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莒子还真是低估了自己的大帅眭元进让他出战敌将的决心

来源:青春都挥霍 2018-11-10 17:15:41

要说韩莒子还真是低估了自己的大帅眭元进让他出战敌将的决心,因为就在他想着自己到底是要不要出战的时候,此时的眭元进则是把牙一咬,在韩莒子正在注意场上的胡车儿的当口,他是悄悄地伸出自己的右臂,然后右手便在韩莒子的战马身上是狠狠拧了一下,可以说眭元进可真是用上力了,结果战马一下就不干了,那后果可想而知……就在韩莒子还在想着自己是上场还是不上场,他就发现自己的战马突然就像是发了疯似的,直接就狂奔向了敌将。他惊讶坏了,但是却也毫无办法,因为自己暂时已经是止不住自己的战马了,不过如今是什么情况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得面对这个长相凶恶的敌将啊。在胡车儿近前,韩莒子终于是好不容易把战马给拉住,心说好悬啊。虽然自己是借着战马奔腾之势过来的,但是哪怕战马没停住,自己也不一定能一下就把敌将给打败了吧。不是他对自己没信心,尤其是近处看到了胡车儿这一堆一块后,他怎么可能还有多大信心?

其实韩莒子还算是有自知之明的一个人,所以之前还在纠结自己要不要上场,结果还是被逼得上了。不过此时的胡车儿一看对面终于是来人了,这可把他给乐坏了,随即便张口问道:“唉,你,叫什么?”韩莒子一听,忙说道:“冀州军韩莒子,却不知阁下何人?”胡车儿闻言点了点头,“我叫胡车儿,是胡人!”韩莒子一听,他是恍然大悟啊,怪不得这厮是面目可憎,长相凶恶。原来却是异族之人,是胡人!自己就说吗,大汉的人,能有几个长成这样儿的,反正自己到如今还真是没见过呢。而且这人不只是长相凶恶,就连他使用的兵器,那都是件凶狠的兵器。虽然韩莒子他确实是不认识这个兵器到底叫什么名儿,但是他却知道,这个兵器绝对不是一般般的凶器就是了。确实如此,胡车儿的兵器其实更像是个大铁球,不过就是铁球上全是尖刺而已,至于这个兵器,基本上都是异族的人用的,它的名儿叫做铁蒺藜骨朵,就是这么个名儿。

但是韩莒子他可确实是不认识,其实是听都没听说过,所以就更别谈其他的了。此时胡车儿则大喝道,“那个叫韩什么的,我要攻你了!”韩莒子听后,心中好笑,心说还有开打之前还得特意说上一句的吗,这个胡人还真是有意思啊。不过等两人交上手后,他可就不再觉得有意思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小命要有危险了。之前没动手的时候,韩莒子确实是没感觉出来有什么,就是看胡车儿长相凶恶,然后兵器凶狠,其他的,毕竟没动手,所以感觉其实差了一些。不过等两人这真正是真刀真枪地打上了,他心中却是叫苦不迭啊。因为自己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啊,他韩莒子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的武艺和人家相比,还差了一块呢,所以今日这恐怕……

第一招,韩莒子的大刀是直接招架胡车儿向他砸来的铁蒺藜骨朵。结果他却是忘了,像用这样儿重型兵器的人,有几个是没什么劲儿的啊,不,应该说都是力量很大的武将。于是他就悲剧了呗,差点儿啊,就让胡车儿把他的大刀给砸飞了。好在韩莒子是紧紧握住了,他心说好险啊,自己兵器要是没了,那自己也就没了,可不能丢啊,丢了自己哪里还有命在啊!就仅仅是一个回合,就把韩莒子给惊出了一身冷汗,心说自己真是傻了,对方这种重型兵器,怎么可能没有力量,自己用刀这么直接招架,自己不是傻是什么啊。要不是因为这时候正单挑着,韩莒子都给直接给自己来两个嘴巴,“吃一堑,长一智”啊,自己不吸取教训不行。胡车儿一看,对方要脱手的兵器,被对方是给握住了,他心说,还行啊。对,这样儿最好,要不兵器一下就飞了,那也真是没什么意思啊。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而胡车儿他的爱好,就是在战场上和别人单挑,这个就是他的最大爱好。不过之前倒是没有太多的机会,不过今日挺好,自己主公终于是让自己上了,而自己也有了这么个上场的机会。

