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困基金与大股东系“自家人” *ST尤夫高管违规减持遭交易所“点名”

来源:东方财富网 2018-11-10 06:13:39

最新价:14.12

涨跌额:0.09

涨跌幅:0.64%

成交量:6.73万手

成交额:9572万

换手率:1.75%

市盈率:334.89

总市值:67.1亿

相关股票

浔兴股份(7.88 10.06%)

三联虹普(15.33 9.97%)

神马股份(12.79 6.58%)

桐昆股份(13.33 5.54%)

相关板块

纾困上市公司成为近期资本市场的一大亮点,但部分专项解困基金只是换了个马甲。本周,*ST尤夫(002427)披露公告称,公司获得上海垚阔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上海垚阔)举牌,原以为雪中送炭的专项解困基金其实是“自家人”,*ST尤夫的大股东中融-证赢130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与上海垚阔为一致行动人。*ST尤夫方面则表示,解困基金出发点是协助上市公司的部分债权人实现间接债转股,公司部分债权人可对上市公司的债权转化为解困基金的基金份额。除了专项解困基金股东身份存疑,*ST尤夫此前曾因为高管违规减持遭交易所警示。

上海垚阔“来头”不小

在公布了被专项解困基金加持后,*ST尤夫就延续了上涨势头。截至昨日收盘,*ST尤夫继续接近涨停,报收16.87元,自8月一度盘中最低价6元计算,*ST尤夫这三个月时间股价上涨约181%。

本周,*ST尤夫披露公告称,公司获得上海垚阔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上海垚阔)举牌,后者增持达到5%。上海垚阔是金融机构及企业联合设立的专项解困基金。

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截至2018年11月7日收盘,上海垚阔以自有资金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份达到约199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5%;在本次权益变动前,上海垚阔未持有*ST尤夫股份。

报告书称,此次增持基于对上市公司在逐步解决自身或有事项后未来发展前景的看好,在未来12个月内在价格适当时继续增持。

上海垚阔的“来头”不小。公告称,上海垚阔是金融机构以及企业联合设立的,旨在响应党中央关于金融工作服务实体经济的指示精神,以及国家发改委、证监会等部门鼓励市场化债转股的号召,帮助尤夫股份解决或有事项,使之恢复正常经营的专项解困基金。

在各地纷纷成立基金驰援上市公司的背景之下,乍一看,这只“专项解困基金”,让人很容易误以为是与其类似的一只纾困基金。

然而,细看基金的出资机构和驰援手法,与解困民企的手法并不一致。早在今年3月23日,*ST尤夫间接控股股东苏州正悦、第三大股东中融信托、华融粤控、晋中银行、西藏鼎鑫就签订了《基金设立意向协议》,基金规模暂定64亿元,以支持公司发展及解决公司目前面临的困境。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垚阔成立于2018年8月,股东武汉天捷盈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下称中融信托)、西藏鼎鑫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翼客展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泰州金太阳能源有限公司(下称泰州金太阳)以及上海泓甄帝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分别持有上海垚阔33.14%、29.92%、16.13%、10.41%、10.41%以及0.01%的股份。其中,中融国际信托出资2亿元。

解困基金与大股东系“自己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股东中,中融信托与持股*ST尤夫6.99%的第三大股东“中融-证赢130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存在一致行动关系,两者合并计算持股比例达到11.99%,中融信托还是控股股东单位湖州尤夫控股有限公司(湖州尤夫)的股份质押权人。根据三季报,湖州尤夫持股29.8%,股份已全部被质押且冻结。

此外,上海垚阔中也有国资加持,泰州金太阳能源有限公司的实控人为泰州市人民政府。上海垚阔和执行合伙人的法人代表黄婧与“中技系”关系密切,曾担任中技控股有限公司证券事务代表。

在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中,公司称解困基金出发点是协助上市公司的部分债权人实现间接债转股,公司部分债权人可对上市公司的债权转化为解困基金的基金份额,进而间接持有解困基金后续通过增持获得的上市公司股份,并分享该等股份收益。目前解困基金已经与湖州尤夫的股东苏州正悦完成了约6.69亿元的或有债权转让协议签署且支付了部分款项。

高管违规减持遭交易所“点名”批评

除了专项解困基金股东身份存疑,*ST尤夫此前曾因为高管违规减持遭交易所警示。近日,深交所网站公布了关于对浙江尤夫高新纤维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赖建清的监管函。监管函先显示, 2017 年 9 月,赖建清通过云南信托·聚鑫 21 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聚鑫 21 号”)增持浙江尤夫高新纤维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股票 1,118,700 股。2018 年 5 月 8 日,云南信托对聚鑫 21 号持有的公司股票通过集中竞价方式进行了强制平仓,减持 1,102,700 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 0.28%,涉及金额 732.19 万元。作为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赖建清未能在上述股份减持首次卖出的 15 个交易日前预先披露减持计划。

深交所指出,赖建清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股票上市规则(2018 年修订)》第 1.4条、第 3.1.8 条和《上市公司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减持股份实施细则》第十三条的规定。对此,深交所要求其充分重视上述问题,吸取教训,杜绝上述问题的再次发生。

(文章来源:投资快报)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