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辉:娱乐圈是个名利场,始终让人觉得不踏实

来源:柳絮飞鸿 2018-11-11 06:35:02

没有出众的外表和运气,张家辉在影视圈打杂、跑龙套、演喜剧小人物已经有20年了,直到2009年,他凭借《证人》才拿到香港电影金像奖。成长于香港偶像明星的大环境下,张家辉不善交际,也不热衷于表达自己。在过去的20多年里,他露面少,少应酬,但一直做着一个普通演员的本份。

在很多观众心目中,张家辉只是一个奉献喜剧或者硬汉角色的实力派演员。其实,他的从艺生涯还有另一个身份:歌手。

签约无线之后,他遇到了生命中又一个重要的伯乐——TVB金牌监制梁家树。“TVB是个大家庭,很多人都在排队,等着做一线。但是我一去,他就给了我很重要的机会。”

由梁家树监制的电视剧《天地豪情》,是很多内地观众认识张家辉的第一部作品。这部61集的长剧在当年荣膺年度电视剧收视第四位,演员班底云集了罗嘉良、黄日华、周海媚、郭蔼明、宣萱等无线当家小生和花旦。张家辉凭借在剧中饰演的甘量宏一角,获得“飞跃进步男艺人奖”。那年,由他担纲主演的《妙手仁心》,也在台庆时跻身无线“观众最喜爱的电视剧”。

张家辉迎来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高峰。当时,他和很多在内地耳熟能详的天王天后一样,影、视、歌三栖发展,除了拍摄无线的自制剧,他一年最多拍摄了11部电影,发了一张专辑。一个剧本还没拍完,新剧本已经在手里了;下了飞机,直接进机场附近的片场拍摄。和刘德华拍电影《黑马王子》时,他三天三夜没合眼;电影休息期间,他必须赶到下一个场地为专辑发售宣传献唱。那年,《黑马王子》票房大卖,他的个人专辑获奖畅销。

张家辉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艺人。年轻时,他实现了儿时的梦想——考入警队,成为军装警员。为了圆自己的神探梦,他一直希望进入重案组。请调时,上司明确表示“人手不够不能放人”。他扭头就回自己的电脑前打了辞职报告,脱下了警服。

通过同学介绍,他进入李修贤的电影公司拍摄了入行敲门作《壮志雄心》。拍摄第二部电影《朋党》时,他在戏里经常遭到群殴。每天收工后,他都会躲在道具车旁哭半天,因为那时的表演是真打。妈妈对他说,我再也不要看你的电影了,因为你老是挨打。

从王晶导演的《赌侠1999》开始,张家辉重回大银幕。《赌圣3》、《赌侠2002》、《中华赌侠》及《赌侠之人定胜天》等系列“赌片”中,都有张家辉的参演。他终于不会再被一通狂殴,但几部过后,他发现几乎所有人都把他当成喜剧演员。“我告诉自己,一定不能继续这样,这样的剧本以后一个都不接!”叫停喜剧后,张家辉在等待新的伯乐,直到杜琪峰找他出演《大事件》。

“他不是人,是神来的。”张家辉用港式普通话,表达他内心对杜琪峰的感激和敬畏。和他合作两部《黑社会》,都没有剧本。张家辉看到成片时惊呆了:那么复杂的人物关系,那么深刻的人性洞察,这个在片场连灯光都不管、成天就知道抽雪茄的老头是怎么做到的?

“其实我们所有演员,在杜琪峰的电影里,都是在演我们本人。他的眼光很毒,他总是把我们的性格,拿来放大到他的电影里,做得很极致。”杜琪峰成就了很多香港男演员,那些被他挖掘出来的金子,早晚都会闪闪发光。张家辉,在等待命中的一部《证人》。

张家辉在《证人》中饰演了一个挣扎在人性边缘的悲情角色:那是个戴着玻璃假眼的绑匪,为了给植物人妻子筹集医药费,绑架了小女孩;决定砍女孩的一只手作为威胁时他想砍下女孩的左手,留右手给她写字、生活。

从亚太影展“最佳男主角”开始,张家辉凭借《证人》,一路横扫当年金马、金像各大电影节。最后一发不可收地斩获了7个影帝,创下空前纪录。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陈嘉上导演一直说:张家辉很不自信。但是那一天,42岁的张家辉站在领奖台上,对着台下的所有人说:拿到这个奖,当然要感谢我的坚持,但是我觉得,也是实力。

现在,这7尊奖座静静地躺在家中女儿的玩具柜里。“其实我很在乎这每一个奖,”张家辉大笑,“我会把它们带到棺材里。”他不希望女儿长大了从事这个行业,“娱乐圈不是毒品,也不犯法,是一个行业,也养活了很多人。但是这个名利场,始终让人觉得不踏实。”

张家辉很喜欢一个纸巾广告,为了体现纸巾持久力强、不易碎,广告创意是一个胖胖的小男孩被一个健壮的黑人打,打到最后,黑人累了,但是小男孩始终没有倒。“对,做人就是要坚持,那些大考,我如果放弃过一次,就不会有今天的张家辉。所以这个行业,如果不想做,我会马上离开。但是只要我没走,我就会一直跑。跑到哪里,我不知道。”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