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奥义——《灿烂人生》观后感

来源:鹿角星小王子 2018-11-10 18:01:44

《灿烂人生》是一部03年上映的意大利电影,全片长达368分钟,如果不是从上海到长春的高铁有9小时之久,我大概不会选择去看这样的片子了,然而一旦看上就特别喜欢,后来又断断续续看了三四遍。

在美丽的意大利北部城市都灵,哥哥尼古拉和弟弟马迪奥与朋友筹划着在期末考完试后一起去挪威旅行。

两兄弟性格截然不同,哥哥尼古拉性格温柔讨人喜欢,弟弟马迪奥性格高傲不善言辞,但并不妨碍兄弟关系亲密无间,舞会上尼古拉和舞伴举止亲昵不断示爱,马迪奥却貌合神离,不断躲避着女伴的视线,舞会上朋友告诉马迪奥有份精神病院的实习下星期早即可上班。

马迪奥的工作是陪伴一名叫佐珍的精神病人,佐珍面貌清秀年龄和马迪奥相仿,但马迪奥火爆的脾气似乎并没有耐心陪伴尽管病情已稳定的佐珍,于是他们来到图书馆平静心情,马迪奥为佐珍读诗,面对美丽的佐珍,马迪奥不禁用相机记录下来。

期末的口试上,马迪奥因与考官的观点冲突愤然离开考场,而尼古拉却因在考试中展现出同情心而被考官看中,成绩从B+或者A-提高到了A。

一次偶然,学医科的尼古拉看到了马迪奥为佐珍拍的照片,一眼发现佐珍的额头上有被电击过的痕迹。得知这些后,马迪奥勇敢潜入精神病院救出了佐珍。兄弟俩决定把佐珍送回其生父身边。

于是计划好的挪威之行只能为此拖延,兄弟俩一路护送佐珍,处于最好的时光大概什么样的出行都可看作旅行,韩国队攻破意大利球门时,他们在一群球迷背后高喊korea。

在沙滩上嬉闹,在火车上佐珍睡着时不经意把头靠在马迪奥肩上,一旁的尼古拉说他们俩很般配,露宿棚屋时,马迪奥意外发现了佐珍私藏的小本子,上面写着matteo又被勾掉了,在一家商店,马迪奥为佐珍点了一首《who can》,两人对视,是他们一生中心最近的时刻。

但佐珍的父亲并不愿意和佐珍一同生活,原来佐珍在母亲早逝后就精神失常,现在父亲已续弦并视她为包袱。愤怒的马迪奥和佐珍父亲厮打在一起,被尼古拉和佐珍分开。

离开父亲后,尼古拉鼓励佐珍独自去买冰淇淋,佐珍却在店员找零时突然精神病发作,旁边的警察注意到她怪异的行为后将她带走。

兄弟俩目睹这一过程却无能为力,他们就此分道扬镳,尼古拉继续北上一路呼吸着北欧自由的空气,马迪奥返回家乡入伍。

马迪奥为什么要做警察呢?从后面可以得知马迪奥学习成绩非常优秀,而且眉宇间透着艺术气质,去当兵确实屈才。

我的理解是首先欧洲人更喜欢听从内心的声音而没有中国人骨子里的经世致用,在择业上更加自由和开放,其次很重要的是,自己好心要救佐珍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警察带走给内心理想而完美的马迪奥留下了巨大的创伤。以至于他要选择成为一名士兵或者警察来用暴力制止不公,来改变这个不完美的世界。

佐珍的被带走同样也改变了尼古拉的命运,从挪威远游回家后他选择了报考精神病学的研究生。此时的两位主人公都处于学业刚刚结束正要思考未来的时间,被一个乱入的女孩左右了人生的轨迹,试想我们不也是如此吗?在一个对社会还很懵懂的年纪,却信马由缰的做着影响一生的决定。

兄弟俩分开后,尼古拉在北欧享受自由之乐,他钱花完了就找了个锯木厂工作,还与一个北欧女孩结伴。而马迪奥则在军队刻板严格的环境中成长的更加乖戾,但他们的生活很快迎来交集。

