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生为国征战四方,可国王也不信任他,找了个借口把他抄家流放

来源:魏成鑫讲历史 2018-11-10 20:10:30

历史原创作者:魏成鑫讲历史

桑乔大帝去世后,基督教帝国也开始四分五裂。接下来的二十年,他的四个合法继承人,再加上他的一个私生子,互相掠夺彼此的领土,争夺统治权。直到1056年,和平才再次降临北部,因为此时只有一个继承人还活着。桑乔的二儿子费迪南德坚持到了最后。他宣布父亲的土地和皇帝头衔都归他所有;他成为皇帝费迪南德一世。北部王国再次统一。南部的分裂为北部统一创造了条件:随着西班牙的穆斯林王国分崩离析,半岛的基督教王国开始呈现出同一性。

但这种同一性并不是和平得来的。二十年的家族内战,使西班牙的基督徒们未能充分利用南部的崩溃,费迪南德的帝国建立在流血杀戮之上。他试图用善行洗去污点:“费尔南多国王总是留心注意,”12世纪的《寂静的历史》( Historia Silense)写道,“将他战利品中较好的部分分发给教堂和基督的穷人,以赞美那赐予他胜利的最高造物主……[但]费尔南多仍然被易朽的肉体羁绊,故而知道他离神之恩典还很远。”1065年,当他感到自己病入膏育已经虚弱得无以复加时,他脱下皇袍和王冠,穿上了一件粗毛衬衣。他最后的时日是在苦行忏悔中度过,死时穿着罪人所穿的衣服。

他将他的帝国连同内战的传统一起留给了他的三个儿子。大儿子强者桑乔二世成为卡斯提尔的国王;二儿子阿方索继承了莱昂;最小的儿子获得了加利西亚那小片领土。不过强者桑乔并不愿意让他的弟弟们安宁度日。在他的亲信大将罗德里戈·迪亚兹的帮助下,他发起了重新统一的战争。迪亚兹通常被昵称为艾尔·西德(阿拉伯语“主”之意),此时才二十出头。不过他自少年早期就成为士兵,已经上过战场。桑乔国王极为重视迪亚兹,他任命他为整个军队的司令。这样罗德里戈茁壮成长,很快就成为一位所向披靡的战将。

在七年的征战之后,强者桑乔成功地将他的弟弟阿方索赶出了莱昂。他将卡斯提尔和莱昂重新统一成一个王国,阿方索则被逼躲藏在一个以托莱多为中的泰法国。不过与他的祖父一样,阿方索精明狡猾,并且不惜弑杀亲人。他收买了强者桑乔的一个士兵,令其在围攻一座边远城市时趁机杀死国王。《寂静的历史》写道:“那个叛徒出其不意地从背后用长矛刺穿国王,鲜血汩汩而出,国王的生命也随之而去。”

阿方索直到临死也不肯承认他与谋杀桑乔有关,不过他从中受益很大;随着哥哥死去,阿方索从流亡所在的穆斯林地盘返回,继承了卡斯提尔和莱昂两个王国,成为阿方索六世。他还继承了强者桑乔的军队,以及大将艾尔·西德。

阿方索竭尽所能地收买艾尔·西德的忠诚,在朝廷中给他封了一个官职,并将一位王室公主嫁给他作妻子。不过他从未完全信任他死去哥哥的这位大将,在接下来的几年中,艾尔·西德被外派出去无数次,作为阿方索的使者,前往东部和南部的泰法王国。这样可以让他远离卡斯提尔和菜昂,以及阿方索本人,不过这也给了他一个机会,证明他是名多么杰出的战士。大约在1080年他被派去对塞维利亚的泰法王国进行友好访间,该国正处于阿拉伯国王穆塔米德的统治之下。在他访问期间,塞维利亚受到邻近的泰法国格拉纳达的进攻。艾尔·西德带领他的人马帮助穆塔米德打退了格拉纳达的军队。他作战如此勇猛,以至于这次胜利被认为完全是他的功劳。他以攻入托莱多圆满结束了这次表演,最后带着七千俘虏和数车财宝回到了卡斯提尔和莱昂。

“对于上帝赐予他的这次成功和胜利,”艾尔·西德的传记作者悲叹道,“许多人,包括熟人和生人,都心生嫉妒,他们向国王进献谗言,对他大加诬蔑。”阿方索也嫉妒艾尔·西德的声望和名气,他以擅自进攻托莱多为由将艾尔·西德流放。12世纪一位无名诗人写诗称赞艾尔·西德的英雄事迹,并描述了阿方索派人抄家的场景:金库被抢夺一空,门厅一片狼藉,不再有地毯,不再有皮毛长袍,他光秃秃的城堡大厅,在风中萧瑟战栗。失去了家园、土地和职业,艾尔·西德只能以一种方式施展他的技能:他成了一名雇佣兵。

声名远扬的他在惨遭流放后,立即被萨拉戈萨的阿拉伯国王抢走;萨拉戈萨此时是一个泰法国,首都离阿方索边境不远这样他就站在了前主人的对立面。尽管两人并没有在战场上面对面,但艾尔·西德正为阿拉伯人而战,而阿方索六世也正在认真计划重新征服穆斯林西班牙。

今天小编就介绍到这里啦,欢迎各位在文章下方评论。

以上凸起素材来源网络,侵权立删!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