之后几个回合,韩莒子更是落入到了下风,是啊,还是那话,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你不承认也不行啊,事实就在那儿摆着呢。不到十五个回合,韩莒子已经就快要不行了,确实,他本来今日就没什么心思和胡车儿单挑,但是战马受惊了,直接跑到这儿来了,自己有什么办法。所以战吧,可惜对方是比自己所预想的还要厉害一些,所以自己这时候知道,自己已经就快要支持不住了。就在他想要逃走的时候,眭元进已经是让士卒鸣金了。别看之前眭元进还搞小动作,但是说实话,他毕竟不傻,所以自然也都明白,一个活着的韩莒子可比死了的强太多太多了。所以韩莒子不能死,他活着,对自己的好处才更多,可要是死了,那自己就没有什么好处了。“叮叮叮叮……叮叮叮叮……”这鸣金的声音就是天籁了,对韩莒子来说,可不就是如此吗。

这真是“要瞌睡有人送枕头”啊,他是虚晃一招,然后是拨马便退,不过胡车儿可能给他什么机会吗。虽然胡车儿也知道是追不上对方了,但是却并不妨碍他给韩莒子点厉害瞧瞧。韩莒子是正玩命向己方撤退呢,可惜却没注意到后面的情况。当然已经自己应该是很安全了吧,结果却被人家的兵器直接给砸中了。不错,正是胡车儿扔出来的铁蒺藜骨朵,那么大的东西,直接本着韩莒子的后背就来了,结果韩莒子哪知道还有这个啊,结果一下就是中了招,虽然不至于身死,但是这时候也就只剩下半条命了。在后方的眭元进一看,“唉,快,把韩将军快!”“诺!”士卒是赶紧应诺,可不敢怠慢。要是晚了,这韩将军被敌将给追上,那么后果可就是不堪设想啊。好在胡车儿没有那么快,而且这些士卒确实也速度足够快,所以马上就把受了伤的韩莒子给带了回来。结果眭元进看都没看韩莒子一眼,只是对士卒说道:“快,抬着韩将军去治伤,不得有误!”“诺!”士卒是抬着韩莒子去治伤了,而眭元进无奈,只能是带着士卒退回了自己的大营。

回到大营后的眭元进越想越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儿,你看如今凉州军就来了没什么名儿的武将,自己这边儿就已经是不能敌了。这可不是什么崔安、张飞之流呢,这一个胡人都敌不过,那么还指望着能胜人家更有名儿的武将吗?可自己手下,唯一一个能用的人,还被敌将给砸伤了。唉,真是出师不利啊,首战失利啊。这要是让自己主公知道了的话,那自己还不得受到严厉的责罚啊。不过还好,那就是自己如今是在并州的上党,而自己主公可是在官渡和曹孟德的兖州军对峙着呢。所以一时半会儿,他却还是管不到自己这儿来的。此时赵云的大帐内,是众人齐聚,而赵云则笑道:“今日张将军属下是立下了大功一件,到时我定将禀明主公,让主公嘉奖!”“如此,便多谢大帅了!”然后张绣给胡车儿使了个眼色,那意思你赶紧说两句啊。别说,胡车儿还就是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于是赶紧对赵云说道:“多谢大帅,多谢大帅!”

赵云闻言则点了点头,心说不错,自己师兄能有如此属下,当真是很不错了。说实话,虽然看着胡车儿是死忠自己师兄的,但是赵云却没什么其他的想法,只是为自己的大师兄高兴。毕竟这个胡车儿虽然是胡人是异族,但是他不单单是对自己的大师兄忠心,而且武艺确实也不差,所以有他在,自己师兄的安危就能更有保障了。当然赵云也知道,自己大师兄武艺其实还不错的。但是怎么说呢,不管在哪儿,尤其是战场之上,如果有这么一个忠心耿耿的属下,其实终究还是利多弊少的,难道不是吗?而此时赵云则说道,“在此,我就再说一遍,之前公衡先生所说,各位务必要记下来,到时可不容有失!”

“诺!”众人是齐声道,主要是张绣、张任还有胡车儿。毕竟主要还是黄权的主意,所以他当然知道该如何去做,所以赵玉还是给自己的两个师兄,包括胡车儿,讲需要注意的一切事宜。讲过一遍后,赵云对众人说道,“各位此时皆以知晓了吧!”张绣和张任都点了点头,赵云见此,他是放下了心。于是便说道:“好,既然各位都已知晓需要注意事宜,此时便下去休息吧。到时咱们定要让眭元进,让并州军好看!”听了赵云所说之后,众人是哈哈一笑,确实,要真是成功了的话,那么眭元进他是必败,虽然不至于全军覆没吧,但是损失却也绝对不小就是了。今日胡车儿伤了敌将韩莒子,如今此地并州军中就只剩下了个眭元进,还真就不是赵云看不起他,而是他做得那事儿,确实也不值得让人怎么去看重。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