佛罗伦萨大水后,尼古拉作为青年志愿者前往救灾,而与此同时马迪奥所在的军队也奉命来缓解灾情。在这次救灾中,尼古拉对弹钢琴的女孩也是他未来的妻子茱莉亚一见钟情。

随后两人一起回到都灵参加了几次学生运动。在一次他们侥幸躲开警察追击后,尼古拉得知茱莉亚怀孕了,他选择了退出运动,但茱莉亚却已经不能自拔。

与此同时,马迪奥作为警察镇压暴动,在同伴被暴民打成瘫痪后,怒不可遏的马迪奥冲上去将对方打成重伤,因而被警局远调那不勒斯。事件平息后,三人重聚尼古拉家。政见相左的马迪奥和茱莉亚发生争吵。

马迪奥:“她是‘永远正确’的那种吗?”

尼古拉:“对,和你一样”

为了避免类似佐珍的悲剧再次发生,尼古拉说服精神病院遭受过电击的病人将施暴的医生告上法庭,此类案件在当时是世界首例,最终病人们胜诉,电击疗法成为历史。

取得成功的尼古拉却收到噩耗,父亲身患绝症将不久于世,父亲开始以扩大生意为借口接连造访儿女家,知底的尼古拉只能强忍悲痛,父亲造访尼古拉家,让茱莉亚为他弹琴,工作归来的尼古拉被家中祥和的一幕所打动。

父亲:你有没有要求她为你演奏?

尼古拉:没有,我知道她不愿意。

父亲:她早两天曾为我弹琴。

尼古拉:那她是为了讨好你,那是例外。

父亲:你不明白一件事,你虽然很聪明,但某些事却很糊涂。你要赞美女人漂亮能干,这是很重要的。你应该说,茱莉亚,请为我演奏,为我俩演奏一曲,就像我对你妈妈一样

尼古拉:但你们俩总是不停争吵

父亲:争吵是好事,可令头脑灵活。

感觉父亲的话多少说出一些幸福的原因吧。

马迪奥在被远调那不勒斯后,又自愿调到了西西里岛。西西里岛是黑手党盛行的地方,人人各扫门前雪。在那里他结识了摄影师美拉莉。

美拉莉正在准备图书管理员的考试,马迪奥向她推荐了罗马的一个图书馆。美拉莉被马迪奥的气质深深吸引。但马迪奥却骗她说自己叫尼古拉。

马迪奥由于工作关系暂时回到了罗马,但没有未通知亲人。他找到那个在暴动中被打成瘫痪的战友,发现战友现在过得很好,已经成家而且妻子很漂亮。

而令人惊讶的是,这些年母亲一直坚持每周去看望一次战友,战友的婚事也是母亲做媒的。对于这个情节起初没有留意,后来觉得这件事加重了本就流年不利的马迪奥心中的挫败感。

影片中,好事多磨,同样好事也都是磨出来的。对马迪奥而言,母亲父亲哥哥妹妹似乎都有着爱的天赋。

马迪奥来到尼古拉的精神病院,见到了当年失散的佐珍,原来尼古拉在带领警察查处一家违规精神病院时意外发现了她,那时她正被捆绑在病床上。

与马迪奥的重逢使得佐珍的治疗终于有所进展。两兄弟回家时得知父亲已去世,伤心的马迪奥第一次在哥哥面前情绪失控,兄弟俩相拥而泣。

茱莉亚在产子之后渐渐对琐屑的婚姻生活产生厌倦,与尼古拉同床异梦,幻想反抗社会的她加入了恐怖组织红色旅,当组织交给她第一个暗杀任务时,她恐惧但又觉得眼前的生活无路可走只能如此。尼古拉在她出门前拦住了她又放走了她。

茱莉亚走后,尼古拉心情烦乱,他训斥了女儿莎拉。

莎拉:妈妈去哪了?

