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让我再一次感受到了身为姐姐的美好

来源:世界旅游收录 2018-11-10 22:31:34

走在通往传送站的街道上,明恩有些小小的心不在焉。因为与焰的那次坦诚相待,让她终于明白,有些秘密,姐姐记不得了,玛索不记得了,但是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人记得。“你曾经也是姐姐呢。”还记得焰这么平静地说道。这怎么可能,明明这件事情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了,连父亲与母亲都不提了,明明……只有自己这个做姐姐的还记得她了。

“我跟你说过,我见过不同的玛索,有的玛索只能坐在浮空椅上哭泣,而有一只玛索,那完好能行走的玛索,最终在大祸临头前的一秒拉住了她的手。”还记得焰有些落寞的笑容,还有她的那句补充之言。“原来,玛索和她才是天生的一对,而我们,都不过是他在喵生路上见到的瑰丽风景,极美,极喜爱,但终不及她。”明恩明白,的确就像是焰说的那样,林氏三姐妹中,是她第一个发现了他。是他点亮她的道路,也是她牵住了他的手。互相依偎,互相点燃心中快要熄灭的火焰,她不嫌他腿瘸,只是缘自他那柔软的耳朵,他不嫌她弱视,只是因为那只会为他而笑的模样。

只可惜,花有开谢,月有圆缺。在三姐妹回一号坑前的那一天,恩熙去和玛索道别,并立下约定要在混血儿班重逢,但是返家时遇到了自动出租ai故障,在玛索的面前被撞身故。在那之后,玛索整天以泪洗面,恨自己不能及时伸出手。恩熙做为妹妹,明明有着姐姐们所没有疾患,却是三姐妹中最会识人的一个。“我能听到心声,玛索的心里没有杂音呢。”妹妹总是这么说。是啊,是一个纯粹的孩子,如果你没有事,就一定会是他最宠爱的人吧。就像焰说的那样,那一次的玛索身边,只有她一个人。没有任何的姐妹,有的只是玛索与她们妹妹最纯粹的故事。正因为如此,才会没有了那些卖萌求生的故事,也没有她们这一路走来的美好,没有玛索的牵手,悠久失去了角色离开了游戏嫁了人;

没有玛索的帮助,潘尼最终同意了与别人的婚约;没有与玛索的相遇,安妮与杨再度远嫁;而没有了约定,九叶平静的生活着;没有了请求,焰只能远远的看着玛索,而她的猫姐妹们,最终选择了团结在了艾尔的身边;至于巴巴莉姆与布涅塔尼,更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就像是路人。而她的两个姐姐,嫁给了她们本应该厌恶着的男人。“虽然恶意,但是,你的妹妹用她的牺牲换来了太多的幸福。”焰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恩本应该生气,呵斥她,和她争吵,和她打上一架。可是……焰,你懂什么,你根本不明白。三个人之中,只有明恩没有做阻断记忆手术,和姐姐与玛索不同——姐姐做手术,是因为失去了最宠爱的妹妹,在心痛中最终主动的选择了阻断记忆。“我不想再痛苦下去了,明恩,对不起,原谅姐姐。”

而玛索……玛索是真的不想忘记,对于他来说,她点亮的不止是他心中的火焰,还有年幼的猫崽对于这个世界最美好的渴求……但是无论是自己的父亲与母亲,还是他的母亲与父亲,都不想这个孩子在内疚与痛苦中活上一辈子。所以他被欺瞒着做了阻断记忆手术。所以说,被电影纪录片中失控屠杀造物主的尸山血海所吓到而讨厌机械是假的,和明美与明恩一见如故也是假的,有的只是阻断了记忆,却在下意识中一定要去一号坑混血儿班的夙愿;有的只是失去了记忆,却在内心深处憎恨着非人机械的决心。所以,才有了成为学霸的玛索,所以,才会有林家姐妹慢了半年入学。所以,九叶,安妮和杨才会出现在他的生活中。

所以……焰,你没有说错。我们姐妹今天美好的生活,都是建立在我们这个最小的,永远不会再长大的姐妹的痛苦上的。没有她的牺牲,就没有我们之间的约定,没有了玛索,也没有将彼此集合在一起的关键点。“姐姐。”传入耳朵的声音让明恩颤抖了一下,她抬起头,发现整个世界都是黑白的,只有站在自己眼前的……和年幼的自己一模一样的她。“我的姐姐,好久不见呢。”因为眼睛不好,总是眯眯眼,但是在学会笑之后,恩熙就是父亲与母亲最喜欢的女儿了。明恩笑着点了点头:“是好久不见了,我的妹妹。”说到妹妹两字时,明恩几乎哽咽。我曾经也是姐姐啊,有一个和我一个模样的妹妹,每天起床的时候都会叫我姐姐啊……我不像明美,她始终都是姐姐,而我,在那天之后就失去了做为姐姐的权力啊。

“姐姐,玛索还好吗。”她这么问道。明恩用力的点了点头。那怕知道这世上没有灵魂,人死如灯灭,这只不过是不知道从何而来的一场意志鉴定,但是明恩还是忍不住的点了头。“可是我的姐姐,明熙真的好痛……好痛啊……”妹妹笑着,虽然脸上满是血泪。明恩瘪了瘪嘴,看着自己妹妹张开的想要抱住自己的模样,最终还是伸出左手,同样的抱住了她。“我的妹妹,谢谢。”随着这一声感谢,还有右手紧握并顶着妹妹胸口而入的渗银匕首。虽然你不是我的妹妹,但是我还要谢谢你,你让我再一次感受到了身为姐姐的美好,有那么一段日子,我也是姐姐,我也有一条小尾巴,我……也能骄傲于自己身为姐姐的身份。

随着明恩绞动着手中的匕首,已经搭在明恩脖子上的触手最终无力的滑落,抚摸怀中有如灵吸怪一般的混沌那光滑的脑袋,最终,失格的姐姐将它连同匕首一道推倒在地。“我的天,从刚刚开始我们就不能动了,明恩夫人,您是怎么从这个怪物的精神控制中脱离开的。”身后传来了同伴的惊讶发言。明恩瘪了瘪嘴,从这个怪物胸口拉出匕首,扭头看向她的同伴们:“它变成了它不应该变成的人,所以,它罪该万死,把它的尸体收好,等拿下了浮空城,我要用它的皮做为我建立的战利品博物馆中第一件收集品。”

比起姐姐,明恩更脆弱,失去妹妹让明恩整夜整夜的失眠,但正因为失去了妹妹,明恩在看过妹妹的日记后,才打消了与姐姐一样做阻断记忆手术,并逼迫自己坚强起来。玛索是恩熙发现的宝物,要理所当然属于恩熙的。还记得,日记上幼稚的字迹。不过,如果姐姐们愿意的话,我也不是小气的孩子。还记得,字迹边的小小爱心绘画。谢谢你分享的一切我的妹妹。姐姐会好好的照顾好玛索,也会好好的记住你。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