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妙璇嘟囔着小嘴神情煞是可爱,见状后的李沐然打着哈哈道

来源:奇奇说历史 2018-11-10 18:06:19

“昨天啊,表少爷的事情,大小姐也知道啊,你直接问大小姐就行了” 李沐然虽然脸皮不薄,可是当着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说自己去了窑子,他可是开不了这样的口,因此只得将这样的表现机会推给了大小姐乔妙琳。 “哼,李九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吗?你和睿弟是不是去那飘香楼见那个叫秦若的女人去了”

乔妙璇嘟囔着小嘴神情煞是可爱,见状后的李沐然打着哈哈道 “飘香楼?飘香楼是什么地方,难道是卖香囊的?二小姐怎么你说的,我完全听不懂啊” 见他在那里装傻充楞,乔妙璇哼哼道 “你莫要骗我,我都听说了,那秦若是这庐州城里有名的风尘女子,多少男人都希望见她一面呢” 看来这小妮子已经了解到了内情,自己的谎话蒙骗不过去了,他只得变换了套路,当然这又得牺牲乔睿了 “二小姐果然英明啊,可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家丁,那秦花魁怎会看上我,主要是少爷文采出众,名满庐州城,所以那秦花魁才会邀少爷前去,而我只是个附带品,给少爷搭把手,看个物件什么的” 见他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话,而且脸上的表情还是一本正经,二小姐小脸憋得通红,随后一跺金莲道 “李九,你说谎都不脸红的吗?

睿弟的文采还名满庐州城,呸呸呸,都不知道羞,羞,羞吗?” 好吧,被一个小姑娘说自己的脸皮厚,他自己也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一时之间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半响 却听二小姐缓缓的开口问道 “李九,你见到那秦若了吗?” 看着二小姐那真挚且期待的表情,李沐然心中不忍欺骗,点了点头道 “见到是见到了,只是没什么机会和她交谈,主要三少爷和那秦花魁深入的交流了下” 边说的时候还不忘打个哈哈,而乔妙璇一听,眼神中忽然一亮,随后问道 “那她长得漂亮吗?” 李沐然一听,想都不想,点了点头,脑海中浮现出了秦若的面容,看来美女还是很容易回忆的。 不过二小姐听后脸色瞬间变得有些怪异了,接着只听她在问道 “那秦若有我漂亮吗?” 女人啊,果然是没有时代的界限!二小姐你猜多大啊!

“二小姐,你们两个都没有可比性好不好!” 见他不敢正面回答,乔妙璇嘟嚷这小嘴,不开心了起来 “哼,我就是知道那狐媚子把你们迷得魂都没有了,她那样的女子也就只会勾搭男子” 乔妙璇的话倒不像是她这个年纪,这般身份能说的出口的,或许是平时在府里无人管教,造成了她这样的性格。 只是在她的话说完后,李沐然却是眉头禁皱,随后语气也没了刚才的嬉笑,正经道 “二小姐,人和人自然是有区别的,有些人天生便生在了富贵家庭有着锦衣玉食,绫罗绸缎,可能一辈子都有人伺候着。 可是有些人生下来便是孤苦伶仃,饥寒交迫,这并没有什么,无论是哪飘香楼里的窑姐,还是那府中的少爷小姐,都是一样的,她们都应该被尊重,如果每个人都能够丰衣足食,谁又愿意做个每日卖着笑容,做那孤独终老的窑姐?”

李沐然的话,语气很重,在前世之时,他就感觉到人与人的差距,但是他从未抱怨过什么,即便是你输在了人生起跑线可是你还可以赢在终点,只是每个人的路不同,只要不是有违法律,触级道德底线,无论是那卖唱的窑姐还是这乔府的二小姐,都是值得别人尊重的! 而且这个时代有着封建思想,想要咸鱼翻身比起后世可是难上不少啊! 果然这乔妙璇被他的神态吓到了,一时之间居然不敢回话了,望着李沐然冷淡的面容,她紧咬着自己的下唇双眼也不自觉的微红。 不过这一次李沐然没有像之前一样,软声细语的安慰,因为他要告诉这小妮子一个道理,一个做人的道理,也许这个道理在这个时代还不能够被实行,可是他希望自己能够改变一些人。 半响之后,乔妙璇终于是低下了头 “李九,我知道错了”

二小姐的话才说完,李沐然当场愣住了,这还是自己认识的二小姐吗?今日自己这样说,她就算是不跟自己争吵两句,那也得和自己翻个脸什么的,可是眼前的状况却让他有些始料未及。 “二小姐,你是不是病了” 刚说完他自己都想扇自己,果然乔妙璇一听抬起了头,只是眼眶红红的似乎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不过那吃人的眼神却是足以将委屈全部掩盖掉。 “李九你才病了了呢,哼” 说完一跺脚转身就要跑开,在一旁的李沐然见状连忙伸手一拉,开玩笑,自己刚刚把这个府里的小霸王给搞定现在要是在把她给惹毛了,保不齐又来点什么稀奇古怪的整人手段。 “二小姐,你听错了,我是说,我得病了?” 乔妙璇感觉自己被人抓住,小脸一下通红,她作为府里的千金小姐,乔夫人和大小姐手中的珍宝,除了她整人,哪里有人敢来欺负她,更不要说还有拉手着样的亲密动作。

“你……,你把手放开” 得,自己一着急,吃了人家的豆腐,不过这二小姐那宛若无骨的手,摸起来倒是异常的柔软,一时没忍住的他不禁轻轻捏了两下,捏完之后,这才松开,只是心中有些惭愧,自己似乎有些无耻了,这二小姐还未成年呢啊! 挣脱了他的魔爪,二小姐连忙将手背在了身后,脸已经红的抬不起来了,见状的李沐然异常的无奈,只得解释道 “那个,二小姐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嗯” 如蚊蝇般的回答,让他从新了解了原来二小姐还有这样的一面。 就在他尴尬的打着哈哈的时候,忽然二小姐抬起了头,语气没有了刚才的羞涩 “李九,你得病了,怎么了?严重吗?要请大夫吗?” 这个二小姐记性还真是不错,自己刚才随意一说他居然记住了,不过想起还在昏迷着的刘琰,他剑眉一挑道 “二小姐,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病,大夫倒是不用请了,不过得抓点药”

见他说的煞有其事,乔妙璇是真的急了,刚才的羞赧之色已经全部不见,着急的问道 “既然病了,那今日就不要去书房了,我去和张先生说一声便是” 闻言后他却是一愣,今天太阳难道是打西边出来了吗?这二小姐对自己的态度简直就可以用翻天覆地来形容。 不过他本就是这样的想的,当然不会拒绝,连忙回道 “谢二小姐,只是我还想出府半日” “出府?” “是的,二小姐,我得去看大夫啊” 李沐然一脸的无辜样,可是他却说的没错,病了就得去看大夫,这是人之常情。 虽说乔府是大户人家,可是因为主人是女眷的缘故,并没有什么专门的大夫留在院内,每每有问题也是直接聘请。 “哦,好吧” 乔妙璇听后想也不想直接点头同意,见状的李沐然一听,心中一喜,看来以后请假找乔妙璇比张老方便多了,只是二小姐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他刚刚好的心情,瞬间全无。

“李九,你既然病了一个人肯定不方便,还是我和你一起吧” 和你一起? 这让李沐然完全愣住了,自己带着小姐出去,这个节奏似乎有点不对啊,不过看着这小妮子,那表情分明就是,你不答应就别想出府的表情,他也只得点头。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