尼古拉:我说过她走了。

这时莎拉一脸委屈。

尼古拉: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求求你,不要吧,我们和解吧。

也许在关系中一锤定音的,是舍不得。

影片的上半部在婚礼中结束,新郎新娘分别是尼古拉的朋友卡路和妹妹法兰西嘉,他们在父亲葬礼上相识,生生不息,也许这就是热爱生活的理由吧。看着所有人在婚礼后起舞,会觉得人生真的很美好。

离开家庭的茱莉亚过着独居生活,她有好几张身份证,对周遭时刻保持高度警惕,和上级定期接头接受新任务,但在发现邻居家的小女孩也叫莎拉时,她的心理防线崩溃了,那一夜她彻夜无眠。

她找到尼古拉的朋友,希望能见一面莎拉。博物馆里她远远望着父女俩,尼古拉背过身去,莎拉回头看了一眼妈妈,但已经认不出来了。

马迪奥来到罗马的图书馆借书,发现管理员正是美拉莉。原来美拉莉真的按照他的建议来到了罗马。两人重逢后很快便约好再见。他们相谈甚欢。

美拉莉热情主动,但马迪奥有着说不清的犹豫,他假装去打电话,实际上在电话亭并没有拨出号码。走出电话亭后他们还是相拥在一起。

分开时马迪奥骗美拉莉说自己接下来要出差,下次见面在七天之后,美拉莉欣然答应。七天后,马迪奥主动要求替同事值班,尽管如此,美拉莉下班时他还是开车来到了图书馆门口(他本应在值班),但这一次,面对近在咫尺的美拉莉,马迪奥选择了径直开车离开。

平安夜,马迪奥仍在警局审问犯人,大毒枭找到了一个穷人当替罪羊,马迪奥对此心知肚明,但穷人始终拒绝承认,这时同事过来告诉他说外面有一个叫美拉莉的女人找他,原来美拉莉通过线索得知了马迪奥的真实身份。美拉莉质问马迪奥为什么骗自己 ,没想到马迪奥的态度决绝,两人矛盾迅速激化。

美拉莉:你喜欢书是因为可以随时放弃它,但生命有别,常常不能由你做主。

马迪奥:你错了,我的生命我常常自己做主。

说完马迪奥回到警局重新审问犯人,他情绪失控险些对犯人大打出手。

与此同时,全家人到母亲家过年。卡路和法兰西嘉已有了两个孩子,尼古拉也带着莎拉回来。莎拉为两个弟弟念故事书,尼古拉和法兰西嘉在门外偷看,十分温馨。

之后全家围在桌前玩拍卖游戏,这时马迪奥也回到了家,母亲对他的到来喜出望外,不久马迪奥谎称办公室有事离开,尼古拉看出端倪,马迪奥一脸慌张,不断向屋内张望,和尼古拉匆匆道别就离开了。

回到家后,马迪奥给美拉莉打电话,美拉莉没接,之后新年钟声敲响,人们举杯畅饮,欢庆意大利渐渐起色的国运,马迪奥喃喃自语新年快乐,然后从阳台一跃而下。

马迪奥的一生孤独又落寞,尽管拥有出众的天赋和高贵的灵魂。从影片开始这个角色就一直笼罩在让人抑郁的挫败感之中,甚至有影评说“导演谋杀了马迪奥”。

他自负而又自卑,工作上高开低走,感情上不敢去面对美拉莉那份执着美好的爱情。同时你又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勇敢的斗士,从救出佐珍开始,他就在努力的抗争,从年轻气盛到饱经沧桑,可以说他初心未改。

只是,他似乎一直不懂得如何去爱一个人,因而也失去了适应俗世,自我完善的可能。爱的能力真的很重要。

马迪奥的死带来的无限的伤痛,也让尼古拉懊悔不已,因为他当时本有机会挽回弟弟的生命的。

尼古拉:我应该是最了解事情的人,但有一件事情我不明白,也许我是明白的,但...比如说茱莉亚,我应该去制止她,在同一道门前,他转过身看着我,而我竟然关上门,把一切都抹去了,现在什么也没有剩下来,通往他家的楼梯只剩木屑,书本四散在地上...我应该制止他们....我爱他俩,但我无能为力,未能用这份爱去维系他俩...我崇尚自由主义,认为每个人有权去过从心所愿的生活,结果自由的代价是死亡。一切好像都没发生过一样。

感觉在关系中如何摆放“我”的位置是很难的问题,尼古拉总是把自己放得很低,从而给对方足够的空间和尊重,但身为茱莉亚和马迪奥最亲近的人,而且情感世界远比两人丰富,他应当更加主动的去加深关系的。

父亲曾对他说要让茱莉亚为他演奏,我想用意就在于此,只是尼古拉醒悟时已经太晚。

姐姐:我仍保留着你66年寄给我的明信片,用挪威语写的,下面的翻译是 眼前的一切都很美丽,后面还有三个感叹号,你现在还这样觉得吗?

