事,你现在在哪呢?”董旺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淡淡的开口问道,“我在家呢,这个点还能在哪呢。”徐亮声音有些发抖,若是此时让董旺看到他的表情,恐怕都要吃惊,红涨涨的面孔,而且一脸的窘迫和害怕,拿电话的手都开始抖,抖得很厉害,扶着桌子努力的支撑着身子站在原地,“哦,在家就好,我正好在你家小区周围吃饭呢,自己一人,心情不太好,你出来陪陪我吧。”对于董旺的要求让徐亮愣了一下,看了下手机,凌晨三点半,再等一会天都要亮了,他有些为难,心里总感觉不对劲,董旺也是有家庭的人,这个点喊自己出来吃饭,不太寻常,可要是不出去,他可是董事长,万一真的是心情烦闷呢。“这,这个点了,家里人还在睡觉。”“没事,你出来吧,我心情不好,有些事情想找你谈。”董旺说的话倒是没有一句的谎话,因为他的事情就是心情不太好,而且确实是在他家周围,只不过这个周围有些近,是在他家门口,至于谈话,这个要交给孟少了。徐亮一听董旺都这样说了,不安的心情越来越强烈,站在原地愣神了一会。

咬咬牙,答应了下来,“好,您等我,我换个衣服就出门!”徐亮表情一横,挂上电话随便套了几件衣服,悄然的走出来,他算是想好了,就算被发现就发现吧,他就算整个家庭都毁掉,也不能随意陷害别人,至少他以后家破人亡的时候,心里没有更多的愧疚。“他出来了。”董旺对着身后的孟少秋说到,孟少秋点头站到一旁,点根烟,烟雾随着路灯缓缓的上升,清风一吹,便烟消云散。咔嚓,门被打开,一个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徐经理。”“啊!”或许是做贼心虚,董旺猛的一喊,徐亮一个哆嗦双腿一软竟然瘫倒在了地上。“没事吧你,那么大的人了,喊你一声就吓成这样,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董旺意有所指的问到,徐亮惊恐的眼神躲避到了一旁,连滚带爬狼狈的站起来,勉强的站直,又看到了董旺身后的孟少秋,他慌了,这一下是彻底慌了。要说董旺一人,他是害怕,但不会害怕到连混都丢掉,虽说董旺以前是混社会的,为人比较凶神恶煞,做事风格也很果断,但对他们这些人都还不错,很讲究,都是客客气气的,还好一些。

可要说到孟少秋,但凡跟上层社会沾上边的人都是知道孟少的行事作风,那叫一个歹毒,十分的惊恐,得罪他的人至今都没能在这个城市里平安的活着,都是莫名其妙的消失,想跑是跑不掉的,他跟国外许多大家族都有联系,找个人比警察还要快。徐亮第一反应想跑,想大喊,想尖叫,但这是在自己家门口,而且腿软的他跑不到其他地方,而且还有董旺在,身体素质能跟一个经常锻炼散打的人相比吗。就在下个瞬间,徐亮眼泪直接流淌了出来。孟少秋和董旺的出现,令他彻底绝望了,这明显就是东窗事发,事情已经被察觉到,孟少秋是安总的男朋友,这一点上次孟少秋在门口高调接安总回家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了,目前就连普通的网名也都知道两家上市企业的老总谈恋爱,而且是女美男帅,非常的般配,美名其曰,这才是贵族之间应该有的爱情,门当户对,羡煞了多少人。“你怎么哭了,难不成真有事情瞒着我啊。”董旺看他流泪的时候,心底一沉,果真让孟少给推测准了,这徐亮有问题,而且是跟安总有关系。徐亮不说话,捂着眼睛一直在哭泣,一个三十多岁的大老爷们。

站在自家门口,无声的哭着,悔恨和不甘心全部都是化成了泪水。“先扶他起来,要哭换个地方。”孟少秋没有丝毫的同情,一脸的不耐烦,直接越过二人往前面走。“你先起来吧,哭也没用,我相信你是有苦衷的,一会在孟少面前诚实点说,说不定还有转机。”董旺对他也没有丝毫的同情,就算再有苦衷,既然选择了害人,那就要承受后果,只不过他还没来及出手罢了,但即便如此,也是有错的。徐亮被董旺搀扶着往前面走,脸上的泪水就是止不住,快到门卫那里的时候,孟少秋回头带着看警告看了一眼,就一个目光,徐亮的泪水戛然而止。“前面路口就有一家大排档,但是环境一般,味道还行。”听到此话董旺不禁想笑,这家伙到这个地步了还在关注味道不味道的事情,他们可没有心情吃饭,只不过是找个地方坐下来,聊聊天而已。

孟少秋面无表情地走在前面,仿佛这里是他家一样,他在前面带路,身后两个随从跟着,没人敢上前来说话,毕竟不清楚老板的内心。两三分钟便看到前面有一处灯火通明,而且人很多,看起来非常热闹,这都快天亮,外面还是有四五桌在喝酒,声音嘈杂,徐亮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孟少,孟少秋直接坐下,丝毫没有一丝的矫情。仿佛没有看到桌子上那些有些脏的油渍,还有板凳上面的一些灰尘,他之所以这样,完全就是让二人放松心情。能够好好地谈论下去。“都坐吧。”孟少秋开口说道,二人才敢入座,董旺此时心里也非常的紧张,一个胖乎乎的老板走了过来,“三位要吃点什么?”老板笑着开口问道,董旺和徐亮直接看向孟少秋,孟少秋头也不抬,目光一直盯着桌面,仿佛在研究,为何这张桌子能那么的脏。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