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证半年儿媳跑了 婆婆带媒人多次登门 儿媳:给100万就回家

来源:民生零距离 2018-11-10 16:18:54

今天跟我们求助的姑娘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为了让孩子顺利上学,她也是走投无路了,那么在她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孩子为什么上不了学?

佳雨:我今天的求助目的就是,我想找一下孩子的出生证,孩子的户口本以及看看孩子户口上了没,马上孩子要上幼儿园了要用。

调解员:你是孩子的妈妈,这些东西不都应该在你身边吗?

佳雨求助目的让调解员很是疑惑,按道理说佳雨作为孩子的母亲,无论是孩子的出生证明还是孩子的户口问题,她都应该最清楚不过,为什么向我们求助呢?

佳雨:当时我们生气了,孩子还小,闹矛盾的时候我也没想着分开,所以孩子的东西我都没拿,我就想出来散散心,谁知道我老公把孩子往我娘家一送,都没再管过,然后孩子的出生证明和户口本都在家。

调解员:你结婚几年了?

佳雨:三年了。

调解员:你们结婚的这三年中,你们什么时候生的气

佳雨:两年半前。

两年半前家里因为一些小事,佳雨跟丈夫吵了架,一气之下的佳雨本想着出去散散心,消消气儿,没想丈夫,就把这只有半岁的儿子给送到自己的娘家,这样本来就生气的佳雨,更是气上加气。

佳雨:我想着我们两之间,已经这么长时间的矛盾了,讲解决一下孩子户口问题,不管大人之间怎样,不要耽误孩子的未来。

调解员:那他把孩子送来以后,你就再也没回过那个家吗?

佳雨:没有,孩子生病,我给他打电话,他都不管不问。

调解员:那中间两年多,他有没有来看过孩子和你?

佳雨:没有,一次都没有。

调解员:你俩当初领结婚证了没?

佳雨:领了。

调解员:那男方现在究竟是啥意思?

佳雨:我不知道。

佳雨的话让调解员再一次陷入不解,为什么家里的丈夫会如此绝情呢?他们夫妻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呢?调解员决定跟随佳雨先去找找她的丈夫阿喜问问情况。

调解员:有谁在家吗?你好大姐,吃了饭没,阿喜没在家?

佳雨婆婆:嗯

调解员:儿媳妇和儿子咋回事儿?

佳雨婆婆:你们先带着她回去。

到佳雨丈夫家,阿喜并没有在家,可是佳雨的婆婆张大姐见到佳雨到来之后却非常的排斥,难道这当中还有别的隐情吗?

佳雨婆婆:房子和车子都给她,一分钱账不让她还,还让我怎么对她,还跟我要100万,50万,我没那么多钱。

调解员:咋要这么多钱呐?

佳雨婆婆:我走了,你们不让她走,我都走了。

调解员:你去哪了?你有啥你跟我说说,说说心里不是舒服点,你婆婆说你都要她几十万,有这事没有。

佳雨:我不想跟她说话。

一旁的佳雨作出回答,家里的婆婆就要赶佳雨出门,见状调解员赶紧把佳雨拉到了门外,那么张大姐口中所说的100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呢?难道佳雨真的向婆婆狮子大开口吗?

佳雨:他去我家说还想让回来过,我说可以,那这两三年阿喜孩子老婆都没养。

调解员:你说人家主动去你家调解了,你问人家要50万,你是不是有啥隐瞒我了。

佳雨:没有,你可以去求证,都有证人。

佳雨解释说自从和丈夫阿喜分开之后,为了挣钱养活儿子就去了苏州打工,也正是她在外面打工这段时间,阿喜的家人去了自己娘家找过一次,但是当时自己并不在家,所以根本不存在会问婆婆要钱的事儿,还没等佳雨说完,一旁的张大姐就不愿意了。

佳雨婆婆:过年之后我跟媒人去了,你父母咋说了啊?是怎么对我说的?我又不是自己去的。我还花了一两千块钱呢,我不想再跟她说话了,让她出去。

张女士和调解员说,虽然当时佳雨并没有在家,可是她却见到了佳雨的母亲,难道这话是佳雨母亲所说的嘛?为了弄清楚事情原委,调解员决定先去找找佳雨的母亲,问问当时的情况。

调解员:你妈和你孩子来了?

佳雨:嗯。

调解员:你好,别着急,我来问问你女儿婚姻的事。

佳雨母亲:她不管走到哪一步都行,我还是这一句话。

来到佳雨家调解员到了佳雨的母亲王大姐,可王大姐听到调解员是来了解女儿佳雨婚姻的事儿,本来热情的王大姐突然变得冷漠起来,那么上次佳雨的婆婆来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呢?王大姐有没有提及问男方要100万呢?