尼古拉:我不认同那三个感叹号。

尽管世路艰险,但世界仍然很美。

有了对弟弟死亡的体悟,尼古拉决心改变,为了不让茱莉亚暗杀他人或是被杀,他在安排茱莉亚同莎拉见面时告发了警方,警方成功抓获茱莉亚并将她投入监狱,探监时,尼古拉一改之前的温柔和顺从,他对茱莉亚说他会等她出狱然后娶她,尼古拉心知自己的茱莉亚已很难挽回,但为了让渐渐长大的莎拉多拥有一些母爱,他的等待是值得的。

几年时间过去了,莎拉长大,尼古拉头发有些泛白,莎拉始终无法原谅茱莉亚的不负责任,也无法理解尼古拉为何不另结新欢。莎拉一直渴望生活中有一位母亲一样的人,于是她离开尼古拉去姑姑法兰西嘉家生活。尼古拉又一次失去最亲近的人。

尼古拉是心理学的专家,在一起贪污案中,法院要求尼古拉对嫌疑犯精神分析。但嫌疑犯一直拒绝说话。

尼古拉:你有一个女儿我也有,家有子女而蒙受牢狱之苦,是很难接受的事情。孩子比我们要坚强,他们充满生命力充满爱心,他们会对父亲的所作所为气馁,或者是对母亲。

嫌疑犯:你要证明我是疯癫的吗?

尼古拉:这会方便你律师运作。

嫌疑犯:我妻女是不知道真相的,我在昨天之前也不知道。

尼古拉:你不知道自己犯了法?

嫌疑犯:你在医院工作是吗?我相信一定有公司给你们回扣,5%到10%,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我不相信你毫不知情,可能你已知道,但视而不见,就像千百万意大利人一样,直到某天法官走上门,说那些回扣是非法的,台底政治献金是非法行为,我是个贼...好震撼的新闻,偷苹果的人不是每个都要入狱。

这世界是公平的,但他们忘了当时是怎么排队向我们献金的来换取我们给予方便,现在他们想改变这个世界。相信我吧,一切不会改变,一切都是假象,他们只是捉像我们这些愚蠢的人,其他人依旧偷活,这就是意大利。这一切不是你不是我,是我们的父亲造成的,信我吧。

尼古拉:不,与我父亲无关,信我吧。

嫌疑犯:你父亲一定是个好人。你也想做个好人是吗?(说完嘲讽的对着尼古拉鼓掌)

成年人的世界分不出对错,我想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吧。

完成任务后,尼古拉迎面看到一幅摄影展的海报,上面的眼神似曾相识,原来这张照片上的人正是马迪奥,尼古拉把发现告诉佐珍,佐珍希望尼古拉去找到那名摄影师但尼古拉拒绝了,佐珍连夜出逃,尼古拉将她找回,他欣喜不已,因为佐珍终于勇敢的离开了精神病院走进正常人的世界,也是时候让佐珍开始新的生活了。

离别前,佐珍提醒尼古拉看摄影展览的作品集的第七页,正是海报上的那幅作品,名字叫《自称尼古拉的马迪奥》。

尼古拉恍然大悟,他辛苦找到了摄影师本人,摄影师其实就是美拉莉,她在马迪奥死后生下了和马迪奥的孩子安祖。就这样,因为马迪奥,佐珍的精神创伤终于愈合,因为佐珍,马迪奥的遗腹子回到了大家庭,这对无缘的情侣也算是有了一个美好的结局。

尼古拉将安祖的情况告诉母亲,母子二人决定前往西西里去见安祖。一路上母亲谈到与父亲相识的经历。

母亲:想当年他是走私水果的小贩,他从那不勒斯进货,他在她卖橙的摊上写着“西班牙甜橙”,我问他,是否真的来自西班牙,他答到,听不到西班牙的响板声吗?

