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决定,让两位女子伤心不已,却不得不做!

来源:把酒说历史 2018-11-10 23:06:27

他的决定,让两位女子伤心不已,却不得不做!

王庆坐在书房之内,心中如同有一团烈火在不断翻腾。良久之后,他长吸一口气,走到书桌旁,找来纸张,用镇纸压好,准备开始研墨。还没动手,轻盈的脚步声响起,随着暗香袭来,两只修长白皙的手接过了王庆手中的墨锭,在砚台里放了一点水,轻轻的研起墨来,正是比较文静素雅的樊素。

小蛮也端着一壶热茶前来,给一声不吭的为王庆斟满之后,就乖巧的用柔弱无骨的小手在王庆肩背还有腿脚上揉捏。许是感受到了什么,这个常日里活泼精怪的少女,在此时也难得的安静下来。书房里没有人说话,只有笔锋在纸张上移动时发出的细微声响。王庆坐在案头,因为有白大诗人的功底在,使用毛笔对他来说算不得难事,片刻功夫,一张状纸就已经写好。状纸上没有多少修饰形容之词,通篇只是平铺直叙,将这件事情完完整整的记录下来。待到墨迹干了,王庆将其小心收好,压在书籍下。停顿了一会儿将目光投向一直乖巧的站在一旁的樊素和小蛮。樊素身子抖动了一下,小蛮下意识地咬住下唇。

“……官…官人,能不能不要去……”樊素试探着开口。王庆摇了摇头:“不能,这世上有很多事,你不做我不做,到了后来,也就没有人去做了,总该有一些人出头的,这件事我是不得不做。”王庆说道这里,话锋一转道:“事情是怎么回事你们也都知道了,此行结果如何不用我说你们也清楚,你我三人相逢一场,本想就这样一起将余生厮混下去,但事情出在了这里,又不能不去做。只是委屈了你们,跟着我这么长时日,什么都没有落下,还要跟着担惊受怕。家里钱财算不得多,都在那里你们知晓,等下就去收拾,赶在天黑城门关闭之前赶紧离开,我会让老周赶着马车送你们……”

王庆平淡的说着,一直低头不语的小蛮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文静的樊素也滚下两串泪珠,梨花带雨。王庆见此,心中也不由有些伤感,但此时必须硬下心肠来,自己都不知道此行有多大把握,这两个女子身世本就坎坷,自己一旦动作,势必会牵扯到她们,不论是教坊司亦或者是其他什么地方的,都不是什么好去处。正准备再开口,樊素却张口道:“婢子于艰难困苦之时得遇官人,方脱离水火,才知世上有如此活法,官人于婢子来说有再造之恩。如今官人要为黎民为天下伸张正义,婢子一介女流,不敢多言。婢子虽无知,却也知道知恩图报,知道同甘共苦。不能只跟着官人享受荣华,有困难来临之时独自离开,如此行径,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官人有自己的坚持,明知前路危险重重也要去仗义执言,前去闯一闯,婢子也有自己的坚持,那就是陪在官人身边,做牛做马的伺候您……”樊素轻声细语的诉说着,脸上眼角含泪,脸上却有笑意流出,很难想象这样一番重情重义的话,就这样被她不带烟火的说出。王庆心中也有些震撼,他到此时才发现,这个温柔似水,文静娴雅的女子居然有这般的气魄,在面对生与死的抉择时,这般的从容。一旁的小蛮啜泣着,拼命的点头,表示自己的想法。王庆心中满是感动,站起身来,将两个女子拥入怀中,温柔的拭去她们脸上的泪水,手掌在她们背上轻轻拍打,手掌挨着长发,凉凉的,丝丝顺滑。

小蛮和樊素两人,安静的靠在王庆怀里,慢慢的没有啜泣之声。王庆在她们两人脸颊上分别一吻,惹得两人甜蜜的笑,而王庆的手掌也移到了她们的颈项间,狠狠心,用力一按,两人就这样晕倒在了他的怀里。“你们是好女子,不能害了你们,有缘,我们再相见……”将两人放在椅子上,王庆飞快的收拾出来了金银细软这些东西,分别放在两人身上,然后吩咐老周将马车赶来,将三床被褥放进去铺好,又将樊素小蛮两人抱到车厢里,用被子盖好,取出一袋子铜钱,方便路上使用,又拿出三锭十两的银子交给老周,让他路上花用。

对长揖不起的老周叮嘱道:“好了,趁着此时时间还早,她们两个还没有醒来,赶快驾车离开长安,一路往东而去,不要过多停留,到了开封境内,才算安全,你们隐姓埋名一段时间,再慢慢的开始各自的生活。”老周是白大诗人的心腹,这样的事情交给他,还是很放心。眼看着老周赶着马车一路出了宅院朝着东方而去,消失在一片寒冷和房屋之间,王庆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长安的人们最喜欢听些闲话,尤其是关于皇亲国戚,官员大臣们的,八十岁的成阳公第三十六房小妾前天刚给他生了一个小妾,引起众人的一片惊叹。

在人们赞叹成阳公老当益壮的话语中,更多的人却在研究这个才出生的小子,到底是成阳公的儿子还是孙子,亦或许是重孙子。这个消息才刚传扬了两天,就马上被狮子狗的消息给掩盖了下去。说是男子家有悍妻,在青楼被被老婆一丝不挂的揪了出来,男子为了稍微挽回一点男人的尊严,就抱着一只狮子狗用来遮挡重点部位。结果那东西晃来晃去的,狮子狗忍不住下了嘴……这个男人彻底没了尊严……冷冽的天气也一样冻不住长安人那颗八卦的心,同样也挡不住那些为了生计而不断奔波操劳的人们。

两个骑马的人,一路奔驰来到东市的一个十字路口处,一个人拿着小刷子在拎着的一桶浆糊里沾沾,在十字路口那颗老槐上刷了两下,另外一个就从背后的竹筒里抽出一张纸印满字的纸,贴在了上面。然后就一言不发发翻身上马,带着东西离开,前往另外的地方。同一时间,还有几十人骑着马,一大早就带着东西三三两两的出了城,离开城池没多久后,就打马狂奔,在通往长安的主管道显眼的地方,留下了一路的告示……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