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朝鲜崇华派,75岁起兵抗日,被俘后吟诵《离骚》《出师表》

来源:点点简史 2018-11-11 02:02:49

今天要讲的是朝鲜王朝后期一位著名的儒学家和爱国者——崔益铉。

1834年1月14日,他出生于京畿道抱川郡,一个朝鲜上层贵族家庭,他的父亲也是朝廷上举足轻重的人物。

14岁时拜当时的大儒金琦铉和李恒老(号华西)为师,并在他那里接受了理学的思想。

崔益铉深受儒家思想熏陶,他在师从华西李恒老的过程中形成了忧国爱民的卫正斥邪思想、为国如家的忠义思想和尊王攘夷春秋大义,以实现王道政治为己任,同时也受到华夷之辨的很大影响,不承认满清为中华正朔,而尊奉明朝正统,这也导致他排斥一切外国,尤其是坚决抵制日本,这成为他后来屡次反日的思想根源。

这里多嘴说说他的老师李恒老(而述,华西),也是朝鲜王朝末期著名的大儒,“华西学派”的创立者,李恒老强调:“尊中华,攘夷狄,穷天地之大经;黜己私,奉帝衷,有圣贤之要法”,此句话被华西学派奉为圭臬。

所以,有啥老师就有啥学生,他们这一派都是朝鲜王朝里坚定的“亲华尊明派”,对满清绝不承认,对西洋那一套更是排斥。

话说回本文主角崔益铉,这位老先生一生也算过得轰轰烈烈,干过数之不尽的惊天动地的大事。

他曾在1873年弹劾兴宣大院君(李昰应,当时朝鲜君主的生父,却借此把持朝政),而且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为非作歹的兴宣大院君倒台。

1876年他还组织群众集体抗议,当时朝鲜跟日本人签订了《江华条约》,他出于爱国热情组织人群进行抗议却被逮捕流放到黑山岛,种种事件,让他成名。

1897年,朝鲜末代国王高宗在德寿宫登基,成为日本的傀儡,并宣布成立大韩帝国,称大韩帝国皇帝,改年号为“光武”,改王世子为皇太子,追封闵妃为明成皇后,终止了和中国的藩属关系。

有意思的是,作为崇华派的崔益铉一听,当时就炸了锅,认为朝鲜是华夏藩属国,称你娘亲的帝啊!就算你要称帝,那你也得清扫中原,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继承大明之皇统,镇抚四夷,否则你何德何能称帝?

虽然现在中华是胡人(满人)当政,但至少我们朝鲜现在是华夏正统啊(自称小华夏),绝不能乱了君君臣臣的纲常,于是这位大儒领着一帮子朝鲜儒生坚决反对。

当然,结果是然并卵,寿命长达13年的“大韩帝国”成立了。

然后在1910年,随着《日韩合并条约》的生效,大韩帝国亡于日本。

又扯远了,咱们再说回崔益铉。

1905年日本和朝鲜(大韩帝国)就签订了一个《日韩保护协约》,将韩国变为事实上的殖民地。崔益铉悲愤欲绝,立刻上了一道《请讨五贼疏》及再疏,要求高宗皇帝向国内外宣布乙巳条约无效。

但此时协议已经生效了,整个韩国都爆发了反日义兵运动,而已经75岁高龄的崔益铉毅然决定亲自起兵反抗日本。

大家先来看看老先生起义檄文《倡义讨贼疏》,都是汉字写的:

“我有邻国,而不能自交,使他人代交,则是无国也;

我有土地人民,而不能自监,使他人代监,则是无君也。

无国无君,则凡我三千里人民皆奴隶耳,臣妾耳。

夫为人奴隶,为人臣妾,则生已不如死

……噫!彼日本之贼,实我百世之仇敌,

……鱼肉我众庶,掘毁我冢宅,占夺我田地,凡系我民命之资,孰非彼掌握之物?

……去年十月之所为,实是万古之未有。一夜间,勒纸片印,五百年宗社遂亡。

……凡我宗室、大臣、公卿、文武、士农、工贾、吏胥,修我戈矛,一乃心力,殄灭逆党,食其肉而寝其皮;

歼剿仇夷,绝其种而捣其穴,无往不复。

措国势于泰磐,转危为安;

拯人类于涂炭,所恃师直。”

崔益铉是睿智的,早就看出日本人想吞并朝鲜半岛的狼子野心,但现实也是残酷的……

崔益铉在条约签订后立刻招兵买马起兵反日,成为全罗道地区反抗日本统治的主力军,崔益铉带领的起义队伍作战英勇,多次打败日军,直逼全罗道首府全州城,义兵队伍也发展到近千人。

但是最后,他没被日本人打败,却被投降日本人的同胞军队,利用崔益铉对自己国人的信任(也怪崔益铉太天真),将崔益铉的反日义军击败,并俘虏崔益铉,押往汉城。

但崔益铉有股子属于儒家文人的傲骨(再想想南明末期那群东林党,脸红啊),在被押送汉城的途中,一直吟诵着屈原的《离骚》和诸葛亮的《出师表》,以抒发他的愤懑失意和壮志未酬。

由于崔益铉名望很高,所以没有将他判处死刑,也没人敢。8月,崔益铉等人被判流放对马岛,并监禁在严原卫戍营里。

崔益铉见自己身陷囹圄,加之年事已高,因此对亡国在即而自己却报国无门感到十分痛苦。他对一起被流放的林秉瓒说:“八十非从戎之年,然吾所以如此者,图所以取大义于天下。”

意思是:我80岁了还在带兵打仗,这并不是这个年纪该做的事儿,可我之所以要这么做,所求的无非是为了天下大义。

崔益铉的大义是什么呢?当然是国家民族的独立、自由,人民生活得安康、幸福。

这也是他一生在追求的事业。

而最后,在被囚禁在异国他乡的痛苦和煎熬中,崔益铉选择了以死明志。1906年12月30日,崔益铉绝食而死,并留下绝命诗一首:

起瞻北斗拜琼楼,白首蛮衫愤涕流。

万死不贪秦富贵,一生长读鲁春秋。

这篇作品,也被认为是近代以来,中国之外的华语圈里少有汉诗佳作。

而在后世,朝鲜半岛上的人民都没有忘记崔益铉的高风亮节,无论是朝鲜还是韩国,都在纪念这位民族英雄,并在半岛上多个地方为他修祠立像,接受朝鲜半岛人民的供奉。

正所谓“华夏入夷狄则夷狄之,夷狄入华夏则华夏之”。在当时那个时代来讲,这位朝鲜半岛上的大儒,比起有些中国人更像是个中国人,也让我想起了明朝灭亡不过十几年,当时的清朝那些剃了发,留着辫子的汉臣,见到朝鲜官员还在坚持穿明朝官府,居然一个个笑出了眼泪,认为这些朝鲜官员像唱戏的小丑一样可笑。

可谁知就是这群“迂腐的小丑”,居然把明朝官服穿到了清朝末期,到头来,也不知谁才可笑。

算了,是非功过,还是留给历史评说吧,以后有机会,我们来讲讲二战时流亡中国的两个出自朝鲜半岛的政府。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