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实:当日黄昏,我们出发了,向国境线开进……

来源:历史大地 2018-11-10 18:03:14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   为铭记那段血火交织的岁月,缅怀英勇牺牲的先烈,我们这些亲身经历了那场血与火洗礼的生还者有责任和义务把它如实的记录下来,以告慰亡者英灵。     

38年前的2月12日,中央军委下达《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命令》,决定于2月17日拂晓发起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2月17日清晨,人民解放军数十万大军从云南、广西两个方向全线出击。大炮在怒吼,坦克在轰鸣,步兵在冲锋,火光照亮了天空,硝烟遮蔽了南疆大地,红帽徽红领章在战场上熠熠闪耀!经过28天浴血奋战,“新一代最可爱的人”打出了国威,打出了军威,胜利完成中央军委赋予的作战任务,于3月16日胜利凯旋。     54军161师,配属55军参加了对越作战广西方向第二阶段攻占谅山的战斗。我所在的482团2营4连随团主力担任穿插任务,在上级指定的时间内,穿插到谅山西南侧650高地,断敌退路、阻敌增援,确保主攻部队全歼谅山守敌。     从2月26日入越作战到3月11撤回国内,十三个昼夜,我们完成了既定任务,向祖国和人民交上了一份合格的答卷,但也付出了较大的代价:全连130余人,负伤提前退出战斗的60人,被打散没能和连队一起执行任务的30余人,自亡2人,被俘1人,还有8人永远地长眠在南疆的红土地。他们是:江发林(19岁湖北云梦人)、 谌奇军(21岁 湖北黄冈人)、邵泽军(23岁 湖北宜昌人)、黄厚兵(21岁 湖北宜昌人)、李炳华(22岁 湖北郧县人)、王正光(24岁 湖北枝江人)、李少屏(21岁 江西丰城人)、李洪亮(21岁 江西丰城人)。     每当一有人提起1979,这些烈士的音容笑貌就会像幻灯一样浮现在面前,那挥之不去,令人难以忘怀的岁月,常常使我有一种冲动,想把它们记录下来,但又不知从何处下笔。另外,有关这场战争的文字资料太多太多,我作为这场战争的普通一兵,毫无疑问有着显而易见的局限性,思来想去,还是把我当年的战场日记整理一下,尽可能的进行还原,试图以我这一滴水映出整个战争这片大海汪洋,以此告慰英灵。     

19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对于我这个参战的普通士兵而言,当时不可能清楚的知道上级整个作战决心、意图和目的,仅仅是跟随连队毫无折扣的执行上级的命令。直到回国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才对我所在的部队在对越作战中的情况,有了较为全面清晰的了解。为了便于叙述有必要将自卫还击作战的情况,由全面到局部、由宏观到微观的交代一下。     中越两国的边界绵延1350公里。云南与广西两省与越南莱州、老街、河江、高平、谅山和广宁六省接壤。1979年2月17日凌晨5时半,集结在中越边境上的中国军队,在强大炮火的掩护下,以广西、云南为界分东、西两线对越南6个省的11个县展开全面进攻。西线以昆明军区司令员杨得志为总指挥,东线以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为总指挥。我军大致有20万人参与一线的这次战役。加上后勤方面大约有近30万人,总共约有50万人投入这场还击战。     对越自卫还击战的广西方面,以拿下谅山为既定目标。自2月17日开战以来,东线人民解放军各部队迭经苦战,穿插东溪,会攻高平,缠斗同登,虽付出了重大牺牲,但攻坚必克,至2月25日,已形成威逼谅山之势。     谅山,位于我广西凭祥市以南,距我边境18公里。四面环山,有海拔800米以上的扣考山、扣马山和扣派山等天然屏障,交通发达,南通河内,北达高平,东至禄平,西抵太原,铁路经城内纵贯南北,奇穷河横断市区,是越南北方的要塞,是通往河内的大门,扼中越重要通道,自古就是军事重地。     主攻谅山的中国军队是广州军区第55军及54军161师,加强重炮集群。另配属43军主力和50军148师,从东面禄平方向协同进攻。进攻兵力共计7个师8万余人。  

谅山地区守敌,主要是隶属河内第一军区的越南人民军第3师,计有四个步兵团、两个炮兵团、两个独立营和四个公安屯,约12000余人。     我军从正面进攻谅山,只有一条经同登向南至谅山的公路,周围则尽是山地丛林。越军第3师将主要兵力摆在了谅山外围的各个山头高地上,俯瞰公路,形成密集的交叉火力。中国军队的机械化兵力只能通过公路经达此处,便会遭到猛烈的打击。与此针锋相对,我军的战法则是先控制外围山岭高地,逐个拔点,扫清谅山外围越军,再沿公路发起总攻。     2月26日,自卫还击战进行九天后, 我部161师配属55军投入谅山地区第二阶段进攻战斗。军主力以攻占谅山为目标。481团、483团为军预备队。482团3营在班庄担任警戒。1营和我所在的2营向650高地攻击,在规定的时间内穿插到位,截断谅山守敌退路,阻击越北增援之敌。     当日黄昏,我们出发了,向国境线开进……

(来源网络)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