尼古拉:你怎么做?

母亲:我没做什么,我买下橙子并嫁给了他。

我想热爱生活的人才是最有趣迷人的吧。

母亲与小安祖相处十分融洽,以至于分别时十分不舍,干脆留在了西西里岛。告别母亲后,孤独一人的尼古拉把全部精力献给了精神病院,他坚信人们误会了精神疾病,正常的人也有或多或少的人格分裂,只不过精神病人把这种分裂病态化了,医生应当尽力使病人回归正常生活。

在他的医院里收留了很多残障儿童,尼古拉经常要花很多时间陪伴他们,使他们像正常儿童一样健康的成长。一天,就在尼古拉与孩子们做游戏的时候,助理将一封信送了过来,尼古拉顺手将信交给一个说话有障碍的男孩,并鼓励他把信的内容读出来。结果信的内容是告知尼古拉母亲的死讯。尼古拉长久的紧闭双眼,然后表扬了小男孩。

尼古拉再次来到西西里,来到了母亲的墓前。小安祖问起尼古拉他爸爸,也就是马迪奥。

安祖:他长什么样子?

尼古拉:他?像阿喀琉斯,你知道吗?他像阿喀琉斯一样勇敢和悲壮,因为他知道天主会把他带走,你知道天主是什么吗?天主把最好的人送到地球,先让他们在地球上留下印记,让后人不会忘记他,你就是那印记。

尼古拉离开时,美拉莉和安祖一起去送别他,尼古拉与美拉莉欲言又止,尼古拉说会尽快再见时,两人脸上都略过一丝悲伤。

莎拉结婚了。美拉莉和安祖也来参加婚礼,尼古拉和朋友们畅饮,酒过三巡,卡路对尼古拉说

“不要视马迪奥为障碍,因为如果你们俩继续有这样的想法,最终你们会恨他”

尼古拉一夜未睡,第二天他和美拉莉在乡间小路上散步,马迪奥迎面走来,将手搭在两人肩上,然后又向远走去消失不见,终于,尼古拉和美拉莉依偎在一起。

影片的最后,安祖与他的女朋友跨过挪威一路向北,最终来到北极,尼古拉和马迪奥年轻时的梦想终于在后辈身上实现。

亲爱的叔叔,也许我应该叫你爸爸,亲爱的尼古拉我们终于到达了这里,儿时你和我说起的地方,如今就在眼前,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是很开心的事,虽然艾美很善变,每个女人都是这样的吗?我看到午夜的太阳落到地平线上,但并没有落入海中,我想起爸,妈,和你,你常说世事总是美好的,我觉得你说的完全正确,一切真的很美。

我特别喜欢这部电影,导演用6个小时的时间,将幸福的奥义娓娓道来。虽然电影很长,故事的时间跨度也很久,但叙事连贯,结构精致,充满着意大利古典的艺术之美。

我非常喜欢尼古拉这个角色,他温润如玉,善解人意,同样是在不完美的世界面前,他选择了用耐心,坚韧,和爱去与之对抗,最终,他终止了电击疗法,治愈了佐珍的精神疾病,熬到了茱莉亚洗心革面,同时也给了下一代莎拉与安祖对于美好生活的信仰。“愿你生命中有足够多的云翳,来造成一个美好的黄昏”,毫无疑问,尼古拉的一生就是如此。

自从遇到这部电影以来,我就一直幻想着像尼古拉一样去热爱生活,不过艺术高于生活,真实的人应该更接近与马迪奥与尼古拉的复合体吧。

喜欢这部电影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对于20岁以后生活的好奇,而这个电影对于人物从青年到中年的刻画,可以说是很连续而且完整了。

总之,我想人还是应该在最年轻的时候,勇敢的去拥抱去热爱生活,尽管人生的风雨可能会让人收回稚嫩时轻易写下的三个“叹号”,还是要矢志不移地去热爱生活。

毕竟这个世界本来就很美好啊!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