佳雨母亲:说的意思是还回去过不过了,他先去地里找的我,佳雨婆婆说你说个条件吧,我说说啥条件,孩子天天在这儿,你儿子也不来看,她就一直说你说个条件吧,我说那拿100万吧,我就是开个玩笑。

调解员:你觉得你这个要求合理吗?

佳雨母亲:谁真要啊?那他不说刁难人的话,我才这么说了,他们要是诚心诚意说这事,我也不会刁难他们。

调解员:人家既然都托人去说了,咋刁难你们了?

佳雨母亲:他们托人就是去试探我了,我很了解他们家人。

调解员:我觉得你们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王大姐一直解释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调解员认为王大姐的做法,而是有欠考虑。

调解员:他们要是不想过,顺顺利利离婚就行了,现在人家愿意跟你们和好,你们又觉得人家试探你们,有些时候之所以矛盾加剧,就是因为你们思考问题,思考的太复杂了,就像你说的你是开玩笑了,但是有些时候该开玩笑开玩笑,不该开玩笑了,一定要严肃的对待这个问题。

调解员一番分析王大姐也渐渐认识到了自己处理问题的不当之处,并保证以后再遇到类似的问题,一定会三思而后行,但调解员认为,要想解决这个问题,还得先搞清楚佳雨和丈夫阿喜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于是调解员再次返回了阿喜的家中。

调解员:我跟你说姐,你别生气,你给阿喜打个电话,让他回来,回来之后说说。

佳雨婆婆:不回来,离婚,佳雨该起诉起诉吧!

调解员:可是还有个孩子,你们上法庭又费时间又费精力,我想着不通过法庭,对于孩子的伤害会小一点,光生气也解决不了问题,咱慢慢来。

佳雨婆婆:不再说了。

调解员:你别走,下着雨呢你你去哪?

佳雨婆婆:我哪不能去?

还没等调解员把话说完,佳雨的婆婆张大姐就骑车离开了调解现场,家中只剩下阿喜的弟弟一人,那么他能知道阿喜人在哪儿嘛?

调解员:你哥去哪了?

阿喜弟弟:去干活了,还没回来。

调解员: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阿喜弟弟:我不知道,你别问我,我啥都不知道。

调解员:那你这个嫂子在你家究竟咋样,为啥会把你妈气成这样?

阿喜弟弟:你想知道啥了,你去问她就行了,别问我。

无论调解员怎样劝说,阿喜的弟弟也不愿意告诉我们阿喜的工作地点和电话号码,看来他们之间的矛盾并不简单。接着调解员跟周围邻居打听了一圈儿,也没人能帮助我们联系上阿喜,于是决定去村委会找村干部帮帮忙,当调解员把佳雨的详细情况给他们说完之后,民调员的一句话却引起了调解员的注意。

民调员:他们刚开始生气,没多长时间的时候,人家男方让我跟着去叫了,女方说要这要那,人家男方承诺给她房子,也承诺给她汽车,结果她又让把车写到她儿子名下。

调解员:女方要求的?这不是有点过分了!

民调员:是孩子才多大一点啊。

民调员的话让调解员吃了一惊,接着民调员告诉我们,正是因为女方当时的要求太过苛刻,最终双方才没能和好,导致了这两年多来,女方一直都没回来过,难道佳雨当初真的提出了如此苛刻的条件吗?

调解员:有这回事没?

佳雨:有。

调解员:你的婚姻是用金钱来衡量吗?

佳雨:不是用金钱来衡量。

调解员:我觉得生了气之后,人家家人的态度已经拿出来了,你有点得寸进尺了,在矛盾发生的时候,不应该用钱来解决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只会让矛盾更深,知道不知道。

佳雨:知道,我从来都不贪图钱,后来我为啥要提钱,不是都是被他们逼的嘛。

佳雨的话让调解员很是疑惑,为什么她会说自己是被逼的呢?难道这当中还有别的隐情吗?

佳雨:我公婆年纪又不大,为什么让我跟他们签这样的协议,我也没有一点安全感,我是跟谁过的,我是跟我自己男人过的,我丈夫有啥事,一点都不向着我,有啥事都不知道解决,都是一味的逼着我,我是个女人,不是当家领事的,干嘛让我签这样的协议。

佳雨的话让调解员很是奇怪,为什么她会说丈夫不向着自己呢?她口中所说的协议又指的是什么呢?

本文分上下两篇,此篇为上篇,下篇将持续更新,敬请关注!

下篇主要内容:佳雨终于说出离家出走真正的原因,原来公公居然让她签奇怪协议,帮年仅17岁的小叔子还债,可公公却怎么也不愿承认,到底他们之间谁在说谎,我们将在下篇为你揭晓更多精彩剧情。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