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颎和韦孝宽合力共同击败了尉迟迥父子为首的敌军

来源:文秀看美食 2018-11-10 18:12:14

高颎和韦孝宽到达前线稳定军心,面对尉迟迥父子的叛乱,他们会怎么面对,面对的问题,今天小编给大家说说这其中的原因

高颎抵达前线后,很快就稳定了军心,旋即命人在沁水上搭建浮桥,准备渡河攻击。尉迟惇闻报,马上派人从上游放下火筏,打算烧毁浮桥。高颎随即命人在水中堆筑“土狗”,抵御火筏。所谓土狗,就是在水中积土成堆,前尖后宽,前高后低,形状就像一只蹲在水里的狗。

尉迟惇眼见抵挡不住朝廷军渡河,便下令全军稍稍后微,准备等对手半渡之时发起进攻。可他的意图被韦孝宽识破了。尉迟惇军刚刚后移,韦孝宽立刻摆动战鼓,下令全军渡河。渡河之后,高颎就命人烧毁了浮桥,决定背水一战,不让士兵有后退的机会。两军随即在沁水东岸展开会战。

朝廷军后路已断,全体官兵不得不奋勇争先,全力进攻。尉迟悼军抵挡不住,迅速溃败。尉迟悼单骑逃亡。韦孝宽率大军乘胜追击,兵锋直通尉迟迥的老巢邺城。八月十七日,尉迟迥、尉迟惊父子集结十三万重兵,在城城南列阵,准备与朝军决战。尉迟迥亲率一万精兵,头裹绿巾,身穿锦袄,号“黄龙兵”,其时迟勤率五万步骑自青州来援,尉迟勤自己担任前锋,亲率三千骑兵先行赶到。这一战,尉迟迥几乎押上了自己的全部老本。

其麾下将士多为关中人,长年追随他征战沙场,皆愿为他效死,且尉迟迥以老迈之躯披挂上阵,也极大地鼓舞了士气。开战不久,朝廷军便明显不支,开始向后溃退。千钧一发的时刻,朝廷军大将字文忻忽然发现,战场附近居然围了好几万前来观战的邺城居民,男女老少都有。这一发现令他欣喜若狂。

宇文忻当即向韦孝宽请命:“事急矣!吾当以诡道破之。”好奇心真是害死人。此刻,这些喜欢看打仗的男女老少万万没想到,他们马上就将成为朝廷军的靶子,而自以为胜券在握的尉迟迥更是不会料到,他匡扶社稷的大业竟然会毁在这数万名看热闹的围观群众手里。趁着朝廷军尚未全线溃败,宇文忻抓住战机,命令部众一齐向围观人群放箭。观众大惊,一下子四散奔逃,互相踩踏,哭喊哀号之声响彻云霄。

宇文忻回头向部众高呼:“贼人败了!”正在退却的将士闻声,士气复振,遂纷纷掉头发起反攻。而这边的尉迟迥军却被抱头鼠窜的人群冲乱了阵脚。形势霎时逆转。尉迟迥再也无力重组阵型,只好随着溃退的部众退入邺城。韦孝宽趁势指挥大军将鄄城团团包围。

由于尉迟迥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与朝廷军在野外决战,根本没有组织像样的城池池防御,所以朝廷军轻而易举地攻上了城头。城池既陷,尉迟迥就插翅难飞了。他踉踉跄跄地逃进内城的碉楼,在万般无尞中挥刀自刎。尉迟惇、尉迟勤等人带着残部准备退保青州,半路上被朝廷军追及,悉数被擒。

随后,韦孝宽分兵横扫关东,所到之处纷纷平定。杨坚得到捷报,连日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他当即下令,将相州治所迁到安阳(河南南阳市),然后将鄭城的城墙和公私星宅全部拆毁,整座城池夷为平地,属时出下精的一部分那县,另行成之毛州(今河北馆陶县)、魏州(今河北大名县)。至此,一度甚尘上、声势浩大的尉迟迥之乱,仅历六十八天便宣告平定。令人遗憾的是,短短三个月后,率部平定尉迟迥的元帅韦孝宽便因病逝世,未能等到杨坚龙登九五的那一天。

八月下,负责征讨司马消难的王谊率部进抵郧州。司马消难不敢抵御,亡奔陈朝。等到陈朝负责接应的樊毅赶到,司马消难早已逃得不见踪影。北周亳州总管元山出兵进攻樊毅,将其击退。随后,元景山又会同南司州(今湖北武汉市黄陂区)总管宇文弼,一路追击樊毅,在漳口(今湖北汉川县北)一带与其会战,三战捷。樊毅不得不退保甑山镇。元景山则乘胜进击,将司马消难献给陈朝的土地城邑一收复。

陈宣帝白白欢喜了一场,最后得到的,只是一个轻于去就的反复小人而已。就在关东与东南捷报频传的同时,帝国西南的战事也进展得极为顺利。负责征讨王谦的梁睿一共集结了二十万大军,攻入蜀地后,一路势如破竹。王谦分兵据守险要,企图偕助蜀地险峻复杂的地形顽抗到底。

为了阻滞朝廷军的攻势,王谦特地派遣跷将达奚等人率兵十万,攻击梁睿的并经之地利州(今四川广元市)。当时,利州守军只有区区两干人,与敌人的兵力之比是一比五十,可守将豆卢勣却创造了以寡敌众的奇迹,在令人难以想象的困境中整整坚守了四十天,期间还经常出动小股部队对围城之敌进行袭扰。到了梁睿大军抵达的时候,利州城依然固若金汤,达奚基等人不得不撤围而去。

高颎和韦孝宽不愧是杨坚的得力助手,他们共同打败了敌人,稳定了军心,这一点杨坚的选人也是挺不错的,小编佩服杨坚的选人的目光,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我们要学会欣赏的目光对待他人。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