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我们似乎丢了最重要的东西

来源:不可不说破 2018-11-10 22:33:59

景春曰:“公孙衍、张仪岂不诚大丈夫哉?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

孟子曰:“是焉得为大丈夫乎?子未学礼乎?丈夫之冠也,父命之;女子之嫁也,

母命之,往送之门,戒之曰:‘往之女家,必敬必戒,无违夫子!’以顺为正者,妾

妇之道也。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

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孟子》中以妇道做引,劝诫人们遵守礼法,以君臣之礼作为素材,把“顺天应人”当做符合社会行为准则的至理。抛开早已不符合时代发展的那套理念,单单看“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数个字,你会发现,在日常生活中,以“正”的思想要求自己,不违背做人的良知的方式面对生活,纵然会失去一部分物质上的收获,但真正收获的会是精神上的宁定。人生匆匆几十年,人们总逃不过生老病死的自然法则,当你面对死亡的时候,心里的平静绝对能够战胜离开的恐惧,因为在你的人生中,你学会了“威武不能屈”般的抵抗,“富贵不能淫”般的自持,“贫贱不能移”式的坚守。

那么,怎么做才算是威武不能屈呢?西汉时期苏武奉朝廷命令,以中郎将身份持节出使匈奴,谁知发生意外,被匈奴单于扣押在军中,期间,单于使尽手段想让孙武屈服,苏武始终秉持自己的信念毫不动摇,单于一怒之下将其发配到北海(今贝加尔湖附近)牧羊,并威胁到:除非公羊生出小羊,不然绝不让其重归故国。苏武持汉节于异国牧羊十九载,风霜雨雪不能夺其志,箭矢斧钺无法动其心,至汉昭帝继位,方得回国,此君出使匈奴时正值壮年,归来时已经是白发及额,汉昭帝感其忠贞不屈志气,大加赏赐,我们也有信在历史的长河中翻出如此贞烈的故事教育后人。苏武在异域十九年,身处敌国,所经历的艰辛后世无法可考,更无法身临其境的体会其所经历的磨难,但其矢志不渝的忠诚和志气无不让人气为之夺,不愧于堂堂华夏之族魂。

人们总在追求尊严,像韩信受胯下之辱一样,然后功成名就的韩信,同样没有逃过杀身之祸,在他被砍掉头颅的前几天里,不知心里作何感想?由此我们总会去探寻活着的尊严到底是什么,是香车美女,还是一呼百应?是纵横天下无往不利还是富可敌国?现在,人们学习到的知识面之广早已无需赘言,无欲则刚的说法也是早已烂熟于胸,可真的操作起来,要的太多,怎么刚得起来?至于威武屈不屈,主要还看利益够不够大,人们总想着轻装上阵,拼了老命的向上爬,爬上去了才会发觉,自己丢掉的那些东西,这辈子都再也找不回来了。

春秋战国时期的晏子,无疑是“富贵不淫”的楷模了。一次,齐景公去晏子家做客,看见晏子的老婆年纪大了,长得也不好看了,于是对晏子说:我有个女儿长得漂亮,还很年轻,可以做你的妻子,你看怎么样。晏子说道:齐王在上,我妻子嫁给我的时候也是年轻和美丽的,在和我一起生活的过程中操持家务,慢慢的变老变丑了,可是她是年轻漂亮的时候将终身托付于我的,我也心甘情愿的接受了她的托付,我怎么能做出这样事情呢?看到这里,现代社会的女性肯定会感慨:原来晏子才是中国好丈夫啊。实际上,当名分和地位在齐国都算是很高的晏子在面对美女和糟糠之妻的时候,正体现了“富贵不淫”的操守,现代社会看来,男性为了追求色相抛弃妻子的案例屡屡见诸报端,女子追求名利而放弃丈夫的故事也不在少数,在糖衣炮弹的轰击下,还能坚持纯良的品性的人,不过是做事还是嫁娶,都是值得托付的人。我们好好回想自己身边的人和事,反省自己的心境,又有几个人不惊出一身冷汗?叛人者,人恒叛之,报应不爽,扪心自问,看看自己心里的想法和生活中的行为会不会在某个特定的时刻,让自己都感到恶心呢?

生活中我们总是能接触到这样的人,前半生费尽心机的求名求利,后半生信佛信神去驱散自己心里的不安,人前人后的卑躬屈膝是无法带给人满足感和收获的。面对生活中的强者,我们大可谦谨的做人,虚心求教,越是在细节中体现自己的卑微,越无法获得别人的尊重,想得到这些人的帮助,也多是镜花水月,何必抛舍自己的膝盖去换取脖子上的金项圈呢?

实际上我们做过什么,都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回想起来,是愧疚自责还是耻辱在作祟呢?其实人最好的状态是安然的接受生的希望和死的安宁。在红尘中翻翻滚滚的奔跑和求索,计算获得与回报之间的得失,后来发现,我们似乎丢弃了最为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堂堂正正的站着,昂首挺胸的走着,无怨无悔的躺着,这就是活着的意义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